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贤:"只要身体还允许,希望可以一直援助下去"

时间:2016-01-24 13:56:00作者:周凌如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我甘愿放弃优裕舒适的生活,甘愿忍受亲人离别,抛家舍业,甘愿忍受艰苦恶劣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发扬不怕吃苦,顽强拼搏,无私奉献的精神,让法治的阳光照亮雪域高原的每一个角落。”这是在“1+1”法援志愿者的申请书上,陈贤写下的话。 

  作为安徽省首位援藏的女律师,一年来,陈贤行走在海拔3000多米高的昌都,身体力行,让法治阳光照耀在藏区。目前她已办结了58件案件,其中,刑事案件18件,民事案件40件,代写法律文书122件。 

  谈起自己的法律援藏事业,陈贤笑容真诚,“只要我的身体还允许,我希望自己可以一直援助下去。”陈贤说,这是她的心里话。 

  “法律援藏,无论遇到多少困难也要坚持” 

  记者:陈律师,您的法律援藏工作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响应和支持。 

  陈贤:这代表了大家对法律援助工作的关注和支持。我感到很开心也十分的感谢。  

  记者:您对“正义”的理解是怎样的? 

  陈贤:正义代表正直,敢讲真话。在生活中,见义勇为、扶贫助弱等行为每天都在发生,这都是正义的行为。在我眼中,正义人物应具备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并且有良知,敢于仗义执言。作为律师,我认为正义就是用法律去帮助弱势群体。 

  记者:您申请“1+1”法援志愿者项目的契机是什么? 

  陈贤:当时,我偶尔在网上看到了一名“1+1”法律援助志愿者律师的先进事件,十分感动。我希望成为像他一样的志愿者,于是积极报名参加。 

  记者:申请成功后,您做了哪些准备? 

  陈贤:因为西藏地区条件比较艰苦,被选上志愿者后,我做了许多准备。比如,我每天坚持骑车锻炼,平均每天骑行三十多公里,风雨无阻,一直坚持了一个多月。我和儿子还曾参加了青海湖骑车活动。当时我想,青海湖的海拔有3000多米,如果坚持下来了,我应该能适应昌都的气候。 

  记者:到达昌都之后,感觉适应吗?有想过放弃吗? 

  陈贤:昌都的平均海拔是3000多米,进入十月份后,开始严重缺氧。当时我本来想吸氧,但藏区群众建议我克服一下,一直吸氧就没有办法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我就试着慢慢说话、慢慢走路,大概一个多月以后才感觉才好一点,然后我再慢慢进行调整。 

  在工作中,我面临的主要困难是听不懂藏语。但当地的藏族同事会给我翻译。不论多艰苦,我一直告诉自己,法律援藏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无论遇到多少困难都要去克服,要坚持下去,不能放弃。 

  记者:做“1+1”法援志愿者,家人支持吗? 

  陈贤:最开始,家人因为担心我的身体状况会有一些顾虑。后来看到我每天都在坚持锻炼,家人也都放心了。 

  记者:这里环境艰苦,还远离家人,会不会想家? 

  陈贤:肯定会想家。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中秋节的时候,整夜都睡不着。尤其是在今年过年的时候,因为担心正月初八有案子开庭,在正月初二我就启程返回西藏。先从家乡坐车去河北,再从河北坐高铁去重庆,然后从重庆坐飞机飞昌都,在路上度过几天几夜。到达昌都后,我住的地方停水停电,吃的东西也没有,当时幸好我从家里带了一包吃的。 

  “看到老百姓开心了,我就开心了” 

  记者:援藏工作和您之前的工作相比,有哪些不同? 

  陈贤:我在西藏办理了近60个案件。在办理的每一个案件中,我不仅要考虑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要尽量做对方当事人的思想工作。从情、从理、从法上劝说,力争维护当地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内地的老百姓遇到了问题,首先会想到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在藏区,藏族老百姓遇到事情会首先想到去找政府,希望通过政府解决问题。 

  记者:为解决这种差异,您做了哪些工作? 

  陈贤:我会在街头进行法制宣传,通过领导干部在各个乡以开会的方式告诉藏区的老百姓,有涉及到法律问题的事情都可以到法律援助中心来寻求帮助。我们可以免费为他们打官司,解决法律问题。甚至在买菜的时候我都会和卖菜的老百姓说,你们的亲戚朋友如果遇到法律问题,都可以到法律援助中心来。在我去之前,援助中心一年大概只能接到十几个案子,现在一年时间里法律援助中心已经代理了近60个案件,代写法律文书达到了一百多份。 

  记者:您办理的案件中最让您欣慰的事情是什么? 

  陈贤:我们无偿的为老百姓打官司,他们很感动,有送冬虫夏草的,有送现金的,有要请吃饭的,我都一一拒绝了。我们的理念是不拿老百姓一针一线,老百姓的问题解决了,看到他们开心了,我就开心了。  

  现在想来,每个案件都历历在目。有两个高二的学生,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念书,其中一个犯了未成年人抢劫罪,另一个犯了未成年人盗窃罪。当时,这两个学生都被判了缓刑。开完庭后,他们的家长找到我时已经快绝望了。学校的领导担心两个孩子会影响学校的学习风气,拒绝了让他们重新回到校园的请求。后来我找到案件主审法官,说服他和我一同前往学校进行劝说。我们从情理法方面,反复做学校领导的思想工作,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劝说,最终校长和年级主任都同意让他们继续上学。这件事情让我感到非常开心。上次我打电话和他们父母聊天,他们父母都表示,现在这几个孩子在学校表现很好。 

  “只要我的身体还允许,希望可以一直援助下去” 

  记者:您觉得法律援藏工作最大的价值和意义在哪? 

  陈贤:最大的价值是我感到自身的社会使命感增强了。在我的努力下,藏族百姓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感受到了社会的公平正义,我为国家的法治建设尽了一份微薄的力量。   

  记者:您身边的同行有没有受您的影响加入到这个行列中? 

  陈贤:在我的动员下,我的爱人曹律师在去年7月也加入了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列,对此我感到非常开心。之前,我经常会和他交流我在昌都的感受,他也是一名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的律师,他说咱们夫妻俩都加入吧。现在他在内蒙古乌海市海南区的法律援助中心从事法律援助工作。 

  记者:如果您在家乡从事律师工作,在物质收入和声望方面,得到的会比做法律援助多很多,后悔当初的选择吗? 

  陈贤:虽然在经济上的损失很多,客户人脉也都丢失了,但是我们都不后悔。有些快乐是钱买不到的,再多的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快乐。我们在这里无偿帮助老百姓,我一直认为助人是快乐的根本。 

  记者:听说您继续申请了要留在昌都? 

  陈贤:是的。昌都地区有十几万人口,但我是唯一一名律师。律师来之前,当地百姓遇到事首先想到找政府,不会想到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里还面临着很严峻的问题,我舍不得走,也不放心,想要继续留下来,为藏区的老百姓服务。 

  记者:对于未来,您有什么计划和期待? 

  陈贤:只要我的身体还允许,我希望自己可以一直援助下去,这是我的真心话。建设我们的法治国家需要大量的志愿律师,我希望更多的打不起官司的老百姓都能得到帮助,哪怕会与家人分开我也觉得非常的值得。(见习记者 周凌如)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全国检察长会议揭反贪新动向:严查基层换届拉票贿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