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检察机关电子数据取证"大练兵"活动结束

时间:2014-09-22 23:13:00作者:高鑫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全国检察机关电子数据取证“大练兵”比赛的上机操作考试现场。刘勇 摄

  正义网北京9月22日电(记者 高鑫)全国检察机关电子数据取证“大练兵”活动今天圆满结束。经过选拔和密闭培训,来自29个省份的149名检察技术人才汇聚京城,通过上机操作和理论考试,角逐出了检察机关电子数据取证十大业务“标兵”和二十位业务“能手”。 

   唯一女“标兵”:微笑否认是“学霸” 

  北京市检察院史亚平是十位业务“标兵”中唯一一位女性。她告诉记者,她本是学计算机的,毕业后在一家研究院工作几年。直到去年7月才进入检察院技术处工作。 

  “之前的工作跟电子数据取证有关吗?”对于记者的疑问,史亚平回忆着说:“关系不大,但都是计算机类,底层基础一样。当时我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因为电子取证发展特别好。另外,我们搞电子物证的团队特别好,自己进来后学到许多东西,成长特别快。” 

  史亚平介绍,参加此次“大练兵”比赛前,她们还进行了集中培训。“一大类是法律方面的知识,因为这次考试涉及到刑诉法、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及实验室建设规则,这些是理论部分。刑诉法把电子数据作为新的证据种类加进来。另一类是实际操作,日常练习中,大家有问题可以互相交流、探讨。” 

  谈到工作转变后的差别时,史亚平说,之前从事的工作是科研研究,现在从事的电子数据取证工作,一方面需要技术,必须熟悉软件操作,另一方面,也需要开阔的思路。 

  史亚平坦言,自己从事的电子数据取证工作中女性比较“小众”,“学计算机专业的女生较少,而且搞侦查破案,男生的逻辑性稍强一些,但我觉得,主要还是得看你感不感兴趣,想不想去做,我觉得这个有意思,也想去研究。” 

  据了解,此次考试分为上机操作考试和理论考试。在上机操作考试中,除了一张纸质卷子,每位选手还领到7G大的电子数据送检材料。“相当于让你从3万个文件中找出对的那20个文件来。”一位负责出题的老师说。 

  聊起此次比赛的考试试题,史亚平说,题的难度比较合适,考点很全。当被问到“以前是不是学霸”时,史亚平微笑着否认。 

  “程序员”的华丽转型 

  “如何才能从一名程序员、技术员,转型为电子数据鉴定和取证人?”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最高检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技术管理处处长程剑峰说:“大家对这块比较关心,许多人都问。基本条件是大学毕业,最好是学计算机相关专业,在拿到相关资格证书之前,要经过专业培训并有参与案件协作的经历。” 

  在此次“大练兵”中获得业务“能手”称号的刘政,1980年出生,现是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技术处干部,拥有电子数据领域鉴定人资格。刘政大学学的是计算机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2004年调入检察院,刚开始从事院里的检察信息化建设。 

  刘政说,2006年,他参加北京市检察院组织的电子物证相关培训班,对电子数据有了浅显的、感性的认识。2008年底,他又参加了相关培训,对电子数据领域慢慢熟悉起来。从2010年开始,在北京市检察院的组织下,北京市各个基层检察院逐步开展电子取证工作。 

  “检察院对电子证据鉴定和电子数据取证的需求正逐渐增大”,刘政举例介绍,2011年,他参与取证与鉴定的案件有十多件,2012年案件数上升为30多件,2013年达70多件。 

  在刘政看来,电子数据鉴定和取证业务的前景非常好。“从办案部门角度来看,由于信息技术发展、人们对数码设备的依赖、办案部门对计算机认知程度提高,电子数据取证的需求会更大。” 

  揭开电子数据取证工作的神秘面纱 

  据悉,此次“大练兵”活动参加者,绝大多数是80后,仅一少部分是70后,平均年龄在33岁左右。 

  刘政说,对熟知计算存储管理、文件系统管理方面知识的人来说,并不会觉得电子数据取证很神秘。 

  谈到工作状态时,刘政举例,在去年协助的一个涉嫌贪污案件电子数据取证中,由于案件还处于侦查阶段,办案人员送来的检材包括U盘、移动硬盘、存储卡共43个,5台笔记本电脑,17台台式电脑。在确保不破坏检材原始性的原则下,一个电脑硬盘,从复制、检索到查找、分析,整个流程下来得花费一天半。他处理所有检材共花费20多天时间,最终找到近百份相关文件。 

  “若委托取证部门知道明确目标,数据鉴定工作目的指向性会更强;若只想从其中找到一些线索并加以分析,这无异于大海捞针。”刘政说,工作的挑战性就体现在此,因为要面对海量信息,从中筛选出线索,过程比较枯燥,若是找到一些有价值信息,并能将其整合,就会很有成就感。 

  在刘政看来,取证人员还要有侦查意识、证据意识。因为现在更多案子是处理检察机关自侦部门移送过来的检材,“这时你像一个侦查人员,要想找到一定线索,就得站在嫌疑人角度去还原现场。” 

  他也遇到过另一种情况,费了很大功夫,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因为电子取证,得到的必须是客观的、不带任何个人色彩的线索。” 

  “大练兵”以练促学的目的赛前已实现 

  修改后刑诉法把电子数据作为证据的一个种类,它在检察机关的职务犯罪侦查应用中越来越广泛。 

  程剑峰说,反贪部门办理案件时,常会将扣押的电脑、移动硬盘、手机等移送过来,办案人员急需从中发现有价值的线索或直接证据。随着工作量增加,检察机关的电子数据取证工作发展非常迅猛,特别是在2009年最高检举办“两化” 建设之后。此次举办“大练兵”活动,是想以此促进全系统干警的学习热潮。 

  许多干警反映,从今年7月下发通知,到今天正式比赛,两个月时间里,他们所学到的东西,比以往3至5年里积累的知识还要多。“这样来看,此次活动要达到的目的,其实在比赛前已实现。”程剑峰说。 

  今年以来,最高检技术信息中心为加强检察技术队伍素质能力建设,制定下发了《2014年检察技术和信息化培训计划》,开展了大规模的轮训工作。截止目前,举办检察技术各专业培训班14期,培训专业技术人员1300余名。 

  据了解,最高检下一步将从推进电子数据“云平台”功能的全面应用,加大技术人才引进和培训力度,加强办案力度、提高实战水平等方面,来强化检察机关电子取证工作。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最高检:统筹处理案件公开与保护公民个人隐私的关系
下一篇文章:最高检:统筹处理案件公开与保护公民个人隐私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