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盘县检察院冯定邦:无论在哪里都惦记着案子

时间:2015-09-14 06:30:00作者:谢慧灵 熊莺 李波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无论在哪里都惦记着案子
——追记贵州省盘县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冯定邦
  

  贵州省盘县,从检察院到法院有800米的路程,从事公诉工作11年来,冯定邦不知走过多少遍,而这次他却走得很艰难。胸腹部剧烈的疼痛蔓延到身体每个部位,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走几步,停下来喘口气,再往前走几步……800米的距离变得那么漫长,几乎用尽了他生命里所有的力气。

  这一天是2015年4月3日,法院开庭审理冯定邦办理的一起刑事案件。“我要准时出庭支持公诉。”他只对妻子说了这么一句,就走出家门。40多分钟后,他面带微笑出现在法庭门口。没想到,这是冯定邦最后一次站在公诉席上。两个月后,他带着对家人的愧疚,带着同事们对他的敬重,永远地告别了人世。

  一个追求完美的检察官

  2004年,冯定邦实现了从煤炭局工程师到检察人员的身份转换。当时,刚通过公务员考试调入盘县检察院工作的他,法律素养仅停留在简单的认知水平上。为迅速适应工作需要,他抓住一切机会学习,用难以想象的毅力通过了自学考试取得法律专业本科文凭,并以六盘水市检察系统最高分通过2010年司法考试取得A证。

  工作闲暇,他常常独自坐着一动不动,嘴里念念叨叨。这是他在念诵公诉词。他说,这样既能锻炼口才,又便于记忆枯燥的法律知识。无论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随处可见一本本被他翻阅了不知多少遍的法律基础理论和检察实务工具书。就这样,他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2013年获得贵州省“优秀公诉人”称号。

  在盘县检察院,公诉部门年均办案量在1000件2000人以上,人均每年办理公诉案件百件以上,这是一般县区检察院办案量的几倍。冯定邦不愿落人之后。寒来暑往,日复一日,他始终保持着敬业奉献的工作状态——

  2011年9月12日,中秋节。上午8点,在“云南帮”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办案组办公室里,他与办案组人员讨论案情进展;一小时后,埋头查阅40余册侦查卷宗,梳理案件事实;中午12点吃饭,然后继续梳理案件事实,其间打电话给公安办案人员核对案情……连续201个这样的日夜后,他们查清21名嫌疑人30余起犯罪事实,形成了1180页的审查报告,纠漏罪10起,改变公安定性3起,所有被告人最后均被作有罪判决。

  为准确定性犯罪事实,冯定邦经常就疑难问题与同事展开激烈讨论。在承办李寨林等4人抢劫案中,他通过仔细审查案件证据,发现该案可能涉嫌黑恶犯罪,遂引导公安机关及时调整侦查方向,成功破获一起涉案60余人,涉嫌犯罪事实80余起的重大黑社会性质组织大案,成功纠漏罪80余起,纠漏犯50余人。

  11年来,冯定邦办理案件1000余件,其中95件大案要案,他与同事们组成的“云南帮”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办案组被贵州省检察院记集体二等功,他多次被六盘水市检察院记个人三等功,连续9年被盘县检察院评为先进个人。

  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傻瓜”

  “冯定邦是一个外表谦和内心却很执拗的人,他将信仰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一旦认准了就会一条道走下去。他藐视那些信仰可以被物欲淹没的人,更不屑于与那些良心可以用金钱衡量的人为伍。”盘县检察院检察长肖力说。

  有人说他很傻,很不值得,“以他的业务水平和能力,如果改行当律师的话,年均办案超百件,年收入轻轻松松就超百万了!”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有自己的抱负。他总是笑着说:“人一天也就穿一身衣,吃三顿饭,睡六尺床。”

  有人说他迂腐,不懂得变通。“凭你的能力,再加上你对工作的高度责任心,在哪一个机关单位兢兢业业十几年,也不会才混到一个股级吧,你值得吗?”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有自己的追求。他总是反问:“要当多大的官才算官?”

  在大家的眼里,冯定邦是一个慷慨热情、乐于助人的人。年轻干警王兴涛说:“他从不吝啬自己的经验,更不保留自己的教训。凡是有问题去请他解决的,他总是放下手中的事情,耐心地讲解。”

  一个侠骨柔情的铁汉

  2013年12月,冯定邦已连续一星期大便困难、便血,妻子要他去医院检查,他因手上的案件放不下而拒绝了:“痔疮复发,用点药就好了。”冯定邦毫不在意。可没想到,一段时间过后,症状没有减轻,便血更加严重了,他这才答应妻子去医院检查。“疑是直肠癌,建议复查确诊。”2014年2月,看着诊断结果,夫妻二人惊呆了。此后一个月,在妻子的不断哀求下,他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复诊、手术、化疗。

  “在化疗期间,他放心不下自己的案件,为确保时刻与单位同事保持联系,始终坚持24小时开机。他说公诉科年轻的同事遇到问题一定会给他打电话。”回忆过去,妻子失声痛哭,泪如雨下,“每次化疗回来,他第二天一大早又去上班了,不管我怎么说他都不听呀!”

  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他虽然在同事、朋友面前表现得很强悍,但一到晚上就会很脆弱,会一直拉着妻子的手入睡:“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为了事业忙碌了一辈子,我不欠国家、不欠别人,我就欠你们娘俩,如果有来生我一定都还上。”

  他拒绝一切探视!原来体重160斤、身高1.72米的他,临终时瘦得不到80斤。一个铁骨铮铮的彝家男儿,就这样走了。了解他的人则说:他终于不用那么忙、那么累了,他可以好好歇一歇了!

[责任编辑:贾潇]
上一篇文章:规范司法|规范受案才不会“麻烦”
下一篇文章:考研生落榜疑被顶替 北京语言大学一审被判公开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