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的记忆碎片|检察院微博微信编辑的日常

时间:2015-10-24 08:56: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想到烧脑的策划,做到眼花的图文,为了影响力,他们也是拼了……

  

  张浩/漫画

  duang~

  我们要变身

  杨敏

  “阅读212,点赞69,后台粉丝又增了3个。”刚一上班,小李便噼里啪啦地跟我念了一堆数据。原来,上一期我们推送的微信得到了好评。“省院、市院都转发了,刚碰见胡检,还表扬我了呢!”看着小李一脸开心,回想起刚开通官方微信那会儿的囧样,酸甜苦辣又一齐涌上了我的心头……

  去年3月,武汉市所有的基层检察院都开通了官方微信号,我们院也一样。于是问题来了,身处政工部门事务繁杂,我这个兼职小编分身乏术,每期微信也就是例行公事地发布点检察动态或者干脆转发上级院的微信内容。就这样应付了一年,粉丝数一直只有两位数。

  今年3月,90后小李的到来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看着“奄奄一息”的微信平台,我再也按捺不住了,站起来对小李说:“我们要变身!”那天,我们没有按时推送微信,而是就微信内容及形式的调整讨论了一下午。“活泼、新颖、原创,这些是我们所缺乏的。”小李一语击中要害。改变,目标有了!

  第二天,我将《duang~我们要变身!》为题的微信推送出去,没想到点赞数居然达到100+,在朋友圈多次被转发分享。原来,大家也期待看到我们的转变!

  如何为改变之路开一个好头?小李的激情点燃了我的斗志,就在我俩苦思冥想时,恰逢院里以青少年为帮教对象的“阳光工作室”成立一周年,我们借机推出《谁来为我吹灭生日蜡烛?》主题微信,用照片和文字描述了工作室成立一年来的历程。推送后,受到上级院转发,更在朋友圈被同事、朋友分享转载。“阅读200+,点赞达到100+,粉丝又涨了20!”小李念完这串数据后,我俩竟隔着办公桌傻笑起来……

  有了“好彩头”,我们的干劲更足了,两人分工合作,深入业务部门采集鲜活案例,一改以往生硬难懂的法律术语,用“接地气”的白话文配以网络图、漫画图,将专业化的案件报道改编成图文并茂的“故事会”,提升可读性、趣味性。同时,我们对故事中涉及的法条一一进行解读,让大家通过读故事受到警醒,学法守法。

  今年6月,我院办理了一起因邻里矛盾私闯他人住宅的刑事案件,被告人因非法侵入住宅罪获刑。我们觉得这个案件在现实生活中很有警示意义,于是制作了微信《乱闯别人家也犯法,看了这个你还敢任性吗?》。推送后被当地纸媒记者看中,做了新闻素材,第二天便见了报。像这样的“故事会”我们相继推出了20余条,全部被上级院采用,其中6条见了报。而当“故事会”做得游刃有余后,我们又尝试做观赏性更强的H5。先后推出《晓飞的哆啦A梦》等10期,受到粉丝们的大“赞”。

  变身,虽然不够完美,但我们一直在路上。

  (作者单位: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人民检察院)

  捕捉灵感火花

  李玉花

  自单位微信公众号开通以来,负责对外宣传的我顺理成章地走上了微信小编之路。作为单位唯一一名小编,作为一名“候鸟妈妈”,作为一名微信菜鸟,一路走来,堪称微信苦旅。

  我在办公室工作,除负责宣传工作外,还兼材料撰写、综治工作、文件收发、会务保障等,如今又增加微信编辑,更觉时间宝贵,恨不得一天再多出几个小时来……

  一天只有24小时,“挤时间”才是硬道理。由于家和单位相隔两地,每周往返都要坐火车,于是,我把旅途时间变成了构思时间。天微微亮,伴随着晨风,在火车隆隆声中,拿着纸笔写写画画,窗外美景飞速闪过,我的大脑也在快速运转,灵感也经常在此时闪现。当然,这得排除节假日火车上人挤人的情况。我也喜欢晚饭过后,和住在院里的单身同事们谈天说地,碰撞出好创意。当然,我时不时还要化身“问题青年”去叨扰同事,对于楼道偶遇,外出办事,乃至吃饭间隙从不放过,以至于现在同事们都习以为常,碰到我时,有没有啥想法都要“交代”一下。

