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钟楼:公检法司共同推动未成年人刑事司法一体化

时间:2016-06-23 07:20:00作者:钟检轩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对未成年人的特殊保护,仅靠检察机关的力量是难以独立完成的,还需要凝聚司法机关的共同关注和力量。遵循这样的理念,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检察院牵头当地公安、法院、司法部门,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从侦查、起诉、审判到社区矫正进行系统化管理,提升未成年人案件办理的专业化、一体化水平。

  健全专门机构:办案不任性,执行不走样

  查阅案卷、旁听讯问、参与案件讨论……尽管案件还在侦查阶段,但对于每一个环节,钟楼区检察院未检科科长高正都不敢有丝毫怠慢。这是他这个月第三次来到常州市公安局钟楼分局未成年人刑事办案中心,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侦查提前介入。

  钟楼公安分局未成年人刑事办案中心成立于2014年,在江苏省公安系统首开先河,将原本分散在各派出所办理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归口集中办理。在高正看来,办案中心的成立“不仅是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成果,更标志着‘专人办专案’的理念在基层司法队伍中落地生根”。

  高正回忆,尽管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理机构专门化在多年前已成为共识,但实践中各部门的步伐并不一致。在钟楼区,有别于检察院和法院,公安机关一直未设立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专门机构,“这就导致修改后刑诉法对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规定的特别程序,在公安环节时有‘断点’,不能有效贯穿司法全过程。”高正坦言。

  “未成年人案件的特殊规定,必须原原本本执行。”高正介绍说,2014年初,钟楼区检察院向钟楼公安分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全面梳理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的程序性瑕疵,成立专门机构集中侦查。该建议得到采纳。

  钟楼公安分局未成年人刑事办案中心充分考虑未成年人的身心特点和办案需求,配备3名专职办案民警,设有未成年人讯问室、询问室、心理疏导室等。钟楼区检察院同步设立了派驻检察室,对每一起未成年人案件的侦查提前介入、全程监督。

  如今,高正常常需要检察院、公安分局两头跑。他列了一组数据:办案中心成立以来,共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43件72人,所有特殊程序全部走到位,提起公诉的案件100%获有罪判决。

  2015年9月,仍然是在钟楼区检察院的建议下,钟楼区未成年人社区矫正中心揭牌成立,将原本分散在各街道司法所的未成年社区矫正对象,改由该矫正中心统一矫正,这在全省亦属首例。

  至此,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理机构专门化在钟楼区公检法司各部门实现了全覆盖,为建立配套机制、推进司法一体化奠定了坚实基础。

  建立配套机制:从“走程序”到“走人心”

  2014年6月,8岁的兰兰在王某的引诱下吸食了毒品。案件提请钟楼区检察院审查批捕时,未检科女检察官万初夏发现,王某还有强制猥亵的嫌疑。但兰兰遭受了巨大心理创伤,不愿再说任何案件细节。直到第5次接触后,兰兰才放下戒心,用彩笔画出了真相。

  案件取得重大突破,但万初夏抱着哭得全身颤抖的兰兰心疼无比:让孩子反复回忆受害经过,一次次唤醒内心的恐惧和不安,何尝不是另一种伤害?

  如何避免在司法活动中产生二次伤害?万初夏把这个命题带到了未成年人刑事司法联席会议上,公检法多方探讨后,共同出台《关于对未成年被害人进行特殊司法保护的若干意见》。《意见》要求,对未成年被害人的询问尽量在侦查环节一次性完成,并采用同步录音录像固定证据,其后的捕、诉、审环节一般不再进行询问。《意见》还对各司法环节的配合衔接以及保护被害人隐私等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

  “外地户籍未成年人社会调查报告反馈率低怎么办?”“附条件不起诉可以附哪些条件?”“如何强化犯罪记录封存中的保密措施?”在长期办案中,各司法部门不再满足于简单地走程序,而是越来越关注未成年人的实际需求,越来越正视办案中面临的现实问题。

  借助未成年人刑事司法联席会议这个平台,钟楼区公检法司各部门互通信息、共商难题、统一标准、细化规定,总结出了《关于对未成年人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的会商制度》等一系列相互衔接的配套机制,全面形成未成年人司法保护的工作合力。

  整合司法资源:从“各管一段”到“一站到底”

  出于沟通、帮教和挽救的需要,越来越多的心理咨询师、合适成年人等社会力量被引入未成年人刑事司法程序。如何用好、用活这些司法资源?钟楼区公检法司将各司法环节打通,共同创新推出了“一站到底”模式,17岁的女孩小琴便是该模式的一名受益者。

  2015年底,小琴为了帮小姊妹“出头”,参与了一起非法拘禁案。到案后,小琴对心理咨询师徐鹏娟非常抗拒。

  从侦查、起诉到审判,徐鹏娟一直陪着小琴,推心置腹。通过几次谈话,小琴主动说出了自己的故事:从小父母离异,一直跟父亲过,父亲不给她生活费,也很少过问她的学习和生活,只有小姊妹对她好……找到“病因”后,徐鹏娟为小琴量身定制了心理干预方案,并邀请其父母一起参与,缓和亲子关系。

  小琴最后被判适用缓刑。社区矫正期间,徐鹏娟依然跟踪治疗。不到半年,小琴有了明显好转,SCL-90心理健康量表测试从刚到案时的287分下降到156分,进入了160分的标准范围。

  徐鹏娟告诉笔者,在以往,各司法环节均由公检法司聘请不同的心理咨询师“各管一段”,心理咨询师的频繁变动,很容易打破未成年人刚刚建立起来的信任感;而心理咨询师也很尴尬,往往还没来得及帮助病人找到病因,就已经将病例移交了出去,更谈不上治愈。

  “‘一站到底’模式要求心理咨询师一经确定,在同一案件的侦查、起诉、审判、社区矫正等各环节一般不随意变更。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我们心理咨询师有机会从诊断、疏导到矫正等各环节进行全程把控,这些案例也成为我们与检察干警一起搞心理干预实证研究的生动素材。”徐鹏娟说。

  目前,“一站到底”模式已成功移植到合适成年人、法律援助律师等,并组建了相应的人才库供公检法司共享,“不仅节约了司法资源,提升了办案效率,更实现了在各司法环节落实未成年人特殊保护制度的无缝衔接。”钟楼区检察院检察长朱文俊说。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举报宣传周系列报道:拧紧"安全阀"保护举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