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火车站诈骗类犯罪高发 冒充车站员工成行骗首选

时间:2014-03-24 14:29:00作者:黄河新闻来源:《方圆》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鼎盛时期,活跃在广州火车站的“背包党”一度达到了2000人左右。随着队伍的壮大,“背包党”甚至敢与执法人员对抗 

  3月2日清晨,广州下起了蒙蒙细雨,气温骤降了许多。虽然天气并不好,但是广州火车站广场上依旧是人流密集,来往的旅客们不时会扭头朝路边的警车望去,闪烁不停的警灯让人感觉今日火车站的气氛不同以往。 

  在火车站广场西边的入口处附近,停着一辆特警作战车,3名特警身穿防弹背心,手握冲锋枪,在车边一字排开,静静地查看着来往的客流,而在广场东面和南面的重要出入口,也是相同的场景。 

  而一队10人的身着迷彩服的武警队伍,则手持95式自动步枪,枪口朝下,在广场中央步行巡逻,在广场周边的马路上,三辆警用摩托车组成了一个车队,以很慢的速度绕着广场来回巡逻。 

  “在广场上,除了武警巡逻外,民警都会以5人为一队,装配六四式手枪巡逻,平时都只是装配警用八大件而已。”在广州火车站工作多年的老刘说,自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暴恐事件后,广州火车站已经全面提升了安保等级。 

  不仅是在火车站广场上,就连从广州站发出的列车上也提升了安保等级,在3月4日晚,从广州火车站发出的往新疆的T38次列车上,列车员和乘警还进行了一场小规模的反恐演习。 

  实际上,从2005年开始,广州火车站就进行过多次反恐演习,不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讲,从广州火车站建立开始并没有发生过一起暴恐事件。“恐怖袭击毕竟还是特殊事件,平时主要还是疏导客流,维护治安为主。”老刘表示广州火车站地区的警力处理的基本都是常态的治安问题。 

  说到治安问题,这一直是广州火车站的一块“心病”。根据广州市公安局公布的数据,早在10年前,2004年广州火车站地区刑事案件立案5142宗,占到越秀区全区的43%,那时网络上最热的帖子就是《安全经过广州火车站攻略》:不吃、不喝、不说、不问、不答、不停、不理、不管,直接走出广场,因为以车站为圆心,1000米以内所有的陌生人都是贼或者歹人。 

  “现在没有那么恐怖了,在最近几年里,每年火车站地区零刑事案件的天数都能达到200天以上。”老刘表示,广州火车站最“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公开的暴力犯罪减少了,更多是隐蔽型的犯罪。 

  最黑暗的年代 

  1958年,经铁道部批准,广州火车站在流花桥附近开工建设,但随后恰逢经济困难时期,车站被缓建,直至1974年整个广州站才全部建成。 

  广州火车站所在的流花桥其实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1000多年前的五代十国时期,广州越秀有一座古老的木桥,南汉宫女早起梳妆时,掷隔日残花于水中,落英缤纷,飘流桥下,故名“流花桥”。不过这个颇有诗意的名字,却因为广州火车站的建立,在以后长达十多年的日子里,成为了广州地区“乱”的代名词。 

  其实流花桥一开始就不是一个理想的选址,因为这个地方本身就非常特殊,它正好处在广州市3个行政区的交界地带。广州火车站广场所在的流花街,属于越秀区;旁边的登峰街属于天河区,矿泉街属于白云区,加上铁路部门,形成3区4方共管的局面。 

  上世纪八十年代,广东东部地区的潮汕人首先来到流花桥,他们先是租用火车站周边地区的档口,经营小本生意,聚集一些资本后,就开始炒火车票。除了倒票之外,那时还鲜有其他违法犯罪现象发生。 

