冒充"公检法"的诈骗电话背后潜藏"帮凶"

时间:2017-06-02 14:26:00作者:徐德高 葛明亮 任留存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南通6月2日电(记者徐德高 通讯员葛明亮 任留存)“呼叫转移”是一项传统的通信业务,比如有人给你打电话,由于当时你的手机关机或者不方便接电话,于是通过“呼叫转移”就可以将来电转移到其它电话号码上,的确很是方便。然而,有些不法分子却在这一方面大做文章,他们通过找他人在网络上提供远程通话技术协助,利用“呼叫转移”这项功能隐藏身份实施着疯狂的诈骗活动,其结果给被害人造成了一百多万元的经济损失。6月1日,由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这起为犯罪分子提供技术帮助的诈骗案,崇川区法院进行了开庭审理,法院将择日对被告人曾某和黄某作出宣判。 

  神秘的“台湾人”带来了“发财之路” 

  曾某现年20岁,家住海南省儋州市,高中毕业后一直处于无业状态。和许多年轻人一样,曾某每天沉迷网络,并想着各种轻松的途径发财。 

  机会很快就出现了。 

  2016年初,曾某在QQ群里发现有个“台湾人”想买提供呼叫转移服务的“小灵通”(一种移动固话)号码。起初,曾某也没有太在意,只以为对方是为了图个打电话方便而已。 

  没过几天,这个“台湾人”在网上直接和曾某联系,并向他提出了有关购买移动固话呼叫转移服务等事宜,还发给他一个软电话sip的账号、密码以及一个服务器的地址。这个“台湾人”还问曾某:“你懂不懂这个东西,你要是懂的话我以后就向你买这种技术。” 

  一听有钱赚,曾某立刻来了精神。于是,他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知道了“台湾人”发来的这套东西,其实是一种网络远程通话服务技术,其基本原理为“三步走”:将一个移动固话号码通过“呼叫转移”绑定到一张普通手机卡(大号)上;把这张手机卡(大号)通过GSM网关和多张电话卡(小号)连接,并实现通信语音转化为网络语音;将小号分别设定账户和密码,最后通过路由器接入网络。据曾某交代,只要任意呼叫一个小号,该小号便会转移到大号上,进而显示和大号捆绑的移动固话号码;只要知道移动固话、手机号码、账户和密码、路由器的IP,就可以实现远程语音通话。 

  曾某还交代,“台湾人”和他谈好,用一个大号提供每个月4000元,并出资给曾某在网上购买了一套远程网络通话设备。有了设备,还需要宽带和地方。此时,他想起了在联通公司工作的朋友黄某。黄某和曾某同龄,既是老乡又是好友。 

  于是,在黄某的帮助下,曾某租下了他的房子,并在该房子里布置设备,展开技术服务。接着,曾某又让黄某帮忙办了两张“黑卡”,用来做大号,小号则是靠网购解决。经查实,曾某在QQ上向别人购买了二十个左右的移动电话号码做小号,都是一卡双号,每个号码对应一个147开头的手机号码。 

  曾某还答应黄某,等“台湾人”付了钱,他每卖出去一个大号分给黄某200元。 

  明知对方在搞电信诈骗还是充当“帮凶” 

  在给“台湾人”提供技术支持的过程中,曾某发现对方经常使用语音自动话务员功能,即在接通后会自动说一段话,内容是“我们是XX公安局刑警支队”,诸如此类。这一下,曾某明白了,“台湾人”是在冒充公安局、检察院实施诈骗。 

  这件事,黄某也有过顾虑,怕牵涉到里面被抓,曾某则表示:“又不是我们在搞诈骗,没事。”如此一来,黄某便不多说什么了,全力协助曾某搞远程通话服务,顺便挣一些钱。 

  话说另一头。“台湾人”有了曾某和黄某的技术支持,便开始了大肆电信诈骗活动。他把目标放在了位于长江入海口北岸,与国际大都市上海一江之隔的江苏省南通市。 

  2016年12月24日,家住南通的被害人沈红云(化名)在家中突然接到冒充公安、检察人员的诈骗电话,称其卷入洗钱案件,后按对方指示在电脑上安装了软件,并将银行卡中的钱都转到有网银的银行卡上。随后,犯罪嫌疑人通过远程操控电脑,转走卡上一百多万元。同年12月29日,家住南通的另一名被害人罗小妹(化名)也接到类似诈骗电话,被骗走17万元。这两名被害人发现被骗后,随即向当地警方报了案。 

