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楚州中医院原院长获刑7年 医疗系统"潜规则"引关注

时间:2014-06-19 10:43:00作者:欧阳飞 樊离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孟亚祥在庭审现场

  孟亚祥在任期间建起的医院病房大楼

  孟亚祥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深感后悔。但他又说,回扣的钱不拿白不拿,这是整个医疗行业普遍存在的“潜规则”,自己很冤。 资料图片

  2011年夏天,一个晚霞满天的傍晚时分,在江苏淮安一个普通的居民楼里,江苏省淮安市楚州中医院原院长孟亚祥一家三口正幸福地围坐在一起。这天,是孟亚祥正在某著名大学上学的女儿20岁的生日。许完心愿后,女儿拿起刀,刚准备切蛋糕,突然,一只苍蝇“嗡嗡”地飞来,一头扎到蛋糕上,被牢牢地粘住,拼命地挣扎。

  女儿见了,指着苍蝇,很幽默地对爸爸说:“老爸,你看,这只贪心的苍蝇,也想吃蛋糕呢,结果被粘住了吧!你们当干部的,一定不能贪心,要小心哦!”女儿的话,引起一家三口哈哈大笑。

  没有想到,女儿的话竟一语成谶。2013年4月22日,楚州中医院突然传出爆炸性新闻:孟亚祥被司法机关带走调查了!谁能想到,女儿20岁生日上说的一句玩笑,两年后竟变成现实,孟亚祥真的成了那只被粘在蛋糕上无法逃脱的“苍蝇”。

  临危受命烂摊子医院快速崛起

  1968年出生的孟亚祥,1989年8月从一所中专类卫生学校毕业后,靠自己的勤奋努力,先后获得医学本科及研究生学历。由于业务过硬,工作勤奋,做事有魄力,孟亚祥颇受上级领导的赏识。1996年3月,不到三十岁的孟亚祥,便成为一家乡镇医院的院长,并不负众望,很快使这家全区落后的医院成为全区的先进医院。

  2008年3月,孟亚祥临危受命,被调任一家烂摊子医院———淮安市楚州中医院担任院长。楚州中医院是一家拥有400多名职工的大型综合性医院。但由于地理位置相对偏僻,加之医院设备老旧,病床紧张,人心涣散等多种原因,医院经济效益很差。孟亚祥到任时,职工8个多月的绩效工资无法兑现,很多药商拒绝为中医院供药,部分职工甚至到政府上访,要求解决中医院的生存困难。

  面对这样一个满目疮痍的医院,孟亚祥没有退缩,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上任第四天,孟亚祥召开了全院职工大会,和职工交流三个多小时,听取职工心声,描绘了医院的愿景,确定了发展是医院生存的第一要务,赢得了职工的热烈反响,会上掌声不断,职工信心大增。

  经过充分调研论证,孟亚祥认为,要想提高医院信誉,赢得老百姓的认可,首先必须更新医院的医疗设备,改善医院的医疗条件。于是,在孟亚祥的带领下,楚州中医院通过职工集资、社会融资等各种手段,先后为医院购买了1000多万元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斥资近一个亿的资金,新建了一栋十几层的病房大楼。经过几年努力,医院的医疗条件大大改善,职工积极性大幅度提高,楚州中医院的面貌发生巨大变化,经济效益逐年提升,出现了多年未见的繁荣景象。

  就在医院各项工作风生水起的时候,孟亚祥却被司法机关带走。

  随波逐流被“潜规则”拉进深渊

  多年的不景气,使楚州中医院欠下1400多万元债务。孟亚祥上任伊始,就迎接了一拨又一拨要债的人,其中就有南京某医药公司淮安地区的大客户部经理季军。

  在孟亚祥调任前,楚州中医院已经欠下季军公司100多万元债务。孟亚祥上任后,季军多次找孟亚祥要拖欠的货款,但孟亚祥一直以没有钱为由不予还款。

  为了增加利润,季军和公司领导商量后,决定找孟亚祥商谈,能否将中医院的药品托管给自己的公司(就是将中医院所需的药品全部由该公司采购配送,医院不再从其他地方采购药品)。但是,季军和公司马总先后两次找孟亚祥商谈此事,都被他当场拒绝。

  碰了两次壁后,马总就和季军商量认为,看来必须先给孟亚祥一定的承诺。几天后,季军单独来到孟亚祥办公室:“孟院长,如果你能同意将中医院的药品托管给我们公司,不管药品销售如何,我们每月将给你5000元回扣。你也知道,药品回扣是行业潜规则……”听季军如此一说,孟亚祥态度有所缓和,但是说这个事情要向上级领导汇报。

  一周后,季军再次去找孟亚祥。孟亚祥说,上级领导已同意中医院药物托管了。几天后,季军公司和中医院正式签订了托管合同。从2008年6月,季军所在公司开始托管中医院的西药供应了。