  随着上世纪九十年代打工潮的到来,广州火车站的客流量开始急剧增加,其他违法犯罪事件也开始剧增,偷盗、抢劫旅客的事情常有发生。相应的,火车站广场一开始就实施四区管理的制度,后来的事实却证明,实行分区管理的手段并不合适。广州火车站前30米台阶地段一直以来都是铁路与地方分管的“三八线”,这一块被铁栏杆围起来的地区,却是火车站广场最混乱之地,经常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刑事案件。 

  混乱的原因很简单,很多犯罪分子会利用这条“三八线”。30米台阶线以内,归铁路部门管理;30米台阶线以外,归地方管辖。当地方公安整治火车站广场时,他们就跑到30米台阶线以内;当铁路公安整治30米线以内时,他们就跑到30米台阶线以外。甚至在行窃被发现时,他们也只要跑过30米线,就能避开铁路警方的抓捕。 

  后来的治安情况越发不可收拾,特别是在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在人心惶惶的社会大环境下,盘踞在广州火车站的犯罪分子们组织更加严密,成立了“背包党”公司:数百人背着装有假发票、假车票、酒店介绍和假证件等物的背包,整日游荡在广州火车站、省汽车站、市汽车站和流花车站之间,主要瞄准外地来穗人员,偷、抢首饰、手机、背包,卖假发票,调换假钞,替关系车辆和旅馆拉客。 

  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背包党”暴力化程度越来越严重。据“背包党”成员称,强奸、抢劫、贩卖人口都有人干,导致旅客死亡的事件也时有发生。根据警方公开的资料,2004年5月14日,一辆野鸡车搭客时,因为一点小矛盾,就将乘车的女子推下正在行驶的汽车,致该女子头部着地昏迷,后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鼎盛时期,活跃在广州火车站的“背包党”一度达到了2000人左右。随着队伍的壮大,“背包党”甚至敢与执法人员对抗。2004年11月凌晨,在广州火车站,上百“背包党”成员与保安发生冲突,警察鸣枪才得以制止。 

  隐蔽型犯罪增多 

  广州火车站地区治安情况的急剧恶化,引起了广州市政府的注意,随后开始重点整治。 

  不同于以往运动式的打击治理,广州火车站的整治首先从行政区划调整开始。2005年6月,广州市把属白云区、天河区的矿泉、登峰两街一并划入越秀区,彻底结束了火车站3区4方共管的尴尬局面。 

  此外还在火车站特意增设了2个派出所。广场派出所位于火车站西广场,警力达200人,主要管辖环市路以北、解放北路以西、省邮政大厦以东的广州火车站东西广场治安。而站南派出所则设于红棉大酒店旁的巡警二大队旁,主要管辖省市客运站及其周边道路所形成的汽车站场地区。这两个派出所是没有户籍管理职责的,警务功能包括巡逻、防范和打击违法犯罪活动等,专职负责广州火车站的治安问题。 

  两个派出所的编制民警共304人,这意味着广州火车站广场每100平方米至少有一个警察,加上“打双抢”支队和广场保安,粗略估计当时至少有1500人在为火车站的治安问题服务。 

  在火车站广场,警方推出了“治安网格化管理”制度,8万多平方米的火车站广场被划定为东、西广场两个大片区、十个大小不等的网格。每天至少安排60名警察和保安,采用常态、机动与定位相结合的方式不间断巡逻防控。这一系列举措,被认为是广州火车站地区治安形势取得突破性转变的最根本原因。 

  “在当时来看,这是广州火车站历史上规模最大、效果最好的一次整治。”老刘认为,火车站治安问题自2005年以后就有明显改观,根据广州市公安局公布的数据,2012年火车站地区刑事案件的立案数已经减少到了681宗。 

  “公开的‘两抢一盗’现象很少发生了,但是隐蔽型犯罪却是顽疾。”老刘所说的隐蔽型犯罪更多指的是诈骗犯罪,很多长期混迹在火车站广场的骗子们经常伪装成车站工作人员或者是亲友,对外地人实施诈骗。 

