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委书记:晋官确实难当 一查就一帮一动就塌方

时间:2015-03-07 08:43:00作者: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经历了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山西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3月6日,山西代表团开放日,定于下午3时召开的会议,会前一个多小时场内就架起了“长枪短炮”。

  在媒体采访环节,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省长李小鹏共回答了8个问题,超过一半的问题都是关于反腐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将“晋官难当”的问题抛给了王儒林,履职山西半年的他坦言:“晋官确实难当。”

  “现在一查就一帮,一动就塌方”

  “山西发生严重腐败问题不是个案,不是孤立的,而是一坨一坨的。”当王儒林用“一坨一坨”形容山西腐败案件时,会场发出了笑声,但他的表情却异常严肃。

  王儒林对山西腐败现象进行了三点总结:一是量大面广。纵向看,从省到市县,甚至乡和村都发生了严重的腐败问题;横向看,煤炭领域是腐败的重灾区,交通、国土是腐败的多发地带,就连纪检监察部门也发生不少问题。省纪委书记、常务副书记,四个班子成员都出了问题,市县纪委书记、还有直接办案的一些干部也出了问题。

  二是集体坍塌。省级干部被查的有7人;在市一级,太原3任市委书记、连续3任公安局长被查;在县一级,例如高平市,两任市委书记、四任市长被查处。

  值得一提的是,在查处太原“城中村”案时,倒查出几十名领导干部,其中一个市局级干部在北京上海有几十套房产,家产过亿元。

  三是严峻复杂。贪腐的数额巨大,动辄几百上千万甚至上亿元,而且有的腐败分子不择手段,比如一个县长,不仅受贿收受礼金,还直接把财政的钱先打到宾馆,从宾馆提取现金装进兜里。这个县长听说从村里收上了文物,就过去挑选了33件,然后直接拿走了。纪委办案时,他还说:“我是县长,你没权力和我说话。”

  王儒林称,党的十八大以后,山西依然有人不收手,甚至去年9月以后也不收手。有个官员去年12月被双规,11月还收受了三亚的房产,被带走调查时,口袋里还装着1万欧元的贿款。有的官员家产已经过亿了,为防止被查还认真分析给他送钱的人当中,哪些可靠,哪些不可靠,向可靠的继续要钱,退钱给不可靠的。

  王儒林说,这说明习近平总书记对当前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说明党中央对山西腐败问题的定性是完全正确的。

  他认为,反腐就要找出发生腐败的根源,“这是关键,只有找到病根,查到原因,才有利于对症下药。”王儒林分析了山西发生严重腐败问题的四个原因:一是党不管党,没有从严治党。二是没有从严治吏,导致权力失控。三是没有拧紧总开关,道德塌方。四是没有从严查处,养痈成患。

  据王儒林介绍,山西省连续14年没有查处市委书记腐败案件,有一个腐败重灾区的市,从2010年到去年9月,连续5年查处的案件只有4个人受处分,移送司法机关1人,而且数额只有5万元。

  “现在是一查就一帮,一动就塌方。我们必须坚持零容忍的态度,老虎苍蝇一起打,坚决把反腐败进行到底,实现弊革风清。”王儒林说。

  晋官难当,为官不易

  去年9月1日,王儒林调任山西省委书记,迄今已半年有余。在回答中国青年报记者“晋官是否真的难当”的问题时,王儒林坦言:“晋官确实难当。”

  王儒林说,党的十八大以后,做官都不容易了。官都难当了,这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30多年所没有的。这是个好事,也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大事。

  王儒林从四个方面分析了“官难当,为官不易”的原因:责任压实了,出了事要问责,要摘帽子;纪律规矩较真了,不是“稻草人”“橡皮筋”,犯规要吹哨让位子;工作任务拉清单,完不成要打板子;权力受制约了,要关进制度的笼子。

  “官难当,为官不易,正是十八大以后习总书记抓从严治党的效果。官难当了百姓的日子就好过了。如果当官的都潇洒起来,借用现在一句时髦的话,都任性了,老百姓就遭殃了,党心民心都散了。”王儒林说。

  在他看来,具体到山西,为官有“四难”。

  第一难是保持安全生产。山西是煤炭大省,每天在地下挖煤和从事煤炭生产的有33万到40万人,而且全国瓦斯量最大的煤田就在山西。稍有疏忽违规操作,就不堪设想。“我们是日夜关注安全生产问题。”

  第二难是改变生态环境。山西是全国自然生态环境最脆弱的省份之一,由于山西的煤多,特别是长期大量的粗放式开采,包括私挖乱采,对自然生态造成了比较严重的破坏,有的地方千疮百孔,尤其是采煤对地下水的破坏是不可逆的,是花多少钱都恢复不了的。山西省情的突出特点就是缺水,少到什么程度,山西水资源总量只有全国的0.4%,山西的人均水资源量只有全国的17%。山西的人均水供应量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可以说,山西的农业化、工业化、城镇化,甚至人民群众的生活用水都存在突出问题。

  第三难是破解资源诅咒难。山西“一煤独大”,就好比一个人一条腿走路,既走不快,也走不稳,有时可能跳跃一下,跳得不高,也难以持久。“我来了以后,了解到几届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视调整转型,也取得明显成效,但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摆脱‘一煤独大’的局面,而且又出现了民生等立体性的困境。”

  第四难是治理塌方腐败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也不是一日之功,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别是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包括在腐败地方选人用人,都有特殊的困难和问题。

  “不能今天提上来,明天又抓进去了”

  在王儒林看来,所有的腐败中吏治腐败是核心性的腐败,对党的肌体杀伤力最强,老百姓也最痛恨。“山西要反腐败,必须刷新吏治,关键在选人用人。”

  但他坦言,山西在发生严重腐败、诸多案件又没有办结的情况下,如何选人用人,防止“带病提拔”很难。“现在山西省管干部空缺近300名,如何选人用人是我们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

  据了解,山西目前空缺3个市委书记、16个县委书记、13个县长。“这些岗位不能长期空缺,但也不能今天提上来了,明天又抓进去了,我们一直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王儒林说。

  王儒林举例称,在腐败重灾区的一个市,省委采取很多办法找能做县委书记的人选。省委组织部直接谈话的有622人,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一个名单。但位列名单第二名的人半个多月后就被抓进去了,还有一个也比较靠前,他自己也自荐,说绝对没腐败问题,在听取各方意见时,推荐他的也不算少,可这个人也在一个月内被调离了。

  “腐败分子确实具有隐蔽性、两面性,我们在缺位这么多干部的情况下,如何防止‘带病上岗’是一项艰巨复杂的事情,但这个事情躲不开,也绕不过。”王儒林说,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山西先后召开了7次座谈会,形成了3个操作性较强的文件,包括“三个一批”、如何选用县委书记、省级干部动议酝酿议事规则等。

  据了解,山西省委组织部近期公示了数位拟任县委书记人选的名单。对此,王儒林介绍,这是“我们第一次调整提拔领导干部,一定要千方百计地在腐败重灾区发现好干部,并且把好干部用起来,这将是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重要的用人导向,过去是‘劣币驱逐良币’,现在就是把‘良币’找回来,用起来”。

  本报北京3月6日电

[责任编辑:安伟光]
下一篇文章:环评市场乱象丛生 环保部重拳整治"红顶中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