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正义人物王艾甫:只为让英灵回归故里

时间:2016-01-25 09:44:00作者:周凌如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人物简介:山西省检察院退休检察官、电影《集结号》中“谷子地”的人物原型。1996年,王艾甫在太原旧货市场发现了84份“太原战役阵亡通知书”,从此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为烈士寻亲之路。二十年的时间,他花光了所有积蓄,足迹遍布多个省份。截至目前,王艾甫已为189名烈士找到了亲人,他还为2000多名烈士家属提供了有价值的寻亲信息。

  入选理由:经历战争,他对“战友”有了不同的理解;见过牺牲,他对“烈士”有了更深的感念。雪下了又融,草黄了又青,二十载孤独地守护与寻找只为一个承诺。无论在哪个年代,坚守承诺始终是支撑人性的基石,对人如此,对一个民族更是如此。

  1996年清明过后的一个普通星期六,他在太原旧货市场意外发现了84份“太原战役阵亡通知书”。从此,他义无反顾地踏上了为烈士寻亲之路。

  18年来,他花光了所有积蓄,足迹遍布山西、河北、内蒙古、河南、甘肃、安徽、湖北、湖南、贵州、广东……只为让英灵回归故里,为他们和亲人找回原本就该属于他们的荣誉。

  王艾甫是山西省检察院的一名退休检察官,也是电影《集结号》中吹响集结号的原形人物。谈到自己的故事,这位已经年逾古稀的老人一再强调,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了一件普通的事,我要感谢每一个帮助我的人。

  “我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记者:王检察官,您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也收获了诸多荣誉。您有什么感想?

  王艾甫:非常感谢。我所收获的荣誉不仅属于我一个人,它还应该属于这十多年来给予我帮助的每个人。这件事情不仅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我只是迈出了第一步。

  记者:您对正义的理解是什么?

  王艾甫:正义就是讲道德、讲规范,正义人物就是有利于社会,有利于人民。

  主持人:您踏上为阵亡烈士寻亲路有多久了?源于一个怎样的契机?

  王艾甫:大概18年了。我当过兵,曾经也是一名军人。我18岁那年从军入伍,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不久,我被派往越南,在那里真正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血腥,看到我的战友们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献出宝贵的生命。我能活下来十分幸运,也一直想为逝去的战友做些什么。从部队回到地方以后,我总想找一找战友的父母、姐妹,了解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

  1996年,我偶然中在太原古玩市场发现了4本太原战役阵亡将士登记册,里面还夹着84份未发出去的太原战役阵亡将士通知书。对此,我感到非常震撼,也非常气愤。作为一名军人,他们都是英雄,都是我的战友,几十年过去了战友还不能回到家乡,我应该去帮助他们。作为太原市市民,他们为太原牺牲了,为他们寻找到亲人也是我应该去做的。此外,我还是一名检察院的退休干部,退休了也应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特殊的理由,只是碰上以后做了一件应该去做的普通事。

  记者:截至目前,您一共找到多少?

  王艾甫:在84份“太原战役阵亡通知书”名单中,为46名烈士找到了家属。在烈士登记册上866个人中,找到了一百多人。目前一共为155个烈士找到家属。这对他们的家人来说是一种安慰。我找到过一个烈士的妻子,当她看到丈夫的阵亡通知书时,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终于能跟他合葬了。为了这一刻老人等了几十年。

  “我还会为比84名更多的烈士寻找亲人”

  记者:在为阵亡烈士寻亲的过程中,您是否遭受到很多不理解?想过放弃吗?

  王艾甫:这件事情很正常。这是一个大社会,有人理解就有人不理解。不理解的人可能会做出冲动的举动,或者言语侮辱,甚至出现暴力行为。俗话说一个巴掌伸出来五个指头不一般长,但长的还是多。总体上理解的人占了绝大多数。

  记者:您遭遇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王艾甫:我在为他们寻找亲人的过程中发现,找到他们的家人比较容易,但找回荣誉十分艰难。根据民政部8063号文件,凡是失踪军人,只要证明不了是投敌,自杀,叛变,判刑,就应该追认他为烈士。但现在这份文件的执行和落实却存在问题。由于许多年轻公务人员对它不熟悉,常常会造成推诿。这个后果让烈士的家属感到非常痛心。多少年来,他们都不知道自己的家人的具体下落,突然之间找到了,烈士的身份却得不到承认。烈士家属去寻找到能证明他确系当兵的证明人太难了,一个人不可能当兵途中还带上两个人随时证明他牺牲了。我在寻找路上还遇到过一件事,那个烈士的入伍通知书还没有邮寄到家里,他就已经牺牲了,他如何能证明?

