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为摆脱纠缠杀害女友无赖前夫冷静埋尸毁证

时间:2015-11-26 08:58:00作者:郭筱琦 赵涛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想到朱岭今后还会变本加厉勒索,金波就头皮发麻,他觉得这个男人不除,自己和女友将永无宁日—— 摆脱纠缠】

  2014年11月29日晚,阴雨绵绵,在江苏省无锡市江阴华士镇刘伟家屋后车库内,办案民警、法医已经到达现场,挖开一块明显是新砌的水泥地,随着一锹锹的泥土被掘到一旁,一具蜷缩的男子尸体渐渐显露出来。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的两位检察官对犯罪嫌疑人金波指认现场进行法律监督,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

  金波对现场检察官和侦查人员说:“这就是我杀害朱岭后埋尸的地方。”

  “不好了,金波他们在超市把人杀了,让我藏尸!”11月29日下午2点多,无锡市公安局滨湖分局梅园派出所闯进一名慌慌张张的中年人报案。根据报案人高某的线索,警方迅速赶到无锡某职业技术学院,在金波、王梅共同经营的小超市周围拉起了警戒线。从江阴埋尸归来的两人刚刚进入校园,便被警方控制。

  一个是温文尔雅的失意男子,一个是唯唯诺诺的软弱女子,这对患难相识的“露水鸳鸯”,居然敢痛下杀手,不但结束了长期虐待、骚扰王梅的前夫性命,还冷静埋尸,销毁证据。

  离婚仍同居埋祸根

  王梅老家在山清水秀的四川达州,年轻时是个水灵灵的川妹子。1993年,22岁的王梅在江苏无锡嫁给同龄的朱岭,并在同年生下儿子朱伟,婚后王梅进厂工作,生活稳定。在公婆心目中,王梅待人热情、诚心尽孝,是个温柔贤惠的好媳妇。一家三口的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然而好景不长,自从朱岭告别多年的电焊工生涯,跟风下海做起个体工程,脾气火爆的他就不时与人爆发矛盾。婚前,他便曾因寻衅滋事被拘留,婚后又染上赌博恶习。有时工程做得不顺,便经常在外喝醉酒,回来拿王梅动粗出气。念在孩子还小,王梅为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庭,里里外外一把手,常年忍气吞声。

  贫贱夫妻百事哀。2009年,痛定思痛的王梅终于下定决心,与朱岭协议离婚。但她仍放心不下面临中考的儿子,权衡再三,王梅决定自己继续留在朱家,暂时向家人隐瞒一切,直到儿子考上大学为止。一对已经离婚的夫妇,却仍然在同一屋檐下生活,这样扭曲的关系,导致矛盾和龃龉在暗中不断发酵升级。

  2014年8月一天晚上,王梅的公婆听到楼上的小两口房里传来巨大的倒地声。婆婆赵某忙上楼查看,吃了一惊:儿媳王梅横躺在地,儿子朱岭正用力卡着她的脖子,王梅不吭声,只用脚拼命踢踹床板,儿媳脖子都被卡红了,两人却都不肯说明事情原委。

  此时,儿子小朱已如愿考上理想的学校,王梅再无牵挂,不久,她便告诉公婆离婚之事,搬离朱家。

  患难相识同病相怜

  2014年3月,受够了在朱家与前夫整日为钱争吵,王梅找了一份采购员的固定工作,因此认识了同事金波。

  金波,34岁,吉林省长春人,长相斯文,身材高大,婚后不久便与妻子长期分居。当时他刚从东北到无锡,与老乡一起做生意。王梅虽年长金波9岁,但很有女人味,温柔又能干。两人在工作中渐渐互生好感。闲谈中,金波听说了王梅的不幸遭遇,一个女人孤身远嫁外地,丈夫不争气,她独自撑起一个家,还培养儿子上了名牌大学。同样在婚姻中碰壁,同病相怜顿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经历“扼颈”事件后,王梅终于搬去与金波租房同居。不久两人双双辞职,10月初,一起在无锡某职业技术学院承包了校园超市。此时,这对“露水鸳鸯”以为自己终于逃出了过去的阴影,准备开始新生活。

