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最严禁烟令实施一月 戒烟门诊公务员患者增多

时间:2015-07-02 10:14:00作者:刘洋新闻来源:北京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点击进入下一页

  点击进入下一页  

  本报讯(记者 刘洋)距离被称为史上“最严控烟令”的《北京市控烟条例》正式实施已满一个月,在全市所有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的严格控令下,“烟民”们的感受如何?

  北京青年报记者近日从我市几家戒烟门诊了解到,近期以来,本来颇为“冷清”的戒烟门诊渐渐有了人气,主动前来戒烟的人群戒烟意愿普遍比较强烈,其中不乏社会地位较高、文化程度较高的烟民,“迫于”单位压力前来戒烟。

  北京市呼吸疾病研究所副研究员、朝阳医院呼吸科主治医师梁立荣是朝阳医院戒烟门诊的主要负责人,在她眼中,从“最严控烟令”实施以来,戒烟门诊也逐渐有了人气,从冷清艰难中“熬”了过来。

  据梁立荣介绍,朝阳医院戒烟门诊从周一到周五全天开放,然而平时一天最多能有5个左右的患者,大部分时间都比较冷清。而近一个月以来,前来就诊的患者数量有了绝对的增加,每天最少平均都能达到五六个患者,甚至一天十来个患者前来就诊的也不在少数。从就诊时间来看,患者一大早、或是下午一开诊就前来的情况非常常见,“可见是专门过来戒烟的。”

  同时,以往前来戒烟的患者中,多数是因心血管、糖尿病等疾病不得不在医生的要求下前来戒烟的,年龄大多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慢性病比较严重。而近一个月以来,前来戒烟的患者中至少一半都表示是因“条例”管控严格,单位和家里都不方便抽烟而来。

  “20至40岁的中青年人多起来了,有的因为家里压力大、有的因为单位压力大,有的正好感冒咳嗽来呼吸科看病,就决定戒了。”梁立荣表示。同时,在工作中,令她感触最深的是伴随着“最严禁烟令”的颁布,整个社会对于戒烟的理解和执行度都有了增强。特别是社会地位较高、文化程度较高的公务员、在公共场所工作的人群等,主动戒烟的意识有了明显的提高。

  个案

  单位领导的烟灰缸都主动交了

  “以前在单位里,想着反正有自己单独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里抽抽烟,也不影响其他同事。现在所有工作场所全部禁烟,作为领导也要起表率作用,总不能让同事敲门进来的时候看见我在抽烟,那真的不好。”北京市某委办局副局级领导告诉北青报记者。躲在卫生间抽?去楼门口抽?思来想去,只能咬咬牙狠狠心进行“戒断”。

  根据2014年调查显示,我国三类主要吸烟人群中,男性公务员吸烟率最高,超过了60%。以往,在不少机关单位中,领导烟瘾大,带头抽烟,楼道里男同事成群抽烟的情况并不少见。而相互敬烟也成为沟通上下级之间感情的一种纽带。在“最严禁烟令”的高压之下,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种情况在北京一些行政机关也有了改善。

  领导的“戒断”直接影响了不少基层公务员,“以前走楼梯上班的时候,满地都是烟屁股,现在基本上看不到了。楼道里还到处都贴着禁烟告示,听说领导都主动把自己办公室的烟灰缸上交了,都在主动戒烟,我们也不好意思再抽了。”一位供职于区县党委机关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

  梁立荣接诊的一位患者在机场工作,禁烟令实施后,工作环境内就没有了可以吸烟的场所,如果实在忍不住,需要花20分钟的时间开车出去抽,来回就是40分钟,这样的麻烦让他下定了决心必须戒烟,自己戒不掉,就到医院寻找药物戒烟的帮助。摄影/本报记者 魏彤

  延伸

  揭秘“药物戒烟”

  作为我国第一家戒烟门诊,北京朝阳医院戒烟门诊开设于1996年。“最初是从呼吸科单独分出来的一个门诊,包括医院内部也有声音质疑,戒烟这件事是否需要专职医生来做,后来伴随门诊量的逐渐提升,我们也开始有了信心。”