  经南通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发现在这两起诈骗案件的作案过程中,诈骗分子提供给被害人的一个固定电话号码与曾某曾经使用的一个大号有绑定关系。后在专业技术公司的帮助下,警方最终缩小侦查范围,将目光锁定在海南省儋州市的一个小区。“这个房子平时只有一个人进进出出,而且有持续上网的记录。” 

  根据当地群众,以及相关部门的反映,2017年1月13日,南通市公安机关派员在海南省儋州市那大镇终于将犯罪嫌疑人曾某抓获,并在曾某的带领下,将同案犯黄某抓获。 

  如何看待电信诈骗的“帮凶” 

  办案检察官认为,电信诈骗如今愈演愈烈,老百姓深恶痛绝。本案中,除了那个让人不齿的“台湾人”之外,潜藏在后面的“帮凶”也不能忽略。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让电信诈骗肆无忌惮,严重危害着社会经济秩序稳定和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 

  对于像曾某和黄某这样的“帮凶”,怎样看待他们在整个电信诈骗过程中的作用和地位?办案检察官这样解析:犯罪嫌疑人曾某在提供改号软件、通话线路等技术服务时,发现主叫号码被修改为国内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公共服务部门的号码,仍提供服务;犯罪嫌疑人黄某明知他人实施电信网络诈骗,仍提供场所;曾某和黄某在这起案件中均系为他人实施诈骗犯罪的共犯,不过,鉴于两人没有直接实施诈骗,故对两人均可认定为从犯。也就是说,曾某和黄某两人虽然不是诈骗案的主犯,但是构成犯罪并追究刑事责任是免不了的。 

  办案检察官同时指出,本案中未到案的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即“台湾人”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同时构成诈骗罪和招摇撞骗罪,选择处罚较重的罪名即诈骗罪定性。以此类推,作为共同犯罪的曾某和黄某也应以诈骗罪定性论处。 

  “光看犯罪情节,这个案件不算疑难复杂,然而,案件暴露出一些电信管理和网络购物方面的问题,值得相关部门注意和普通老百姓深思。” 

  办案检察官还认为,近年来,国家电信部门力推的手机实名制遇到了很大挑战。例如,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曾某能利用假的身份证,并通过在联通公司工作的黄某办到了“黑卡”,说明了手机卡的完全实名制之路仍很艰巨,部分电信业从业者的职业道德和法治意识有待加强。 

  此外,在本案中,曾某轻易就能从网络上买到全套的网络远程通话服务设备,进而为电信诈骗提供技术支持。因此,如何对这类特殊通讯设备的采购、使用进行监管是一个不容回避的现实问题。 

  为了有效杜绝电信诈骗,检察机关建议政府有关职能部门一要加强对手机办卡的严格审查,根绝“黑卡”生存的土壤;二要加强电信业尤其是一线工作人员的职业道德和法治意识教育;三要尽快出台相关规定,对网络购买远程通话系统等特殊通讯设备要加强身份核实,个人购买此类设备要严格限制,并限定其只能用于办公会议等方面;四是由于不法分子大多使用网络虚拟电话,其显示的来电号码往往通过网络任意显号技术变为某地公检法机关的号码,因此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希望广大公民一定要提高警惕,谨防上当受骗,一旦接到此类电话或短信,要立即报警。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工信部联合公安部约谈20家严重违规车辆生产企业
检察日报社简介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采编人员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16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网文[2011]0064-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8637932-8116
网络违法犯罪
举报网站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违法和不良
信息举报中心
12321网络不良与
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全国
文化市场举报
电信用户
申诉受理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