  他们没想到,虽搬了家,朱岭却不依不饶,得知王梅开超市后,三番五次来闹事,不是要钱,就是要超市经营权。王梅不答应,他就对她拳打脚踢。隔三岔五的纠缠让王梅心力交瘁,一听说朱岭来就只能往外躲,还叮嘱金波也避避风头,免得正面冲突。每次度过担惊受怕的一天,回到出租屋王梅总要痛哭一番。

  其实,朱岭平日欠下不少外债,手头十分拮据,他对聪明能干的前妻一直颇为留恋,曾有复合念头。而王梅搬走后又开了超市,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让朱岭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既悔恨又不甘,朱岭自己也一直在对前妻的爱恨交织中煎熬,从不时发给王梅的短信中可见一斑:“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我不会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你太狠心,连活路都不给我”,一条条短信让王梅看得心惊肉跳。

  2014年11月4日,朱岭焦虑矛盾的情绪到达顶点。上午快11点,王梅正在超市整理货架,身后传来汽车的急刹声,一转身,果然是朱岭的白色轿车。王梅忙迎上去赔笑:“你来了,先去吃饭吧。”朱岭恶狠狠一摆手:“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吃什么饭!”不由分说掀翻货架,又把柜台上收银机推到地上,王梅要挡,被朱岭的巴掌扇到一边。这回,朱岭没能大摇大摆离开,邻居报了警,朱岭因携带管制刀具被带走,被罚了500元。没安生几天,他又故伎重演,缠闹不休。

  看王梅在出租房无助痛哭的背影,堂堂七尺男儿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金波心中有说不出的憋屈,他恨恨地说:“把女人打成这样真不是人,再这样我真的要杀了他!”

  11月27日,在学校开水饺店的高某来超市碰上王梅,聊起前夫常来闹事,高某给王梅壮胆,说有什么事可找他帮忙,“这种人要好好整治,否则蹬鼻子上脸,你越躲着他,他越无法无天。”

  当晚,王梅便将高某约到小饭店,金波也在场。酒过三巡,王梅开始哭诉前夫长期闹事无法忍受。高某提议“修理”一下,被金波暗示最好“办了”,高提出搞假车祸被对方否定,金波还关心如何处理尸体,说事成后可免房租酬谢。高某信誓旦旦保证,自己有朋友开墓地,埋尸小事一桩。第二天一早,金波还约高某开车煞有介事在周围野地里转了圈“看地方”。

  高某以为,这两人只为过过嘴瘾,发泄愤懑,并未当真。当天下午,金波、王梅把高某带到超市,神神秘秘告诉他,朱已被两人在超市后面“办了”,让帮忙处理时,他半信半疑,找了个借口离开。

  回到家中,高某见王梅还不停电话催促,心中愈发惶恐,称病不出,思前想后实在后怕,第二天,高某报了案。

  警察立刻赶往超市,风尘仆仆外出归来的金波和王梅被带到派出所,两人对杀害朱岭并埋尸一事供认不讳。

  平板电脑成了证物

  在前妻面前,朱岭是一个只知天天上门要钱的无赖,但他也是一名父亲,在南京上大学的儿子是他最大的骄傲。小朱深知父母不和,他对这个不靠谱的父亲十分牵挂。在儿子面前,朱岭毫不掩饰对王梅金波同居的厌恶,有时咬牙切齿地说要寻时机把两人杀掉。小朱知道父亲嘴上一向不饶人,每逢此时就会耐心劝说几句。后来,小朱还特地买了苹果平板电脑送给父亲,让他解闷。

  11月26日,接到儿子来电的朱岭心情不错,说自己最近要与王梅谈谈,准备开个店,还提了一句“明天爸爸要去收欠款,找人换个车开开,不想引人注目”。小朱还叮嘱父亲小心安全。可几天后,父亲一直没有消息,是王梅主动告诉儿子,说其父联系不上。同时,小朱接到陌生人电话,自称朱岭当晚跟其换车后,明明约定两小时左右就还,都好几天了音信全无,电话也打不通。小朱心知不妙赶到无锡。蹊跷的是,母亲不在超市,与其形影不离的“小金”也全无踪影。经好心人提醒,小朱来到了派出所。

