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蔚蓝地图"创始人——吸引公众参与倒逼环境信息公开

时间:2015-03-30 06:38:00作者:谢文英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空气污染源监管信息

  图中红色为超标排污企业;红底绿边标识是企业已对超标问题作出公开说明,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完成整改;蓝色是达标排放企业;灰色为没有监管数据。

  “雾霾之上,穹顶之下,我们同呼吸,共命运。”全国两会召开前夕,中央电视台原记者柴静及其团队制作的纪录片提前引爆“新闻大战”。片中展示的一款实时公开企业排污信息的手机版“污染地图”,更是在短短几天就引来百万下载量。一张地图对解决污染顽疾能发挥多大作用?3月25日,记者采访了这张地图的创始人———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随着采访的深入,一幅民间绘制的蓝天路线图铺展开来。

  把排污企业置于公众监督之下

  采访时,马军和他的团队已经完成对“污染地图”的升级开发,一方面解决了大量下载导致的浏览降速问题,另一方面新增了空气质量预报、霾预警,以及水质、水污染源实时监控数据等功能。升级版更名为“蔚蓝地图”,马军解释其寓意为“发现污染,找回蔚蓝。”

  不到30天时间,“蔚蓝地图”手机应用(APP)的下载量从50多万骤增到310多万,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手机用户开始截屏“蔚蓝地图”中的数据@当地环保部门,这让马军对推动公众参与污染治理这件事,又增加了几分信心。

  今年3月6日,一位手机用户在“蔚蓝地图”上发现山东巨润建材有限公司在其生活区域内超标排放氮氧化物,觉得生活在这种环境里很糟糕,就在微博中转发了“蔚蓝地图”上的数据截图。这条微博当天被转发600次,阅读量达116万次。其中,山东环保厅官微@山东环境也进行了转发。3月9日下午5点,@菏泽环境发布了名为《关于山东巨润建材有限公司氮氧化物在线监测数据超标问题的说明》的长微博,称该企业承诺2015年3月31日前完成限期治理任务,并保证如逾期不能按时完成治理任务,愿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

  绘制“蔚蓝地图”,马军团队准备了近十年。马军始终认为,中国治理环境污染,缺少的不是资金和技术,而是公众的广泛参与。今年1月1日施行的修改后《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新增了“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一章,其中有关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享有获取环境信息、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的权利的内容,就吸收了马军团队及其他公益环保组织的修改建议。

  让公众参与环境决策和管理,不是一蹴而就可以完成的任务。于是马军团队绘制了一幅路线图,确保朝向找回蓝天的目标一步一步迈进。按照马军的设想,找回蓝天的路径包括监测发布、警示倡导、识别来源和分步减排四步。

  目前,“蔚蓝地图”实现了对污染实时监测状况的及时发布,通过手机应用,把排污企业置于公众监督之下。

    倒逼环境信息进一步公开

  公众监督的力度取决于环境信息公开的程度。自2006年5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成立起,马军就在思考如何收集环境信息。

  当时政府公开的信息很有限,而且分布在各地环保部门的网站上,不便于公众获取信息。为确保公众获取客观、准确的数据,马军决定从收集和整理政府已经公开的信息做起,再以方便公众知情的形式发布出来,让更多公众获取。

  “从2006年至今,还没有因为我们发布的数据引发社会矛盾,这说明政府公开环境信息不会带来社会恐慌和矛盾。”马军说,在收集和整理数据的过程中,他有机会看到究竟谁在公开,公开了什么,以及公开是否及时、完整。他曾设想把每年对政府信息公开的情况进行综合评价,倒逼环境信息的进一步公开。

  2008年5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帮助马军实现了设想。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环境保护部发布的《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也于2008年5月1日施行。该办法旨在推进和规范环保部门以及企业公开环境信息,维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获取环境信息的权益,推动公众参与环境保护。

  依据法律和法规,马军团队与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共同开发了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并于2009年对113座城市2008年度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状况进行初步评价。

  评价结果显示,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总体上处于初级水平,而且在信息公开的系统性、及时性、完整性和用户友好性四个特性中,环境信息公开的完整性是最薄弱环节。在113个被评价城市中,得分在60分以上的城市仅有4个,不足20分的城市有32个。

  尽管如此,马军还是欣喜地发现了各地在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方面的好案例。“这说明在中国当前的社会经济条件下,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是可为的。”马军把2008年称为“环境信息公开元年”,这次评价报告则被命名为“艰难破冰”。

  倡议污染源信息全面公开

  时隔4年之后,马军团队在2013年发布第四年度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状况评价报告。报告显示:虽然环境信息公开范围继续扩大,但公开的势头逐年放缓。多数城市日常监管、企业排放和环评文件等关键信息的公开无实质进展,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正遭遇瓶颈。

  面对当前严峻的大气、水、土壤污染形势,马军团队同许多环保公益组织意识到,必须尽快改变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零散、滞后、不完整、不易获取的局面。

  马军从PM2.5信息公开的成功经验中得到启示,他认为污染源信息全面公开需要从三方面入手:通过互联网实时发布国控、省控和市控重点污染源企业的在线监测数据,并提供历史数据查询;系统、及时、完整地发布排污企业的行政处罚信息和经确认的投诉举报信息;定期公布企业的污染物排放数据,其范围不应少于环评报告中识别的全部特征污染物。

  2013年3月,马军团队联合25个公益环保组织共同签订“污染源信息全面公开倡议”。倡议发布后,环境保护部于同年7月印发《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试行)》和《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监督性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试行)》。两个试行办法规定,企业需要通过网站、报纸等便于公众知晓的方式公开自行监测信息,并要求省或地市级环境保护主管部门统一建立公布平台,每2小时发布废水自动监测值,每1小时发布废气自动监测值。

  通过对120个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状况进行年度评价,马军看到了可喜变化:山东、浙江等省的在线监测平台已经基本实现小时公开;宁波、北京等重点城市的日常监管信息发布开始趋向系统化;环评报告全文公开已经在北京、天津、盐城等42个城市得到落实;山东、湖南等地环保部门利用微博等与公众展开互动。尽管评价结果显示,上百个重点城市的监管信息仍待进一步公开,但是在污染源数据实时公开和环评报告全文公开方面取得的重大突破,坚定了马军沿着蓝天路线图继续迈步的决心。

  马军说,中国的环境保护受制于三大难,即环境执法难,环境诉讼难,社会监督难。由于这些问题均涉及深层次体制变革,不可能一蹴而就,面对迫切需要应对的环境危局,扩大环境信息公开,是积极且稳妥的切入点。

  2013年12月,马军团队开始研发“污染地图”(2015年3月上线的“污染地图”2.0版本更名为“蔚蓝地图”)手机APP。在“蔚蓝地图”上,公众不仅可以及时获取所在城市的空气质量信息,还可以随时查看省、自治区、直辖市环保厅(局)企业自行监测数据平台发布的重点污染源各个废气排放口的实时监测数据,包括污染物浓度、标准限值、超标倍数、排气量等,识别身边的“排放大户”。

  马军说,“蔚蓝地图”是蓝天路线图中关键的一步,它通过落实污染源监管信息的全面公开,能够将环境执法的权力放到阳光下运行,突破对污染企业的地方保护,遏制寻租和数据造假行为;能够为环境诉讼提供数据基础,突破举证难的技术障碍;最为重要的,是能够协助公众参与环境决策和管理,将排污企业置于公众监督之下。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林美娟代表:延伸办案抓预防 遏制犯罪很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