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绝贿选:完善人大代表监督制度

时间:2014-07-08 06:50:00作者:黄红平 王连花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去年年初,湖南省衡阳市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人大贿选事件。在这次选举中,当选的76名湖南省人大代表中,56名存在“送钱拉票”行为,68名大会工作人员和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收受钱物,涉案金额高达1.1亿余元。《人民日报》多次发表评论,谴责这是一次“涉案人员多,涉案金额大,性质严重,影响恶劣”、“严重的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违纪违法案件”。2013年12月27日至28日,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召开全体会议,公告称对以贿赂手段当选的56名省人大代表,依法确认当选无效。至今,案件还在进一步处理当中。  

  其实,衡阳贿选事件在我国并不是单一事件,自上世纪90年代以后,这类腐败现象在我国有蔓延之势,阻碍了中国民主政治的推进进程,暴露出地方人大选举制度的设计缺陷,也引发人们对地方人大选举制度改革和完善的反思。 

  贿选是政治生活的“毒瘤” 

  地方人大的贿选本质是金钱政治、权钱交易,是政治腐败的一种。“权钱交易”分为两种情况,即以“以权力换取金钱”和“以金钱换取权力”。“以权力换取金钱”是当前我国政治腐败的主要类型,而贿选属于第二种,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以钱买官”。 

  这种以“权钱交易”为本质的贿选行为无论给国家,还是给人民所带来的危害,都是极其严重的。  

  其一,败坏了政治民主风气,恶化了社会的政治生态环境。其二,妨碍了选民投票意向的准确表达,损害了人民的根本利益。其三,动摇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合法性地位,削弱了党和政府的政治威信。其四,通过“贿选”途径非法获取政治资源的人大代表,为收回贿选成本,上台后可能大搞政治腐败,从而形成“贿选腐败——上台——加剧腐败”的恶性循环,国家和人民将付出更大的代价。可以说,人大贿选是当前我国政治民主化进程中的一颗“毒瘤”。 

  制度不完善是根本原因  

  导致地方人大贿选现象出现和蔓延的原因很多,既有人大代表自身的原因,也有复杂的社会、文化原因,而其中,制度有缺陷是最根本的原因。  

  候选人的提名制度不合理,导致一些人苦心钻营。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明确规定:“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选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中,由选民或社团所提名的候选人往往不被重视,“人民选票千万张,不如领导嘴一张”,这种集中专权,由上级说了算的推荐方式,极易导致一些没有其他途径获得候选人资格的人采取向上级行贿的方式达到其目的。  

  竞争机制不健全,正当的竞争途径不畅通。不仅差额选举的原则未被切实地贯彻,而且,正当的竞争途径未被明确,如未规定候选人可以通过演讲、海报宣传等方式宣传自己,使选民在了解候选人的政治背景、政治主张、政治能力及政治品德等基础上,选出心目中的理想人选。如果正当的竞争手段不被公开使用,就容易导致一些人使用暗箱操作、不公开、不合法的竞争手段进行贿选。  

  监督机制不完善,选举过程缺乏有效控制。据报道,衡阳贿选案之所以曝光,不是因为在选举过程中被同级人大主席团或上级人大纪律监督部门发现,而是因为一名未被选上的人大代表检举。这就说明,在选举过程中,是缺乏健全的监督机制的。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缺乏专门的监督机构。我国具有监督人大选举权力的部门较多,既有国家司法机关,也有国家行政机关,甚至也包括党组织,如党委、党的组织部门、纪委等。从表面上看,这些机关构成了一个较庞大的选举监督体系,但实质上,由于监督部门多,分工不明确,它们之间相互推诿、各不关心,容易留下“都管都不管”的监督死角。  

  处罚机制不健全,人大代表贿选行为难以得到有力惩处。处罚要遵循一定的法规。当前我国的选举法存在对贿选的界定不明确,对贿选者的责任认定不全面、对贿选的处罚力度不大和没有威慑性的问题。更为重要的,相关法律只规定追究“行贿者”的违法行为,给予必要的行政处分或刑事处分,对“受贿者”的责任没有明确规定,这样就形成包容贿选的一个巨大的法律漏洞。  

  因此要完善相关制度,在当前全面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推进地方人大选举制度的改革。 

  推进地方人大制度改革的建议  

  要杜绝地方人大贿选现象,要把从源头上遏制、从过程中监管、从问题上问责三者相结合,建立防范和治理人大贿选现象的系统屏障。既要在源头上,建立规范的代表候选人申请和提名制度,使代表们有参与选举的正当途径,也要在选举过程实行机构监管和人民监督,使贿选无处遁形,更要在发现问题后,严肃查办,加大惩处力度,给不法分子以震慑力。  

  建立规范的代表候选人提名制度。针对当前选举提名中领导“一言堂”的问题,要扩大选民和代表联合提名候选人的比例,保障他们推荐的候选人占大多数;坚持选民提名优先,打破政党、团体优先提名的做法,使选民提名的代表受到更多的重视和关注,从而从源头上保证有参与选举意愿和能力的人,能够通过正常、正当、合法的途径谋求自己的政治地位。  

  在选举中引入竞争机制。“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通过正当的竞争手段拉选票总比暗箱操作高尚得多。这就要求切实保证差额选举的落实到位;同时,在选举中,建立竞争性的候选人介绍制度。如创造条件让候选人与选民或代表直接见面,让候选人发表简短的演说,回答选民的提问,通过电视、广播、新闻媒体、报刊杂志、电脑网络等方式让候选人参与竞争,达到介绍自己、推荐自己的目的。  

  完善人大代表监督制度和罢免制度。如建立专门的选举监督机构,明确其权利和职责,使其真正地发挥监督作用。建议让一部分机构人员负责选举过程中的巡逻,一部分机构人员受理各种选举诉讼。可以在选举现场,或者机构驻地设置诉讼信箱,接受群众或选民的投诉。同时,鼓励群众通过网络揭发,向监督部门或者上级部门举报等方式对选举进行监督。  

  加大惩罚力度,给“贿选”以威慑力。不仅对于行贿者,要加强其责任认定,如取消其代表资格,情节严重者,给予一定刑事处罚;也要对受贿者加强责任认定,如收受财物者,责令其退回,数额巨大,情节严重者,按受贿罪论处,给予一定的刑事处罚;同样,对于中间人,也要加强责任认定,特别是团体化、组织化的“贿选”行为,可以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对贿选责任者也可以参照刑法设置“罚金”,对贿选者处以一定数额的“罚金”。  

  总之,针对地方人大贿选这一政治毒瘤,党和政府要找准制度病根,对症下药,推行地方人大选举制度的改革和完善。当然,地方人大选举制度的改革和完善是一个较长的历史过程,不能一蹴而就,不能搞“休克”疗法,而应该同任何方面的政治体制改革一样,“坚定信心,凝聚共识,统筹谋划,协同推进”。  

  (作者系南通廉政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共湖南省委党校讲师、博士)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李克强:牢记历史教训才能开辟未来永葆和平
下一篇文章:后陈经验:"为民做主"到"由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