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军人只为虚荣 检察机关多措从源头预防涉军犯罪发生

时间:2015-08-05 07:12:00作者:贾阳 高岑 成于庆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除了以帮助他人上军校、解决就业为幌子非法获取钱款的传统案件,近年涉军犯罪目的呈现多样性,对部分嫌疑人来说——

  【原标题:假冒军人犯罪只为满足“虚荣心”】 

  记者近日在北京市石景山区检察院了解到,近年来,涉军类刑事案件出现一些新特点:犯罪分子伪造“警备纠察证”、“警卫证”、肩章、臂章等专用标志,目的并不为“钱款”,而为满足“虚荣心”。

  伪造军人身份 只为获得“军人免费”资格

  2012年12月至2013年7月间,江南通过网上购买假军服,购买假的部队印章制作假军官证、士兵证等手段,假冒某部队领导的警卫参谋、某部队领导的警卫干事等身份,利用伪造的身份,骗得军线手机一部,后用该手机联系某部队相关领导和工作人员,先后非法骗取办理军队车辆驾驶证、领取被装,免费乘车及食宿安排、免费在医院就诊等待遇。

  因多次为自己及他人伪造部队军官证、士兵证,冒充军人身份,2013年12月4日,江南被石景山区检察院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提起公诉,同年12月10日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

  据石景山区检察院公诉二处处长谷荣介绍,2010年以来,石景山地区共发生涉军类刑事案件11起。其中,伪造证件、标志类案件6件6人,罪名主要为伪造武装部队证件、印章罪和非法买卖、使用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诈骗类案件3件3人,罪名主要为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和诈骗罪;入户盗窃军人或军人家属类的刑事案件2件3人。

  涉军刑事案件呈现新特点

  “传统的犯罪行为是伪造军人证件、车辆号牌,近年来出现伪造‘警备纠察证’‘警卫证’等其他类型的部队证件,犯罪对象呈现新特点。”谷荣介绍,另外伪造肩章、臂章等军用标志类案件也有抬头。如孙某以牟利为目的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在其军需用品商店内非法经营该类业务,最终被石景山区法院以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

  办案检察官发现,涉军犯罪的犯罪目的也日渐多样化:传统型的冒充军人诈骗、招摇撞骗类案件多以帮助他人上军校、解决就业而非法获取钱款为主要目的,“但近年来出现不为‘钱款’而为满足‘虚荣心’等资格型利益的犯罪。”

  王文涛在某部队附近驾驶安装有伪造军牌的小汽车,被当场查获。“被告人犯罪的目的仅仅是为了避免交警对其非法停车进行处罚。”

  “此类案件案发地理位置特殊,多在部队周边,在这些地点查获比例大。”上述案件,大多数在某部队附近被查获。如2012年8月23日18时左右,被告人何某从他人处购得伪造的军车牌一副,后何某于当日将该车车牌悬挂在其奥迪轿车上,在某部队附近被该部队保卫部门工作人员查获。

  多措并举打击涉军刑事犯罪

  据石景山区检察院公诉二处检察官马爽介绍,“对涉军刑事案件,我们不仅加大了查处力度,而且注重提升法律监督效果,形成震慑合力”。

  如袁秋华、袁秋艳两姐妹非法买卖军用标志案:二人成立一军需用品商贸中心,主营服装、劳保用品,但也非法买卖肩章、臂章等军用标志。侦查机关以二人涉嫌非法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移送审查起诉,经检察机关审查,该商贸中心作为企业法人,在经营期间非法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该单位行为也构成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所以依法追加单位犯罪,并向该单位发出检察建议,取得了良好的法律监督效果。后该商贸中心因犯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被法院判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二被告人也因犯买卖武装部队专用标志罪,被分别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元。

  据了解,在办案过程中,对发现的可能涉及军事秘密的物品或者涉嫌军事检察院管辖的犯罪线索,石景山区检察院与相关军事部门主动沟通,及时将涉密线索书面报备,并将涉密物品和线索移交军事检察院处理。

  此外,为从源头上减少、预防涉军犯罪案件的发生,石景山区检察院注重开展法制拥军活动,选择危害国防利益和侵害军人军属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件开展法制宣传教育。

[责任编辑:牛旭东]
下一篇文章:评论:律师出庭着袍“硬规定”不如“软改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