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美美犯开设赌场罪一审获刑5年

时间:2015-09-11 06:40:00作者:鲁畅 卢国强 熊琳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备受关注的郭美美案9月10日在京一审开庭。经过7个多小时审理,法庭当庭宣判,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郭美美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万元;判处赵晓来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

  在庭审中,郭美美当庭对检察机关指控罪名提出异议、声称庭前供述系“非法取得”、坚称不认识证人而否定证人证言,博得公众关注。那么,真相究竟如何?记者还原庭审现场,直击这些焦点问题。

  【焦点之一】郭美美否认开设赌场 公诉人:证据确凿

  10日,郭美美、赵晓来涉嫌开设赌场罪一案在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审理。9时30分许,郭美美、赵晓来被带上法庭。郭美美身穿白衣黑裤,戴黑框眼镜,回答问题时声音微弱,时不时咳嗽,称“自己感冒了”。

  起诉书指控,郭美美先后伙同赵晓来、康奈德(外籍,另案处理)、吕某(另案处理)、陈某(另案处理)等人,在北京市朝阳区某国际公寓房间内开设赌场,组织多人以“德州扑克”方式进行赌博,涉及赌资数额共计超过200万元。其中赵晓来明知郭美美开设赌场,仍在两次赌局中为其提供资金结算服务,使用POS机为参赌人员结算赌资103万元。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二人刑事责任。

  面对起诉书指控的开设赌场罪,赵晓来表示没有异议,而郭美美表示“不认可”。

  “我认为我没有构成开设赌场罪。我和陈某不是伙同开设赌场,只是朋友要打牌就临时约的局。”郭美美认为,自己构成的应该是赌博罪。

  赌博罪与开设赌场罪究竟有何区别?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易胜华表示,赌博罪分为两种情况,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和以赌博为业,主要针对的是赌博的参与者;而开设赌场罪,作为刑法修正案(六)单独规定的罪名,主要针对的是为他人赌博提供场地、平台的经营者。

  在郭美美的交代中显示,她承认牌局所用的筹码和牌是其男友在澳门购买后带回北京,在与陈某组织的牌局中均有“抽水”。

  据证人朱某、陈某等人称,每次牌局都是由郭美美通知并介绍具体玩法规则,转账等操作也是由郭美美带着他们完成,“一般都是‘局头’介绍规矩,结束后也是找‘局头’结账”。

  而据调查,牌局所用的专业牌桌是在郭美美租下开设牌局的房间前购置,由小区物业保卫处的人帮忙搬至开设牌局的房间。

  在举证质证环节,检方还出示多组证据证明被告人郭美美为开设赌场租房、准备赌博工具,为开赌场办理银行卡用于赌资转移等。

  【焦点之二】郭美美:“抽水”全给工作人员 公诉人:她获得高额利益

  在庭审中,郭美美的神秘男友也浮出水面。郭美美称:“康奈德是南非人,是专业的德州扑克选手,收入来源是靠打牌赢奖金。我和他在澳门认识,2012年9月份到2013年六七月间是男女朋友关系。”

  对于组织牌局“抽水”的收入,郭美美称全部付给了“工作人员”。她称,按照3%至5%的比例在每把牌结束后清点桌上的筹码“抽水”,结算时兑现。由于牌局中聘请了专业的发牌手、专门的赌资结算人员等,所以“抽水”的收入全部付给了这些人。郭美美称,共给了两名“工作人员”不到1万元。

  郭美美的辩护人据此认为,在案证据不足以认定郭美美构成开设赌场罪,起诉书认定的参赌数额不准确。

  然而,真实情况如何呢?

  郭美美称,参加牌局的人每人先换2万元筹码,“打多大”由打牌人事先商定,输掉的话和工作人员继续换筹码,牌局打完统一结算。

  郭美美的助理吕某在公安机关交代:“第一次组牌局时,她的外籍男朋友跟一个中国合伙人开了一场,郭美美只赚了7万多元。她觉得少,说‘还是女人当家,下次我自己组牌局’。”此后每场牌局抽取的“水钱”均被郭美美据为己有,侦查阶段公安机关初步核实,她个人通过“抽水”非法牟利数十万元。

  这个赌场的利益通过被告人赵晓来的收入也可见一斑。据调查,参与赌博的人一般不带现金,通过POS机用银行卡结算,每笔POS机交易收取1.5%至2%的手续费,其中赵晓来最多一次收了2万元。

  检察机关在庭审中指出,郭美美开设赌场参与人数多,先后13人参与赌博,赌资达213.9万元,数额巨大,其中郭美美获得高额利益。

  【焦点之三】郭美美遭遇疲劳审讯? 公诉人:申请不符合规定 审讯合法

  郭美美及辩护人当庭提出,侦查机关几次对郭美美的审讯时间均在凌晨,据此认为侦查机关存在疲劳审讯等问题,向法庭要求审查郭美美的庭前供述是否系合法取得,并要求对郭美美审讯证据的视频资料进行审查。

  对此,检察机关回应称,通过审阅侦查阶段的讯问视频,在预审阶段,侦查机关共提讯郭美美22次,讯问时间多数不超过半小时,最长约为4小时左右,其中仅7月14日当天讯问两次;夜间讯问没有超过法律规定时间,不存在连续讯问、疲劳审讯问题,获取的证据不应该予以排除。同时,郭美美辩护人在法庭调查阶段提出该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程序。

  法庭表示,法院在9日下午召开庭前会议时,郭美美方并没有提交申请。按照法律规定,申请应当在庭前提交。

  在庭审中,郭美美当庭否认与参与牌局的陈某、徐某等人认识,且表示自己没有在牌局中“抽水”。郭美美称,在康奈德组局时,由于康奈德不讲中文,自己只是做翻译,转达康奈德的意思,因此被参赌人员认为是开赌局的人。

  检察机关表示,案件中的证人均是通过涉案人员指认确定参赌人员,并逐一依法进行询问和讯问。

  经过举证、质证等环节,并给予郭美美及辩护人充分辩护的时间后,检察机关发表公诉意见指出,郭美美在庭上翻供行为,对是否办理银行卡、介绍盘局规则出现前后不一致的回答,表明其推脱责任和拒不认罪的态度,依法应当从重处罚。

  在最后陈述阶段,郭美美说:“在我被羁押的这段时间里,我知道自己错了,很后悔,希望法庭念在我第一次犯错,不懂法,能对我轻判。”经过7个多小时的审理,18时20分许,法庭当庭宣判。合议庭认为,被告人郭美美伙同他人开设赌场,被告人赵晓来明知他人开设赌场而为其提供资金结算的直接帮助,情节严重,二人的行为妨害了社会管理秩序,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依法应予刑罚处罚。最终以开设赌场罪判处郭美美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5万元;判处赵晓来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

  (据新华社北京9月10日电)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南京市检察机关:打造e时代"预防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