  或者需要找到烈士的墓,说他死了,他埋在什么地方?战争是残酷的,很可能找不到烈士的墓。烈士的身份应该由谁来认定呢?不是他家属,应该是政府。烈士家属应该获得一个荣誉,我家有一个为了国家、民族而献身的人。当然这些问题是极少数的。

  记者:对于这些仍然存在的困难,您有哪些建议?

  王艾甫:烈士被安葬在墓地里,但他家人、他所处的县省却不一定知道。有一个内蒙的烈士,他有部队、有姓名、有家庭地址,但他的家人却不知道他埋葬在太原。

  几年前,我曾提过一个建议,民政部应该跟烈士陵园里埋葬的有名字的烈士的家属取得联系,跟他家乡当地的民政部门取得联系。烈士陵园里烈士的信息也可以晒在网上,他们的家属寻找也更加容易。

  主持人:寻亲路上哪些事情让您很感动?

  王艾甫:烈士所在村的村民们听说村里有一个在战争中牺牲的英雄,冒着大雨自发的去祭奠。他们用中国人最传统的祭拜方式,像祭拜亲人一样来祭奠英雄。对他们而言仅仅只是一个后来听说的人,但他们由衷的感到敬佩和骄傲。为烈士盖上房子,里面存放着他的资料,供每个村民学习。

  一开始我也想放弃,但当我看到这一切,感到太感动了。

  不仅仅是最初名单上的84个烈士,在寻找过程中,这个名单还在不断发展。有更多的人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去寻找这84位以外的人,说明有很多人还没有找到他们的亲人。

  这些事情不是我一个人在做,社会上许多人都在帮助我。那些帮助我的人开着三轮车,拉着我去这里去那里,听说我的目的后坚决不收钱。后来媒体也纷纷加入进来,用许多的版面罗列烈士的名单,一连登载几天。

  “希望更多人参与,我们一起走下去”

  主持人:冯小刚导演的电影《集结号》是以您为原型拍摄的,电影受到了广泛关注。您感受到了哪些变化?

  王艾甫:《集结号》电影上映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件事情。太原市组建了一个集结号中国志愿者团队,许许多多的志愿者一起加入这个队伍为烈士寻找亲属。6月份我组织了一个慰问抗战老八路的活动,我提前去收集资料、照片,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志愿者来帮忙,他们有的是从北京来的,有的是从青岛来的,有的是从南开大学来的......当地的志愿者更多,甚至有人常年在这里和我一起完成这项使命。

  我有一个朋友,他和一起我整理历史资料,除非家里发生大事才会离开,已经整整一年半了。目前我整理了一份1937年到1945年抗日战争时期的2万多烈士的资料,把繁体字改为简化字,再将这些烈士按省市划分,我不懂电脑,他就拿上钢笔,一个字一个字的帮我抄录下来。

  有一个唐山的张姓志愿者,已经为20多个烈士找到了家属。华中科技大学还建立了一个基地,每年都有学生自动报名加入寻找烈士家属的队伍,所以这份荣誉应该属于大家。

  记者:这么多年,您的家人支持您吗?

  王艾甫:家人都十分理解我。只要我能够高高兴兴的度过晚年,他们都高兴。连我的孙女都理解我,她右半身不方便,基本上是一个残疾人,在生活中我照顾她、她照顾我,我们配合得很好。我退休早,虽然工资不高,但也够花。我的展馆是公益性质的,参观的游客很多,每天都要接待,但我的生活很丰富。有的老年人过来和我聊一聊,他也很开心,我也很开心。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心的过。

  记者:您坚持了这么多年,还会一直坚持下去吗?

  王艾甫:我现在开展管,整理资料,本身就是延续。我还建立了一个忠魂厅,虽然不大,但在这里,展示着1283个烈士的资料。在烈士墙上,每个人的名字、年纪、部队、在什么战役中牺牲等等,每个人都很详细地记录下来。还有一个公众视频,里面讲述的全是烈士的故事。

  记者:有没有想过呼唤更多的志愿者加入?

  王艾甫:我欢迎更多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不要忘记这些烈士,正因为有他们的付出,才有我们现在的生活。我的事情还有很多,希望更多的人参与,我们一起走下去。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上一篇文章:中央巡视整改情况公布 铁总:吸取刘志军案教训
下一篇文章:中纪委机关报:党员干部开淘宝店算经商属违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