  新媒体工作总是苦乐交加。今年7月,我院获得了“全省先进基层检察院”“捕诉监防一体化”未检工作模式也成为全省优秀检察工作品牌,我院被记集体二等功。初得消息,本想编辑一期微信分享喜悦,为了提升点击量,便起了《出大事了,渝水区检察院竟然……》这一哗众取宠的题目。消息一经朋友圈转出,各种留言便纷纷来袭,不少人调侃有上当之感,检察长也打来电话询问能否修改标题……心情顿时沮丧到极点,却不知如何挽回。兄弟院的微信小编通过留言告知我标题一经发出便不能修改,同时传授了一些微信编辑经验,在后来每期编辑中,我都会斟酌再三。

  “七夕”来临,我想借机为同事送上祝福,看着网上铺天盖地的新闻,我左右寻思着合适的主题。一天晚饭过后,照例和单身同事聚在一起散步聊天,不知不觉聊到信息中心干警小何已为人父。妻子临产当晚,小何正在加班办案,当他接到通知匆忙赶到医院时,妻子已被推进产房……善解人意的妻子从没因此责怪过小何,提起此事,小何总是一脸幸福,说自己从事着喜欢的职业,还有妻儿在旁给予慰藉,足矣。单身的年轻同事们说,情人节不一定要晒风花雪月,藏在工作和生活里的点滴满足更值得体味……聊到这里,我如获至宝,立即返回办公室,很快,《基层检察官的小幸福》应运而生。

  小编故事多,三天三夜说不完。不仅传播了单位的大事小情,收获了知识,结识了新朋友,更对自己有了新的认识——原来潜能无限,只待挖掘。

  (作者单位:江西省新余市渝水区人民检察院)

  难忘“日记女孩”

  谢一岚

  2014年4月30日,我们“路桥检察”官方微信上线,成为浙江省检察机关最早一批开通微信的基层检察院之一。在已公布的23期浙江政法微信周排行(检察)榜中,“路桥检察”有20期位列前三。

  一年多来,小编由两人兼职渐渐扩充到一名专职、两名兼职。烧脑的策划、做到眼花的图文、层出不穷的新技术……加班已是我们的工作常态。但渐渐积累的好口碑,又让我们“满足感爆棚”,欲罢不能,其中最难忘的要属“日记女孩”的故事。

  今年5月,我们微信推送了一期母亲节特刊,其中编发了小美(化名)在看守所写的日记。17岁的小美在网上结识了男友后,从陕西来到台州。钱花完后,她靠偷东西供养男友。今年4月,我院以涉嫌盗窃罪对她提起公诉。在检察官的鼓励下,她开始写日记、写诗,记录下每天的生活和心情。

  微信推送后第三天,当地企业家李女士辗转联系到我院未检科,希望能为小美提供些帮助。新媒体办公室在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一消息。“普法之外,我们的官微竟衍生出了新价值。”欣喜之余,我们三人一阵议论,“日记女孩”的故事还在继续,由一篇微信推文引发的新剧情该如何讲述?我们想到了正流行的H5,决定用检察官手记的形式讲述这个故事,引导社会各界对涉罪未成年人群体的更多关注。

  不久,在未检科的陪同下,小编跟随李女士到看守所看望了小美。小美服刑期满后,一行人又和小美的父亲一起接她回家。李女士提出要帮小美和她父亲在当地找工作,让一家人开始新的生活。“有这么多人的关心和帮助,我相信自己明天会更好。”谈及未来,小美充满了信心。因为全程参与,小编很快完成了构思,制作H5,小编们通力合作,设计了从冷色调到暖色调渐进的背景,文字搭配和图片剪辑更是经过了反复琢磨。