  “你见过这个吗?”警察出示带血的白色iPad时,小朱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因为事发当晚,其父朱岭找到金、王二人后,正是以这块平板电脑袭击了金波。而遇害后,这块iPad又以诡异的方式回到其母王梅手中,成了警察手中的证物。

  恶向胆边生酿悲剧

  原来,早在金、王二人找高某“埋尸”前,朱岭已经被害。11月26日晚上9点多,金波和王梅回到出租屋,正在开门,朱岭冷不防从楼下冲上来喊道:“别以为你们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王梅慌忙往里屋跑,金波想关门,却被朱硬闯了进来,举起手中iP“d朝金波头上打去,金波头被打破,顿时被激怒,两人扭打成一团。

  听到动静的邻居出来劝架,被王梅以“家务事”为由挡了回去。双方暂时停手,坐在餐桌边谈判。朱岭提出,要50万元现金以及超市经营权。金波不同意:“现金现在没有,要给也要等一个礼拜之后。”话不投机,一语不合又动起手来。

  朱岭身材矮小,根本不是身高体壮的金波对手,很快被摁倒在地,嘴里不停嚷嚷:“不能让你们过好日子!不给钱就别想消停!”

  金波本就心烦意乱,一下被戳中痛处。以前朱岭三天两头来超市闹事,但摸不清两人住处,这对“露水鸳鸯”总算有个藏身之处。眼看最后的“据点”也保不住了,即使马上搬家,也难保朱岭找不到,这样东躲西藏地过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一想到朱岭今后还会变本加厉勒索,金波就头皮一阵发麻,他觉得这个男人不除,自己和女友今后将永无宁日。

  怒火攻心的金波越看朱岭越觉得厌恶,他随手扯过桌边的一根电线,用力缠上朱岭脖子死死勒住,直到对方一动不动,嘴角流出一道黑色的血迹,才惊觉松手。

  发现出了人命,两人慌乱一阵后,合力将尸体塞进行李箱,抬下楼放进自家汽车后备厢。此时,惊魂未定的王梅胆囊炎发作,二人一起上车到学校,将行李箱移到超市仓库后,还去了趟医院再回家处理现场。

  直到天蒙蒙亮,屋里的血迹才清理干净,两人来不及休息,着急找高某处理尸体。没想对方临阵退缩。失望之余,王梅想起江阴的熟人刘伟胆大又“义气”,就试着联系说想弄块地种菜,对方果然一口应允。

  当晚,刘伟开车赶到。王梅假装有朋友要埋点贵重东西,让他开价。以8万元成交后,金波将行李箱用黑色塑胶袋和纸箱一层层包严搬上车,三人一道驶往江阴刘伟家。一路上各怀心事,沉默无言。

  到江阴后,刘伟借来挖掘工具,指认了自家方位,把两人安顿到了附近旅馆。次日一早,金波二人接到电话,刘伟已将坑挖好。开车到刘家车库门口,两个男人将藏尸的纸箱搬下车,金波独自将卷帘门拉上,把朱岭的尸体和行李箱一股脑倒进坑里,再一铲铲用泥土盖好,等到看不出掩埋的物体时,刘伟进来,两人一道用拌好的黄沙水泥将地面铺平。

  看情形,刘伟知道事态不简单,提出加价到10万元,获默许。金和王若无其事坐黑车回无锡。此时,警察正在超市等待着他们归来。

  审讯时,金波和王梅先异口同声,称朱是在超市被杀死的。再次讯问,金波才坦承,怕老实说会牵连到王梅。从杀人动机到事后掩盖,金波处处为王梅着想。

  2015年1月6日,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金波作出批准逮捕决定。3月31日,此案被移交无锡市检察院审查起诉,10月26日,金波被江苏省无锡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经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提起公诉,11月17日,王梅、刘伟被无锡市滨湖区法院以帮助毁灭证据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和一年。

  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承办此案的检察官说:“在这起案件中,最终用残忍的手段杀人埋尸,是双方均未能理性对待情感纠葛的结果。事后杀人者后悔莫及,被害人也有一定责任。希望通过该案能提醒人们,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巨大,在处理金钱和情感问题上更要保持冷静,避免冲动,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郭筱琦 赵涛/文)

  (文中除金波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中纪委机关报:仍存在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