  梁立荣介绍,戒烟门诊使用药物戒烟,适用于对尼古丁依赖比较严重,自己曾经试过戒烟却没有成功的“老烟民”,临床显示,对于这类人,药物戒烟的成功率很高。当然,除了用药之外,梁立荣也表示,心理治疗对于吸烟者同样十分重要。比如给自己定个戒烟日,通过逐渐减量到某一日期,就设定一个戒烟日,需要向周围人宣告,从今天开始不再抽烟,给自己良好的心理暗示。

  值得一提的是,在部分戒烟门诊,有专家向记者表示,由于目前戒烟药物仍然都为自费,且价格并不算低,因此,对于部分有戒烟意愿的市民而言,也成为令他们不愿选择医院戒烟的原因之一。

  药物戒烟主要治疗方法

  第一种为尼古丁替代治疗。也就是使用含有尼古丁成分的贴片或咀嚼胶的形式,通过外源性的补充,缓解烟民突然戒除烟草后的焦虑及不适,同时通过逐渐减少剂量,降低对烟草的渴望。治疗过程并不痛苦,药物就像膏药一样,贴在人的皮肤上。

  主要药物:尼古丁贴片和咀嚼胶,属于非处方类药物,药店就可以买到。通常一个疗程在三个月左右,花费1500元上下。

  第二种为非尼古丁类戒烟治疗。通过药物起到较强的抑制尼古丁依赖的作用,可以减轻或减少戒烟者对烟草的渴望及戒断症状。通俗来说,通过占据尼古丁在大脑中成瘾的位点,降低脑内成瘾性的物质,让人吸烟不再快乐,自然的不想吸烟。

  主要药物:盐酸安非他酮缓释片,为处方口服药品,一般一个疗程8至12周,2至3个月,花费在1000至1600元左右不等。

  第三种也为非尼古丁类治疗。通过减少吸烟的快感,降低吸烟冲动,从而减少复吸的可能性。同时通过刺激释放多巴胺,缓解戒烟后吸烟者对烟草的渴求和各种戒断症状。

  主要药物:伐尼克兰,处方药,一个疗程大约2至3个月,需要吃4至6盒,花费在1500至2000元左右。

  相关新闻

  市人大代表突击查餐馆控烟

  未发现食客在室内抽烟

  《北京市控烟条例》正式实施已满一个月,市卫监所控烟执法检查中发现,餐馆酒店仍是公众投诉举报的重点场所,控烟形势不容乐观。为此,市人大和市卫计委昨晚对本市多家餐饮场所进行了突击检查,检查中没有发现食客在室内抽烟现象。

  昨晚8点左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孙康林与十余位市人大代表前往东城区南新仓附近的餐饮集中区域突击进行控烟检查。市卫监所同时出动十余位监察人员进行执法检查。在一家海鲜大酒楼,执法人员进店后检查了大厅,并进入几个包间检查客人的用餐情况,现场并未发现有客人吸烟情况。餐厅工作人员介绍,《控烟条例》实施以来,餐厅撤下了店内烟灰缸等烟具,并安排控烟巡查员在店内向吸烟客人进行劝阻。

  “对一定要抽烟的客人,我们会和客人进行委婉的沟通,作为餐厅要承担控烟的主体责任,客人抽烟被罚200元,我们可能被罚1万元,多数客人都能理解并且掐掉香烟。”附近一家烤鸭店工作人员表示。

  在检查中,市卫监所副所长王本进表示,在控烟执法检查中,餐厅成为违法“大户”,此次检查也发现有个别餐厅投诉举报电话张贴的数量仍然不是很多,不是很醒目。此外,写字楼和一些主体责任不明确的老旧居民楼的楼道,在管理和执法上也是难点。按照《北京市控烟条例》规定,单位要负控烟的主体责任,因此,需要加强行业管理,主体责任单位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孙康林也表示,从现场检查情况看,控烟取得了比较好的成效,检查的餐厅基本没有发现吸烟现象,管理者也做了大量宣传、劝阻的工作。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个别干部挪用扶贫救济金 职能部门审批流程存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