  7月12日,“日记女孩”在“路桥检察”微信一经推出便引发了轰动。两周的时间里,H5点击量破万,点赞数近千。

  原本担心4000字的办案手记对于习惯碎片阅读的粉丝来说过于冗长,但近千的阅读量使手记在该周浙江政法微信检察十大热文排行榜中位居第四。“这篇手记我看了不下3遍,每次都被深深打动。”有粉丝在微信上留言。

  “‘真诚’是路检微信的标签。”副检察长林虹。的确,微信的表现形式不断更替,但万变不离其宗,我们的真诚永远不会变。

  (作者单位: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

  老中青携手闯关

  张强

  10月9日,周五,我正和家人吃早餐,手机里传来“叮咚”一声,我拿起一看,是一条署名“春秋时代”的微博粉丝发来的,他说要实名举报村支书。我立即把相关工作流程回复给他,刚放下手机,突然想起还可以通过检察长电子邮箱举报,就又补发了一条。没一会儿工夫,对方回复了“谢谢”。妻子在一旁打趣说:“你得做到工作、吃饭两不误。”我会心一笑,看时间已经不早,顾不上吃饭抓起外套奔向通勤车站,开始了网络新媒体管理员忙碌的一天。

  我院于2013年就开通了“哈尔滨检察”官方微博,当时在黑龙江省检察机关尚属首家。从筹备到开通再到日常运维,我们团队的每个人都经历了从畏难到学习再到得心应手的过程。

  老田,我们宣教处的副处长,54岁了,从“一指禅”打字到熟练运用电脑办公软件已经不容易,现在又遇到了微博这个新鲜玩意儿。他可没有知难而退,工作之余耐心向同事请教,回家继续追着女儿问这个怎么发布、那个怎么点赞,弄得他女儿哭笑不得:“老爸你还真是紧跟时代潮流哈。”老田说,“我是管宣传的,这潮流,我必须得跟上!”

  大张是我们处主管新媒体宣传的组长,在院里是数一数二的笔杆子,但是他撰写微博信息却犯了难。网言网语、既酷又萌才是网友喜闻乐见的,从机关公文到这种“萌萌哒”风格的转换,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自打微博上线以来,大张每天上网浏览各大论坛和运营较好的微博,学习网络文字风格,现在他已经练就了在微博信息和公文材料两种“模式”之间自由切换的功夫。

  小陈是刚考录到宣教处的新人,也是毕业于新闻专业的高才生。她虽然是检察战线新兵,却能从新闻的角度给检察新媒体出主意,她提出的关于微博的栏目设置、首页图片及配色等建议都使我们的检察微博增色不少。

  老中青三代人携手闯关,我们的检察新媒体团队从无到有,经历了迷茫探索、学习掌握的过程,我们每天忙碌其中,也乐在其中。就在前不久,我院又开通了“哈尔滨检察”微信公众号。检察事业如果是浩瀚海洋,那我们每个人就是汇入其中的一股小溪,为传播检察正能量而奔流。

  (作者单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人民检察院)

  第一个H5诞生记

  杨积林

  虽然我们院的新媒体宣传起步算早,但当时几乎是一人负责。微博、微信、外网等,统统置于“网络宣传”大一统名下。随着对新媒体宣传的重视和“两微一端”工作细化要求,真正形成新媒体团队还是近几年的事。

  今年7月,随着我院司法改革后的岗位调整,我们新媒体团队也换了新阵容。除了我这个10多年的“老宣传”外,还有两名硕士毕业的“小编”新秀——小潘和小姜。从这个阵容“豪华”的小团队即可看出,我们院对新媒体宣传的重视与投入。

  记得我们新团队的第一次务虚会,开得真有点激动人心。那天我们从自媒体的创意与策划,谈到网页改版多媒体运用,甚至还聊起了将来创作要添加情景式动漫与微电影。憧憬新媒体的未来,真的感觉有点陶醉。

