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中国正义人物余华芬:内心坦荡 遇到威胁就不会害怕

时间:2016-01-24 09:50:00作者:贾雪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主审和参与审理案件超过3000件,无一矛盾激化和错判超期,27年的工作中, 因工作成绩突出,先后被授予“全国优秀法官”、云南“巾帼建功示范标兵”、云南“最美法官”、“云岭楷模”等荣誉称号。

  余华芬,云南省宣威市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的基层法官办案能手,曾做过打字员、档案管理员,有人戏称她为“云南白药”,不论到哪一个岗位上都能发挥出“疗效”。

  “我只是一名基层法官,跟那些有名的大法官差远了。”她虽然言语不多、不愿张扬,但从她所办的案件中却蕴藏着一种对法律负责、对人民负责的气魄。

  “解决纠纷后看到当事人邻里和睦很欣慰” 

  记者:您从事法官职业已经27年了。当初您为什么选择做法官呢? 

  余华芬:我从小就觉得法官很伟大很神圣,内心有种敬畏感。法官这份工作虽然很辛苦,也会受到很多挫折,但是想到能够为老百姓排忧解难,是老百姓解决各种纠纷的最后一道关口,是维护社会稳定社会治安的保护神,我就感到非常幸福。 

  记者:3000多件案件,无一矛盾激化、无一上访缠诉、无一错判超期。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您是如何做到的? 

  余华芬:无论是刑事案件还是民事案件,无论案件是大还是小,我都会非常认真地去对待,细心了解案情和法理规定。对于我们来说,有些案子可能很小,但对老百姓来说,一辈子可能只打一次官司,这对于他们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必须要做到公平公正。 

  记者:这么多年来,当法官您有哪些收获? 

  余华芬:我在工作中解决了邻里纠纷、家庭矛盾,看到他们家庭、邻里和睦,感到非常欣慰。 

  记者:能谈谈您对正义的理解吗? 

  余华芬:我觉得正义对于法院来说,就是让老百姓在审判案件中所感受到的正直感,让他们感受到法律就在他们身边,能够为他们服务,为他们伸张正义。而对于刑事案件来说,正义就是打击惩罚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 

  “面对情法冲突,一切都应以法律为准绳” 

  记者:据报道,您曾做过打字员、管理档案的工作。 

  余华芬:是的。打字员和管理档案的工作都很枯燥无聊,但是都给我后来的法官工作带来了很大帮助。比如打字需要非常认真严谨,不然容易出错。管理档案时,我经常会翻阅各类案件是如何判决的,当时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无聊的消遣,但后来对我自己审理类似案件帮助很大。 

  记者:在您看来,民事审判和刑事审判的法官,工作侧重点有什么不同吗? 

  余华芬:民事案件主要是注重调解,需要有耐心,在庭审前或庭审后,把双方是非弄清楚后进行调解,而刑事案件主要是打击犯罪,有时候会收到一些联名信,而且一般是群体性的事件,这时就面对情理和法理的冲突,我会向他们普法,告诉他们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切都应该以法律为准绳。另外,民事案件如果处理不好,容易引发刑事案件。 

  记者:能不能介绍一些您印象最深的案件? 

  余华芬:2014年宣威市9·23矿难,有3个人遇难,被告我已被关押,但是欠下遇难者家属的150万元没履行完。开庭审理结束后,我们多次到遇难者人家里找其家属做工作,为其争取赔偿款,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被遇难者家属非常满意。 

  再有,杜某在宣威某煤矿经常敲诈勒索,调戏妇女,当地人避之不及,后因在一家小酒店勒索时,遭到当事人李某的反抗被打死。我当时刚到刑庭,心里很焦急,又不知道该怎么做,通过查阅大量相关法规,到案发地走访,最后判决被告人属于正当防卫。 

  “内心坦荡,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记者:您在工作中遇到哪些困难?是如何克服的? 

  余华芬:我刚参加工作时经常下乡,那时候没有交通工具,全是山路,只能走着去,一去就是一个多星期,条件非常艰苦,但把老百姓的矛盾解决了,就感觉很轻松。另外,被当事人误会、辱骂、恐吓、威胁等,我也会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比如“你以后注意点儿,我知道你家孩子在哪读书”。我当时没往心里去,觉得自己坦坦荡荡,办案也没有违反规定,所以也不害怕。 

  记者:但威胁电话中提到您儿子,不会很担心吗? 

  余华芬:当时我就叮嘱儿子,回家路上不要和陌生人接触,有时间的话,我就尽量自己接送他上下学。 

  记者:会觉得自己忙于工作,对儿子有所亏欠吗? 

  余华芬:孩子上小学的时候,我没时间管他,放学后就把他放在法院值班室或者其他同事家里,我不在家已经变成一种“常态”。小时候他也经常埋怨我,答应陪他买东西,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说我欺骗他,但是现在长大了,就理解我了。他现在在云南警官学院读公安专业,对于法院的相关工作非常感兴趣,经常和我打电话交流,他也想做一名法官,目前在准备司法考试。 

  记者:您是怎么处理送礼求情这种事情的? 

  余华芬:很多都是通过熟人朋友来找我,我就告诉他们说,你不要管这个事,法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有人觉得我不讲亲情,但是时间长了慢慢也就理解了。 

  记者:还有一种情况,在审判已经结束,当事人出于感激送点东西,您也不收吗? 

  余华芬:不收。因为我认为人的欲望是不能满足的,贪官一开始也是从收一小点东西开始的。很多老百姓是进城的时候顺路带一些鸡蛋、土特产之类的送我,我不要他们非坚持,我就把东西收下,折成钱给他,然后把东西交到政治处。 

  记者:您先后被授予“全国优秀法官”、云南“巾帼建功示范标兵”、云南“最美法官”这么多荣誉,您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余华芬:我心里非常激动,并且觉得实在受之有愧,比起邹碧华这样的好法官,我还差很多。另外,基层法院非常辛苦,和我一样的基层法官非常多,我和大家一样做了本职工作。现在光环在头上,我今后工作会更努力,这些奖励对我来说也是种鞭策。 

  记者:对未来您有怎样的规划? 

  余华芬:我的打算就是在法院工作,不一定在第一线才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我会尽心尽力、尽职尽责把自己工作做好。还有,就是希望把我儿子也培养成一名优秀的法官。(实习记者贾雪静)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贵州黔东南检方保护生态环境纪实:守护绿水青山更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