  药物托管了,就要兑现承诺了。季军和孟亚祥商量,能否让他安排亲戚到公司上班,每月5000元的好处费,就以工资的形式支付,去不去上班都无所谓。孟亚祥听了,觉得这样比较妥当,几天后便安排在家待业的妻弟到季军公司开车。

  2008年年底,孟亚祥的妻弟不愿去公司上班了。季军决定,还是自己直接送钱给孟亚祥。此后,每到月底,季军便会按时来到孟亚祥的办公室,将5000元“好处费”奉上。2011年12月,因中医院的药品销售额比刚托管时增加了近10倍,季军主动将给孟亚祥的回扣增加为7000元。

  见西药被托管,负责代理中药的某医药公司的销售经理刘戈找到孟亚祥,提出想要包干楚州中医院的中药材配送。2008年8月,在孟亚祥的过问下,楚州中医院的中药材开始由刘戈一家配送。为表感谢,刘戈每年中秋节和春节到来前,都会分别送上3000元和5000元回扣。在中医院销售的中药材用量大的时候,刘戈则会主动追加5000至1万元的“年终奖”。

  孟亚祥决定大规模更新医疗设备的消息传出,医疗器械代理商陈锋找到孟亚祥,提出每台设备购买后按器械价款的5%给予拍板人好处费,并说全国“行情”都这样。听了陈锋的话,孟亚祥说自己心里有数。

  不久,楚州中医院从陈锋那里采购了一台数字影像系统。2008年9月,陈锋给孟亚祥送上4万元。

  随着楚州中医院采购医疗设备不断增加,孟亚祥的胆子也越来越大。据统计,孟亚祥担任院长的5年里,先后采购了数字影像系统、核磁共振仪器等价值1200多万元的医疗设备,孟亚祥先后获得好处费近63万元,其中从南京某公司购买的价值380万元的核磁共振机,孟亚祥就一次性收取了20万元好处费。

  追悔莫及“潜规则”岂是挡箭牌

  2013年3月初,根据群众举报,淮安区检察院先后对该区多名医生涉嫌受贿问题立案调查,剑指医疗系统“潜规则”,在医疗系统引起强烈震动。

  孟亚祥陷入极度惶恐之中。他还特意组织医院相关人员进行自查自纠,并带头退出5万元。

  孟亚祥也曾想退出收取的全部赃款,但是这些钱全部被他投进股市,且已经被套牢。如果退赃,就要忍痛“割肉”。而且,孟亚祥担心,一旦自己主动退赃,很可能意味着自己多年来争取来的地位和荣誉将毁于一旦。他每天通过各种渠道,多方打听消息,祈祷这场反腐风暴不会波及到自己。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淮安区检察院掀起的这场反腐风暴,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多名涉案医生和医院管理人员纷纷被带走接受调查。孟亚祥内心的惶恐也越来越深。每天上班,他都精神恍惚,无心做事。一天晚上,孟亚祥在医院里徘徊,当他走到灯火辉煌的病房大楼前,看着自己辛苦操劳盖起的大楼,想到在盖楼期间曾多次拒绝建筑商的贿赂,紧抓病房楼质量不松懈,而自己却因为从众心里,被行业“潜规则”腐蚀,犯下难以弥补的错误,悔恨的眼泪止不住奔涌而出……

  2013年4月中旬,季军因涉嫌向其他医院的医生行贿被带走调查,并很快交代了其曾向多名医院管理人员及医生行贿的犯罪事实。4月22日,孟亚祥被司法机关带走接受调查。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孟亚祥在交代了收受季军贿赂的事实后,又主动交代了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犯罪事实。

  5月12日,孟亚祥被刑事拘留,5月28日,淮安市检察院决定对其逮捕。

  孟亚祥对自己收取医药代表和医疗器械商巨额贿赂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也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深感后悔。但他又说,他所收取的费用,都是医药代表获取利润的一部分,如果自己不收他们的钱,这些钱就落入了医药代表的腰包,所以,不拿白不拿。这是整个医疗行业普遍存在的“潜规则”,自己很冤。

  但是,在法律面前,行业“潜规则”何等苍白无力!

  检察机关经依法侦查查明:自2008年7月至2013年3月,孟亚祥在担任淮安市楚州中医院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托管和医疗设备采购过程中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共计89万余元人民币,所得赃款被孟亚祥用于股市投资及家庭生活开支。鉴于孟亚祥归案后,积极退出全部赃款,并具有自首、立功等法定、酌定情节,2014年5月14日,淮安区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孟亚祥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

  “在女儿心目中,我一直是她的榜样和骄傲。没想到,在女儿全力冲刺研究生考试的关键时刻,我却被抓,成了家庭的耻辱。如果死能改变这个错,我都愿意……”庭审过后,孟亚祥泣不成声。

  可是,一切为时晚矣!

  (文中除孟亚祥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武丽军] 下一篇文章:评:高举法治旗帜 大力推进依法治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