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新田县副检察长陈运周:用生命镌刻检察誓言

时间:2014-12-17 09:11:00作者:何青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追记湖南省新田县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陈运周 

图为陈运周同志在办公室查看资料。

  与贪腐分子斗智斗勇,20余年矢志不渝,敢于碰硬,查办了一批有影响的大要案件;与癌症抗争,2年经历了十余次化疗,仍坚守办案一线,弥留之际念叨的是未结的案件…… 

  病魔最终吞噬了他的生命。盛夏时节,地处湘南的新田县城却弥漫着肃穆与哀戚。当地百姓涌向街头,送别这位沉睡的反贪勇士——新田县检察院原党组副书记、副检察长陈运周。 

  活着,他树立了一面旗帜;倒下,他铸起了一座丰碑。 

  “非科班生”蜕变为行家里手 

  1986年,21岁的陈运周从零陵商校计划统计专业毕业,分配到新田县检察院从事会计工作。1990年,从办公室调整到反贪局工作。 

  如何快速熟悉反贪工作,掌握办案业务?陈运周全身心投入到了专业知识的学习中,像海绵一样汲取大量的办案知识和技能。 

  除了“啃书本”,陈运周在实践中摸索出了不少办案的诀窍。每办一个案件,他都要写办案笔记:既总结成功的经验,更有对案件深刻独到的剖析。他二十余年来写的近百本工作笔记,被同事们奉为“办案宝典”。 

  “没有办不下去的案子,没有破开不了的口供。”在陈运周看来,查办案件前要掌握了解犯罪嫌疑人的社会背景、职业状况、兴趣爱好和个性特点,从中找到案件突破口。 

  2008年,陈运周接手查办永州市公路局项目办主任黄某受贿一案,经初查黄某涉嫌受贿5万元。陈运周通过分析排查,并对其工作、家庭、交际圈等等情况进行调查,认为存在权钱交易的可能性较高,不可能仅有受贿5万元一事,于是决定扩大侦查范围。办案干警深挖一个星期,最后将黄某受贿金额锁定在48万。 

  1998年,陈运周被省院授予“全省优秀侦查员”称号;2002年被评为湖南省优秀检察干部,并记二等功;2011年在全省反贪业务技能大比武中,陈运周夺得笔试、面试两项第一名,是永州市反贪战线的“全能标兵”。 

  这些年来,陈运周不仅从一位非法律科班出身的财会人员,成长为一名全省反贪业务工作的行家里手,而且带出了20余个徒弟,其中不少已经成为省市检察院的办案骨干。 

  “要对得起身上这身检察制服” 

  作为全省反贪侦查人才,陈运周多次被抽调参加中纪委、国家安全部、湖南省人民检察院组织的专案调查侦查工作。 

  2003年,陈运周被抽调到省检察院,参与办理湖南省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某受贿案。 

  在案件初查过程中,陈运周发现新田县委分管政法、农业的原副书记蒋某,县委原副书记兼新田县卷烟厂厂长刘某涉嫌贿赂犯罪的线索。二话不说,他立刻向专案组领导作了汇报,并积极配合市院开展初查工作。 

  蒋、刘二人不仅是本地人,还是陈运周的上级领导。在办案中,不少人为他们说情,要陈运周手下留情;有人提醒他要考虑后果,为自己留点退路;还有行贿人公然提出,要花五千元钱请人砍他一只手,花一万元钱挖他一只眼睛。 

  一时间,压力聚集到了陈运周和办案干警身上。陈运周鼓励办案干警:“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要勇往直前,对得起身上这身检察制服。” 

  顶着压力,陈运周和干警们集中精力收集、固定证据,最终使蒋某、刘某受到刑事惩罚,通过深挖,还一举查办了原烟厂供销科长曹某、质检科长骆某等受贿案件。 

  参加反贪工作20余年来,陈运周办理案件270件310人,挽回经济损失6800余万元。 

  “约法三章”:患病不下“火线” 

  2012年7月,感到身体不适的陈运周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鼻咽癌。当时,新田检察院与永州市纪委联合办理的一起处级领导干部违纪案件,正处于突破攻坚阶段。作为办案的主要骨干,陈运周选择了暂时隐瞒病情,坚持参与审讯。 

  8月底,案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陈运周回到单位,向新田县检察院检察长蒋长春报告了病情。 

  蒋长春还记得,陈运周把诊断结果告诉他之后,要求“约法三章”:不要告诉家人,以免他们担心;不要告诉同事,以免分散他们的办案精力;也不要把他当做一个病人。 

  第二次化疗回来,妻子看到陈运周化疗后的“黑脖子”,几番追问,才知道陈运周的病情。 

  2014年4月,陈运周的徒弟、新田县检察院干警邓艳雄带领一个小组赴长沙取证,但进展不理想。正在广州军区总医院接受化疗的陈运周得知此事,当即表示,第二天化疗一结束就乘高铁赶往长沙,帮他们协调取证。 

  当天下午,邓艳雄准时来到长沙高铁站等他的师傅。“我接到他足足打了5个电话,有两个电话我与他的通话距离只有20米。”邓艳雄说,他当时跟陈运周分开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竟无法辨认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他跟随了十余年的师傅——彼时,陈运周瘦骨嶙峋,面色苍白,整个脑壳都是光秃秃的一片。 

  第二天,经过陈运周协调相关部门和单位,仅用两天的时间,小组就顺利完成了取证的工作任务。 

  尽管医生多次叮嘱要好好休养,陈运周仍在治疗的间隙回到了单位:“在家根本坐不住,还是回到单位心里最踏实。” 

  “干这一行就不要想发财” 

  长期从事反贪工作,不少关系、人情主动找上门来。陈运周给家人提出了一个“三不家规”:不收受任何人的礼物、不在家里接待除了亲属以外的客人、不借用陈运周的名义在外办事。 

  2011年9月,陈运周的父亲去世,不少单位和企业老板前来吊唁。事后,他把收到的5万元礼金全部予以退还。 

  “我们自己不过硬,我们就没有资格查别人,更没有底气查别人。”陈运周经常告诫自己和身边的干警:想发财就不要干这一行,干这一行就不要想发财。 

  陈运周患病后,高额的治疗费用让这个原本清贫的家庭举步维艰:妻子下岗,为补贴家用,卖过盒饭,帮人看过店铺,至今没有一分正式工作;房子是上世纪90年代修建的集资房,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屋顶还经常漏水…… 

  得知陈运周患病,一些有求于他的人闻讯纷纷带着补品、红包来看望他,陈运周一概严词拒绝。 

  2014年8月,陈运周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年仅49岁。为治病,家中还欠下近30万元的债务。 

  在儿子陈扬炎看来,父亲的精神,是留给他的最宝贵的财富。 

  (见习记者 何青/正义网)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北京规划委:地下隧道每150米应设一消防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