  近些年,警方查处的广州火车站地区诈骗案件表明,火车站地区骗子们诈骗手段并不高明,但是在时间和地点上拿捏得十分到位,加之演技精湛,还是有不少人上当受骗。 

  2012年以来,越秀区法院审理的火车站地区的刑事案件就以诈骗类犯罪居多,有个人单独行骗,也有团伙式作案。 

  冒充车站员工行骗是骗子们的首选 

  “最常见的还是优先进站的把戏。”老刘说,由于这种骗术成本低、数量大,所以是骗子们的首选。最开始的时候,骗子们干的是无本的买卖,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穿着件浅蓝色衬衣就谎称自己是火车站员工,拿支圆珠笔在旅客票上写个“优”字就收费10元,这种生意一度好得惊人。 

  随着铁路部门打击力度的逐渐加大,骗子们的骗术也开始升级,在谎称自己是工作人员的同时,还制作了一种“优先进站服务卡”。这种卡不仅挂着“广铁集团客运服务部”的招牌,印有三个“24小时服务热线”,还在背面的服务承诺中赫然写着“我们以乘客为上帝”。 

  为此,车站在候车室专门安排了两名客运专员做防骗宣传,骗子们并没有就此收手,再次升级骗术,将行骗场所放在了候车厅之外的地方。 

  2012年7月,广州地铁警方就摧毁了一个拉客诈骗集团,这个集团成员有12人左右,他们与东莞、深圳等地的私人大巴车合作,冒充广铁集团的工作人员,以能通过“绿色通道”快速进站为由,向乘客收取手续费,金额一般在40至100元左右。 

  这样的骗局从大巴车上就开始了,乘务员先声称已与广铁集团签订了协议,只要乘客花10元钱购买“联系卡”,到广州火车站后就有广铁员工前来接应带客进站。大巴通常会在距离广州火车站约10分钟路程的环市西路上停车,持“联系卡”的乘客按一人5元的标准被“卖给”诈骗集团,诈骗集团就会带着乘客徒步前往广州火车站东广场。 

  就这样,一批批乘客被诈骗集团带向所谓的“绿色通道”,骗子们将“绿色通道”选在了广州火车站的地铁里。 

  “绿色通道”的第一站是地铁的自动售票机,骗子们会宣称这些是自动验票机,通过他们在这里验票后,就可以直接进站。在警方保留的一段视频资料里就有这样的一幕:骗子将两名旅客拦在地铁自动售票机前,谎称因为和广铁有协议,在机器上可以优先验票,验完后旅客就不需要排队,可以直接上火车,在旅客将车票交给骗子后,骗子会一边假装打电话疏通关系,一边拿着车票在机器前面晃了一下,就告知两位旅客称验票成功,然后收取对方每人100元的手续费。 

  第二站是广州火车站地铁B出口,之所以选择这里,因为通过B口的电梯就能直接进入火车站的二层候车大厅。在骗子们拿到手续费后,便将旅客带到B口,称从这里乘电梯就能直接进站登车。 

  待旅客通过“绿色通道”后才会发现进入的是候车大厅,顿时傻眼,人山人海,一样要排队等候验票进站。由于骗子们一般会选择即将上车的乘客下手,所以此时上当的旅客即使想追究,时间上已经不允许了,只得作罢。 

  “实在太赚钱,所以天天开工。”老刘说这样一个诈骗集团每天至少能骗四五十人,多的时候能有上百人,涉案金额数以万计,每个成员每个月都能拿到四五万元之多。 

  演技派则假扮亲友行骗 

  骗子们除了伪装成车站工作人员外,还会选择假扮亲友,这种诈骗手法更加适合单独作案。 

  “基本都是发生在广州火车站广场的公用电话亭附近,这些骗子以刚下火车的外地女子为作案目标,偷看其在公用电话上拨打的号码。接着用自己的手机打通刚才女子拨打的号码,向她的亲友套取女子的姓名、对方和女子的关系等情况。然后冒充女子亲友的朋友或同事,谎称受委托来火车站接车,骗取女子的信任,让她跟着自己走,途中以种种借口向女子借钱后再伺机‘金蝉脱壳’。”老刘说,这种诈骗手法需要经验和演技,所以能干这个的都是惯犯。36岁的李文强就是其中的高手,2012年利用这种手段行骗了多次。 