  很快,考验我们团队新媒体制作与运用能力的时刻到来了。9月上旬的一天,我们得知《检察日报》举办首届“检察新媒体创意大赛”,主题为“H5点燃检察情——划动指尖 定格精彩”。“F1是赛车,F4是演员,H5是个什么?”我问小潘和小姜,二人闻言愣了一下,接着便笑得直拍手。小潘说,H5是近来微信圈里新流行的可视化场景应用,也叫手机微杂志。这样一提醒,我也想起自己与H5似曾相识。

  我们仨围着手机屏幕,一起研究起网上的优秀H5作品。我说:“参加这次比赛,不是为了获奖,而是在于通过参赛提高我们团队新媒体制作与运用能力。”小潘、小姜认同我的提议,表示要齐心协力,精心创作出我们院第一个H5作品。

  我们花了几天时间,按照比赛要求仔细比对筛选题材,最后锁定在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上。我负责对着画面找感觉,撰写配词。必须简练、必须优美,最好如诗一般……几经修改,甚至推倒重来,感觉比写一篇长篇通讯还难。接下来,一道坎横在我们团队面前:怎么让H5形式生动地表现出来,如何驾驭好我们本不熟悉“码卡”制作平台。随便套用抄袭的确简单,但并没有哪一套模板能够反映我们想要的作品意境,一切都得靠我们团队的原创。为了一个画面布局、一段文字切入形式,或整体风格的合适配乐,大家还较真争论起来……就这样,《彩虹十年》——我们院第一个H5作品诞生了。

  H5播出,微友们的喝彩点赞不断。大胆尝试,奋勇前行,我们探索并快乐着。

  (作者单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

  热播剧的台前幕后

  陈庆尧

  作为我院新媒体团队一员,问我有啥心路历程可总结?闪入我脑海的是第一个短剧《我要爸爸》。

  2014年12月,我院干警自编自导自演的廉政短剧《我要爸爸》在北京市“廉政微短剧”评选中荣获一等奖;2015年1月,《我要爸爸》代表北京市检察机关参加全国检察机关微电影评比获得二等奖;随后,片子搭载新媒体的“顺风车”开始网络展播,引起网民强烈反响,仅一家网站就有2万多的点击量,成为名副其实的热播剧。这是我院运用新媒体的一次成功宣传,给全院干警带来了惊喜。

  回想当初,我们在新媒体创作上犹豫徘徊,有主张尝试的,有泼冷水的,也有顾虑重重的……但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尝试创作一部预防职务犯罪的短剧,借助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平台播出。就这样,大家统一了思想,组建起4个人的创作团队。其中3人是预防职务犯罪处的干警,1人是机关党办干部,新组建的团队负责人是预防处长杨同祝,我有幸成为团队的一员。

  创作团队有了,接下来就要锁定创作目标。杨同祝认为,一部作品要想打动人,就要触动人们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几经筛选,我们决定以院里办过的两个案件为素材,创作廉政短剧《我要爸爸》,讲述一贪一廉两个爸爸的故事。

  经过一次次的讨论、一次次的火花碰撞,我们决定从孩子的视角切入,以孩子的感受触碰成年人内心的深处。在院领导的支持下,剧本创作和拍摄准备顺利完成。

  两个儿子是整场戏的关键所在,兼任导演的我院干警李彬几次为两个孩子说戏,帮助他们进入角色。直到今天,我都还记得那个小演员第一次号啕大哭的情景:“我不要礼物,我要爸爸!”揪心的哭喊震撼了在场所有人!

  这部短剧放到我院官方微信上后,立刻引起群众关注,大家纷纷在朋友圈中转发。我院干警、该片主演孟宪东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知道你有个女儿,咋多了个儿子?如果不是,怎么演得这么像?”孟宪东说,这是对他表演的最高认可。

  《我要爸爸》获得各种奖项后,在全区展播、网络联播,许多群众主动联系我们咨询观看方式,预防职务犯罪借助新媒体产生这么大影响力,这是我们没有预想到的,同时也更坚定了我们小团队不断创新的决心。

  (作者单位: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教师有偿家教屡禁不止 专家:保障教育资源分配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