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将闭幕:让协商民主发挥更大作用

时间:2014-03-11 20:47:00作者:吴晶晶 孙铁翔 胡浩新闻来源:新华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2014年春天,人民政协的又一度盛会,注定被历史铭记——行进在全面深化改革新的伟大征程上,来自各党派团体、各族各界的2000多位政协委员牢牢把握团结和民主两大主题,切实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为改革凝聚最大正能量,写下了协商民主新的一页。

  聚焦改革,增进共识,在充分发扬民主中夯实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政治基础 

  作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召开的第一次政协大会,它肩负着协调关系、汇聚力量、推进改革的历史重任。 

  “全面深化改革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最重要的历史任务、最根本的发展动力,人民政协作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助推全面深化改革,正逢其时、正迎其势、正合其需。”王明方委员说。 

  短短9天里,5次全体会议、8次小组会议、1次界别联组会议、1场提案协商办理会……各种形式的协商平台,为政协委员们提供了充分的畅所欲言、直抒己见的空间。 

  全体会议上,47位委员登上人民大会堂的讲台,发表意见,提出建议;会议期间,5875件提案、数百份书面发言……委员们议政建言,不辱使命。 

  经济界、文化艺术界、科技界、各民主党派……人民政协有34个界别,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具有协调不同利益群体关系的独特优势,为凝聚共识提供了有效途径。 

  3月6日下午,全国政协医卫界别约90位委员就“白色暴力”问题联名向大会递交“紧急提案”,建议将医疗机构列为公共场所进行安保,尽快制定出台《医疗机构治安管理条例》。 

  “这份提案凝聚了医卫界几乎所有委员的共同声音,希望能通过界别提案这种方式,突出最关键的诉求,集中力量解决一件事。”提案牵头人凌锋委员说。 

  尊重多数人的意见,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9天来,政协委员们坚持求同存异、民主协商,努力寻求改革最大公约数。 

  从行政体制改革到惩治腐败,从治理雾霾到互联网监管,从食品安全到收入分配……不管是推进全面深化改革的“大事”,还是与群众切身利益紧密相关的“小情”,委员们议政建言,不遗余力。 

  这些意见和建议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不管是大会发言,还是委员们的分组讨论,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负责同志都到场悉心倾听。 

  “协商民主这条道路,既能广泛发扬民主,又能实现高度集中;既充满生机活力,又富有效率;既尊重大多数人的意愿,又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权利。这是我们的优势。”中央编译局研究员陈家刚说。 

  搭建宽松包容的协商平台,让委员们愿讲话、敢讲话、讲实话 

  3月4日,北京国际饭店,政协文艺界小组讨论现场,争鸣与交锋正在火热上演——“我反对‘文化产业化’。”冯骥才委员毫不掩饰地亮出自己看法:“文化是‘润物细无声’滋养人的,怎能以金钱为目的?” 

  “不应完全反对‘文化产业化’。”靳尚谊委员观点坚定,语气却并不尖刻。他用数字佐证自己的观点:中国文化产业产值占GDP比重不足5%,远远落后于先进国家,国家主张“文化产业化”可以对经济发展起作用。 

  “当然,在经济效益和精神文明方面取得平衡是相当困难的。”靳尚谊委员实事求是地说出了“文化产业化”面临的难题。 

  讨论热烈而不对立、交流真诚而不敷衍、批评尖锐而不极端——这样的场景几乎每天都在政协会议的各个会场闪现。 

  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让委员愿讲话、敢讲话、讲实话——政协提供了这样一个宽松包容的协商平台。 

  “批评是为了建设。在这样的氛围中,大家畅所欲言地发表最真实的观点,对问题的解决确实能起到推动作用。”左东岭委员说。 

  9天时间里,这样一些场景令人印象深刻——“政府工作报告既分析了成绩,还讲了困难,但是不是也能总结一下工作中的失误?”全国政协委员高鸿宾在农业界别分组讨论时直言; 

  “我追问个问题!”小组讨论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向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委员“求解”; 

  互联网金融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经济界别的马蔚华、郭广昌、潘功胜等委员就此展开交锋…… 

  “两会上的意见‘交锋’不是目的,在多元社会现实的背景下,通过具有中国特色的协商民主参与,就决策和立法达成共识才是目的。”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教授褚松燕说。 

  坚持问题导向,充分表达不同意见和各方诉求,不断拓宽协商民主的深度和广度 

  “一些城市或砍树换植,或改河填湖,或削山建城,这些行为有悖自然规律、违背科学精神……类似决策为何得以实施,当认真反思。”8日上午,严俊委员在大会发言中直言政府决策中存在的问题。 

  “近年来我们不但传统产能过剩,新兴产能也过剩……为什么化解产能过剩这么多年来,越化解越过剩?”8日下午,赖明委员在提案办理协商会上就产能过剩犀利发问。 

  开诚布公、直言不讳地提出问题,向来为政协会议所欢迎和鼓励。正如俞正声主席在常委会工作报告中所说:“政协的各种履职活动都要坚持问题导向,实事求是地提出问题、研究问题。” 

  问题,来自忧国忧民的使命感、责任感—— 

  改革步入深水区,面临发展转型的巨大压力、利益调整的诸多矛盾,需要增强合力、凝聚共识、推进落实,作为协商民主重要渠道的人民政协责无旁贷,代表各族各界人士不同利益诉求的2000多位委员肩负重担。 

  问题,来自于调查研究、深入思考—— 

  年近六旬的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带着一张塑料纸,一片毛毡,一件大衣,在北京一个桥洞下的农民工聚居点,与十几个农民工兄弟同吃同住三天,倾听他们的苦怒哀乐。他的提案带着深切感悟,将关注点对准农民工群体精神与文化现状。 

  问题,来自尊重民意、广纳民智—— 

  越来越多的政协委员利用移动互联网,通过微博微信,“晒”提案,征民意。全国政协委员王东林的新浪微博“东林微言”有7万粉丝,他还将亲友按照不同专业领域分为6个微信群,这是他收集民意的主要途径之一。 

  “政协委员履职的过程,其实就是发现问题、研究问题、提供解决问题思路和方法的过程,最终推动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张澍委员说。 

  委员们提出的问题切中时弊,桩桩件件,都是在为破解改革难题寻找科学对策,为群众利益大声疾呼;委员们的许多高论、高见、高招,对党和政府科学决策,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咨询作用—— 

  王光谦委员强调,土地制度改革是当前深化改革中争议最多的领域之一,应尽快明确政策思路,处理好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范围问题。 

  鲍义志委员指出,我国在科研项目的立项、经费分配、评奖等机制上还存在许多问题,应完善科研工作机制提高国家经费投入产出率。 

  何小平委员直言,行政垄断作为权力配置资源的手段严重阻碍经济的健康平衡发展,必须坚决打破行政垄断,确保市场配置资源。 

  …… 

  真知灼见,逆耳诤言,无不折射出协商民主的蓬勃生机和强大活力。 

  “协商民主开启了人民政协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发挥更大作用的新阶段。”王明方委员说。(记者吴晶晶、孙铁翔、胡浩)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严诚忠代表:及时修订法律法规强化环境监察与保护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