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县摘帽秘诀:靠马云和三公经费?

时间:2015-12-01 08:31:00作者:郭芳 王红茹 董显苹 夏一仁新闻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云南省西双版纳州乡村里关于精准扶贫的“宣传栏”。新华社

  【封面故事】为了如期“摘帽”,贫困县也是拼了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王红茹 董显苹 夏一仁 ●李开南 上官丽娟|北京、江西、重庆、甘肃报道

  “我们正在按照倒计时落实。”赣州市副市长刘建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很多事情都在加快速度、加大力度,周末加班全部在做扶贫项目,所有的部门都动起来了。”

  赣州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和较大的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共有11个罗霄山片区县、8个国定贫困县,其中8个片区县与国定贫困县重合。根据江西省制定的时间表,这些贫困县须在2018年全部完成脱贫摘帽。

  刘建平分管农业和扶贫开发工作,他坦言,“压力很大,但信心还是很足的。”

  他的信心来自正在推动的各项产业扶贫。

  电商、光伏成扶贫重要手段

  刘建平说,他们正在利用一切现代化的手段进行产业扶贫。他首推的是电商扶贫。

  电商在扶贫开发中所扮演的角色之重要超乎想象。它几乎成为了所有贫困地区脱贫致富的重要手段。

  据刘建平介绍,在赣州,有16个县市被列为国家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县域电子商务建设合作协议,在全力打造全国农村电子商务建设示范区。

  当地贫困地区生产的农副产品通过电商销往全国。赣南脐橙作为全国最有名的农副产品之一,也是贫困地区人们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赣州市扶贫和移民办公室主任黄建平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仅2014年“光棍”节,电商销售赣南脐橙就达6000多吨。

  而在重庆,作为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的秀山县,也在积极探索“互联网+扶贫开发”机制。据秀山县委书记王杰介绍,他们依托“武陵生活馆”和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县”两条“信息高速路”,大力发展农村电商,推动了当地的中药材、畜牧业、茶叶、木本油料(油茶、油桐)、果蔬等扶贫产业全面改造和升级,基本形成“一户一业、一村一品”的产业格局。

  光伏扶贫仅次于电商扶贫,成为一些贫困地区脱贫的手段。

  赣州市上犹县正在与江西省较大的光伏企业上饶晶科合作,推动贫困户参加家庭式光伏发电项目,年收入可持续增加3500元左右。上犹县副县长胡敦祥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贫困户参与光伏组件的安装,只需要做一件事:提供32平方米左右或以上的屋顶,不需要任何劳动力和管理。资金筹措方面的困难,由政府补贴一部分,企业优惠一部分,剩下通过银行信贷解决。

  “前几年不用还本,由政府来补贴利息。这样在前几年每年都有稳定的收入了。” 胡敦祥说。

  中国农业银行赣州分行行长彭志远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称,“贷8到10年,大概就可以还清,只要不好吃懒做就可以脱贫了。”

  国家能源局、国务院扶贫办也在积极推动光伏扶贫工程,并决定自2015年在全国六省市实施光伏扶贫试点工作。例如,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及六盘山片区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的甘肃省临洮县,即是“国扶办光伏扶贫试验点”。该县正在加快发展光伏产业,并以此探索资产收益式扶贫新模式,破解村级集体经济“空壳”难题。

  企业、合作社与贫困户的利益链

  赣州也特别鼓励扶持贫困户以产业发展项目资金参股到龙头企业和专业合作社,获得保底分红。全市有一定规模的农家乐、休闲农庄、休闲农业园等休闲农业经营主体1478家,辐射近30万贫困人口受益。通过“合作社(基地)+农户”、委托寄养、领种代管等模式,带动全市近30%的贫困户发展脐橙、葡萄、蔬菜、生猪等产业。其中,脐橙产业带动70余万人脱贫致富,油茶产业带动8万多贫困户脱贫,实现人均增收800元。

  刘建平说,单独作战很难,必须组织起来,通过企业来带动。他们正在大力推行的是“公司+基地+贫困户”、“公司+合作社+贫困户”和家庭农场等经营模式,建立起了一头连着产业、企业,一头连着贫困户的利益链条。

  而在甘肃省临洮县,该县组建了322家村级精准扶贫富民产业合作社,覆盖了98.2%的贫困户。在此基础上,引导县内29家农业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组建成立了临洮县农商会,按照“农商会+富民产业合作社+贫困户”的运作模式,将贫困户与富民产业合作社结成利益共同体,通过捆绑式扶贫,实现贫困户脱贫。

  临洮县委书记石琳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说,为解决当前精准扶贫中存在的各类困难和问题,他们还探索推进了破解农民增收难题、转变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破除体制机制障碍等28项微改革事项,以微改革助推精准扶贫。

  钱从哪里来

  资金是最现实的压力,为了解决钱的问题,各贫困地区也是绞尽脑汁。

  从2012年起,赣州市、县两级财政每年安排扶贫开发投入占本级财政收入比例不低于2%,并随财力的增长逐年增加,专项用于扶贫开发。但更重要的还是积极拓宽融资渠道,推动信贷资源向贫困群体倾斜。仅以扶贫产业油茶的信贷支持为例,中国农业银行赣州分行推出的“油茶贷”,累计发放支持创业就业的小额担保贷款就达到了82.69亿元。

  作为政策性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赣州市分行更是全力以赴,该行行长李力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我们已经是全行全部调动起来做扶贫项目,最快的一笔扶贫贷款,从贷款调查到贷款批复仅仅用了9天时间,办贷速度之快,创下了我行中长期贷款的历史。”

  赣州市还特别支持符合条件的扶贫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到新三板挂牌融资,目前,已将江西王品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崇义林业股份有限公司等19家农业企业列为新三板重点培育企业,占全市重点培育企业的近1/3。此外,还推动了赣南苏区振兴发展产业投资基金获批,基金总规模为300亿元,首期规模30亿元,现代高效农业是基金主要投资方向之一。

  而据重庆市秀山县委书记王杰介绍,该县节约的“三公经费”也成为了扶贫资金的来源之一。按照“10人以下单位3万元以上,10~20人单位5万元以上,20人以上单位10万元以上”标准厉行节约“三公经费”,叠加用活对口帮扶、扶贫捐赠、土地复垦等各类扶贫资金,引导贫困户以农房、土地、林地经营权等入股参与股份专业合作社,拿出一定比例股权量化到贫困户,通过实行“保底分红”政策,优先保证贫困户收益。

  为了兑现在2016年底前实现脱贫“摘帽”的承诺,秀山县也是拼了。

  (高兴、李晓丽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教育时评:"国考"落幕 46万人弃考 关乎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