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以年龄限制毕业生落户缺乏正当性

时间:2015-05-28 06:58:00作者:李曙明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本科生不超过24岁、硕士生不超过27岁、博士生不超过35岁”,北京市以年龄限制毕业生落户的做法,早在2013年4月即被媒体披露。当年5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通知,规定招聘毕业生不得有年龄等限制性要求。法学专家据此分析,北京市的做法由于和国务院规定相抵触,很快会废止。

  法学专家当时的判断,有些过于乐观了。两年前,年龄限制还仅限于北京市市属单位,中直单位、央企等机构的大门,仍向“超龄”毕业生敞开;而两年后的现在,这扇门也要关上了。今年2月,《中国青年报》报道了多位已和央企签约的“超龄”毕业生遭遇毁约,企业的解释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有关2015年高校毕业生的进京政策有了变化,年龄大于27岁的硕士应届生无法拿到进京指标。而就在今天,一位中直单位人事部门负责招聘的同志向笔者证实,尽管公开的招聘公告上没写,但单位确实是按照上述年龄审查报考资格,“没办法,一旦超龄,落不了户。”

  是,北京不“收留”,还可以有很多选择。然而,对某些人来说,如果他就喜欢北京呢?社会,似乎不应也没有权力扼杀他在北京生活的梦想。

  是,如果真喜欢,没户口照样可以在北京“漂”着。然而,看孩子上学需要办28个证件的新闻,谁的心里不发毛?想有个户口做个“北京人”过更安稳一点的生活,他可以有这样的追求并为此付出努力吗?

  是,北京人口数量已经接近城市承受极限,限制是必要的。不过,只要压缩单位进京指标,限制的目的即可实现;只要进京指标数量不变,那么,不让“超龄”青年落户的结果,只是单位选择的范围变化,并不能实现减少城市规模的目的。当用人单位说出“我们也很无奈(2月13日《中国青年报》)”时,政策决策者应该意识到,这一政策客观上已经对用人单位自主用人权造成干扰。

  不想重复宪法规定的平等权,也不想分析这样的限制是否涉嫌年龄歧视,笔者更想说的是,这一涉及人数众多的政策已实行两年,除了媒体偶有关注,几乎是在半秘密的状态下实施。为什么制定这样的政策?什么样的实证数据支持这样的政策?制定它经过了怎样的程序?这些问题,尚没有一个部门向社会说明,其正当性至少值得怀疑。

  大学期间生场病休学,毕业时年龄可能就过了24岁;家庭困难,毕业后先工作几年再深造,硕士毕业也很可能过了27岁。前者是意外,后者体现的则是家庭责任感。对他们,社会不一定格外关照,但让他们因此失去成为“北京人”的机会,无论他们曾经怎样努力,未免残酷,也不公平。现实压力下,很多人越来越务实而少有梦想,而社会需要做的,正是通过政策导向为一些人拥有并实现梦想插上翅膀。一个人,哪怕他年过四十,只要他想通过自己努力成为“北京人”,社会也应为他实现梦想留下可能,而不是把门紧紧关闭。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河南一跨七地特大非法贩枪案告破 网售成其主要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