  贺小梅(化名)是李文强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位。2012年6月3日,她独自一人从河南老家坐车到广州看望打工的丈夫,在火车站广场上“偶遇”了李文强。 

  当时贺小梅下车后手机恰好没有电,于是就到一个火车站西广场的公用电话亭给丈夫打电话,让丈夫来接她,她随后便站在电话亭边等待,这时一个黑矮瘦小的中年男人,边打手机边向她走过来,还听到他大声说,“你老婆是不是叫贺小梅”,而这个男人正是李文强,在贺小梅与丈夫通话过程中,他一直站在电话亭边在偷听。 

  于是贺小梅就问李文强找的是不是自己,李文强把电话挂了,介绍自己是其丈夫的同事,帮忙来接车的,他还把刚刚打电话的记录给贺小梅看,她看到他手机上显示的确实是丈夫的电话,深信不疑,当下就跟着李文强离开了广州火车站。 

  在路上,李文强就开始飙演技,谎称自己有急事,需要2000块钱,开口向贺小梅借钱,贺小梅认为他是自己老公的同事,就答应了。在将贺小梅身上仅有的400元现金骗到手后,李文强并没有作罢,一直称这些钱不够,直到贺小梅将自己的一张工商银行卡给他,并告诉他密码。 

  拿到银行卡和密码后,李文强让贺小梅在路边等他去取钱,之后便驾车扬长而去,不到半个小时,贺小梅的银行卡就被提取2万元现金,并且立刻消费了1.3万元。 

  2012年12月,李文强再度作案时被车站派出所民警当场抓获,作为一个长期混迹在广州火车站广场的诈骗惯犯,被捕后的李文强很快就向警方交代了一切,在过去一年的时间内,他在火车站广场以冒充被害人亲友的方式接走来穗的外地人,继而骗取手机和银行卡,先后骗了5人,一共获利几万元。 

  广州火车站独特的“优势” 

  近几年来,广州日渐成为国内外来务工人员最多的城市。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及其亲属对城市的了解不够,知识水平较低,是诈骗类犯罪在广州火车站突出的重要原因。 

  但相比1974年才竣工投入使用的广州火车站,1910年始建的广州火车东站虽然是“老前辈”,但治安情况却要好上很多。“关键要看长期呆在火车站的是什么人。”老刘对广州火车站的治安乱象给出了答案。 

  “相比广州火车站,广州东站的乘客无论是社会地位、经济水平、文化水平、自我保护能力都不可同日而语,他们的‘可欺负性’就要低得多。”老刘认为,广州火车站和广州东站的秩序有天壤之别,除了管理上的差距,两地主要聚集人群构成方面的不同也是重要原因。 

  也正是这样,众多骗子才会群集于广州火车站,依靠低劣的行骗手法不断得手。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我们找的大都是那些穿得不是太干净、气质差一点的人,他们刚从农村出来,没见过世面”。 

  不仅是旅客素质的问题,地理位置也是广州火车站犯罪情况相对严重的关键。近年来广东地区新增的具一定规模的火车站只有一座——深圳火车站,但其依然依赖京广线。加上深圳的地理位置不好等原因,旅客到广东仍多取道广州,广州火车站就顺理成章成为珠三角地区的最为重要的中转站。 

  这样一来,在实施犯罪的人眼中,在滚滚而来的南下打工大潮中,广州火车站便有着数不尽的可宰割的“羔羊”。而这是广州火车站相比其他客运站点及外地的火车站得天独厚的“优势”。(文|方圆记者 黄河)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三贩"链条调查 郑州火车站成国内多种犯罪"中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