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的哥疯狂迷恋打车软件 乘客安全谁来管

时间:2014-02-26 11:03:00作者:新闻来源:昆明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当的哥一边单手驾车一边狂戳手机抢客争补贴时,正因免费而窃喜的你还能放心把生命交托给他吗?

  “补贴大战”不断升级,打车软件最近在昆明人气爆棚。司机与乘客开心拿补贴的同时,昆明的出租车市场正悄然变化。两家打车软件市场红火的背后有无问题?该如何规范市场秩序?打车软件这一新事物能持续红火吗?

  昨日,记者从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局获悉,不久前,该局自主研发打车网站和手机打车软件已经暂停,目前交通部公路研究院正在研发一个新的打车软件,待该软件面世后,昆明将逐步探索将商业化打车软件纳入统一平台。

  新生现象

  市民欣喜

  越打车越省钱当然爱不释手

  在近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国内两大打车软件:“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的竞争已达白热化。各类奖励政策应接不暇,补贴金额一涨再涨,从10元涨到最高20元的补贴,让不少人逐渐迷上打车软件,甚至“出行必备”。昨日,记者发现,“快的打车”与“嘀嘀打车”这两款打车软件已经成为了苹果App Store(应用商店)免费排行榜的前两名。

  在昆明一家企业上班的小马最近出行也开始“离不开”打车软件,每次出行都要用“嘀嘀打车”。“自从用上打车软件以后,一个月的开支中,打车费就少了很多,按每天打两次车来算,返现金额为24元,一个月可省600元-700元打车费。”小马说,“嘀嘀打车”第一单能减免15元,之后最少减免12元,最多减免20元,而且不用在乎次数。 “快的打车”每天最少减免13元/每单,但每天只有两单减免机会。

  “使用‘滴滴打车’软件微信支付之后,在市区短程出行,只需要支付0.01元的手续费,就能打车。距离远的,也减少了很大一笔费用。”对于打车软件,小马爱不释手。

  “快的打车位置定位比较准,但有时会出现网络异常、验证码错误的情况。”对于两款打车软件,小马认为各有优劣,“嘀嘀打车”软件稳定性好,但位置定位不太准确。

  的哥狂欢

  每月多赚3000元换4G手机抢单

  两大打车软件不断升级返现补贴,让昆明的出租车司机也高兴了一把。有着10多年驾龄的出租车司机赵师傅告诉记者,自从安装了打车软件,他空车扫马路的时间少了,收入增加了不少。

  “我装了一个星期接了50单。”赵师傅说,打车软件的操作非常简便,把软件打开后,就会自动显示并播报乘客的订单。只要一点就能接单。接单成功后,一般司机会致电打车者确定位置,乘车结束后,乘客使用此前与银行卡绑定的支付软件,输入付款金额后确定支付,车资便被打进支付软件账户中,出租车司机随后向支付软件方面确认收款并获取补贴。“这比起官方的电召业务好用多了。”

  “我通过打车软件每天能接7单,每天在微信上收到的钱将近100多元。”用了打车软件快一年了的出租车司机吴师傅说,他每月的收入是8000元左右,每天工作近12个小时。使用打车软件每天可多赚100多元,一个月算下来就是近3000元。

  “使用打车软件最大的好处是可以通过手机实现与乘客的直接对接。现在在昆明使用打车软件的司机越来越多,为了抢单,有的司机特地换了4G手机,有的司机则为了抢大单,专门带了移动wi-fi。”吴师傅说,在减少了空驶率和增加收入的同时,他们也在担心出租车安装这样的软件是否违规,相关部门是否会叫停这样的软件。

  电召遇冷

  成功率仅一成没补贴“不待见”

  记者昨日从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局获悉,目前昆明市有60%的出租车驾驶员安装了打车软件。同时官方的电召业务却明显受到冷落。2014年1月,昆明市整月即时电召次数为2673人,其中成功311起,成功率仅为11.26%;预约服务1030起,其中成功617起,成功率为59.9%,这部分乘客群体几乎都以长水机场为目的地。

  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表示他偶尔也会接电召的单,但一个月能成功电召的也就是几次。电召只会在空车的时候发布信息,而打车软件可以随时随地发布信息,使用频率更高。不接电召最直接的原因是因为“没有补贴”。而且使用电召的乘客也很少,在接到电召之后只告诉你打车人在哪条路上,还需要司机自己去找,很不方便。

  问题浮现

  单手开车狂戳手机乘客受惊

  当然,目前受到乘客、司机热捧的打车软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有市民表示,出租车司机在行车过程中使用软件,给行车带来安全隐患。市民王小姐说,她至少有4次在打车快到目的地时,司机未征求她意见,便快速点击手机,抢附近乘客的叫车订单。“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还要‘关心’下单信息,怎么保证行车安全?”王小姐向记者抱怨。

  出租车司机吴师傅称,自己在空车的情况下会抢单,在有人的情况下不会抢单。“这个隐患都是有的,为了看一个手机追个尾什么的都有可能。”

  老年人打车遭“无视”

  由于目前使用打车软件的主要是年轻人群体,也导致了一些不使用智能手机的中老年乘客遭受“另类拒载”。在打车软件风行的当下,很多老年市民反映,打车比以往更困难了。家住西坝路的刘阿姨年近七旬,单位退休后喜欢外出转悠。以前在家门口打车很方便,但是现在她却发现:“有时候会看到空车驶过,怎么招手都不停。”

  一次一个出租车师傅告诉她,那是因为一些司机已经接受了手机预约,路上有人招手也不能载客。出租车驾驶员在享受打车软件福利方面的信用也会受到影响,“好像是投诉3次,出租车师傅就不能使用那款软件了。”的哥张师傅说。

  各方说法

  行业协会:门槛低黑车有机可乘

  “打车软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打车难的问题,但实现了乘客与驾驶员的直接对接。”昆明出租车行业协会会长刘刈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打车难问题,还是应当增加出租车的数量。

  出租车的绝对数量并没有增加,打车软件只是让出租车资源的分配方式发生了变化。刘刈认为打车软件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是,“门槛”太低,黑车也可注册抢单,这样的“出租车”如果出现交通事故,索赔也是个大问题。

  刘刈认为,打车软件的出现方便了驾乘人员,但打车软件的规范管理还应当需要相关部门的介入。

  出租车管理局:不反对,先引导后规范

  “我们的态度是不反对,先引导后规范再发展。”昆明市出租车管理局科技信息科科长徐亚子表示,智能打车软件存在一定优势,也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说软件中的加价行为就与现行的法律法规有抵触,严重扰乱了出租车市场的定价秩序,无形中也增加了乘客的搭车成本。

  “部分不会使用打车软件的市民或者没有使用这种软件的市民,会形成打车难的恐慌,打车更难。脱离了我们第三方的介入,导致监管更难,导致乘客投诉无门。”徐亚子介绍,由于这些智能打车软件无法认证司机的资格,很容易助长非法运营,造成市场的恶性竞争。由于软件都是通过语音呼叫和司机联系,在接单过程中,司机需要不断地低头查看手机、从而也会影响行车的安全。“在交通部出台打车软件的相关指导意见之后,我们将会对打车软件进行规范管理。”徐亚子表示。

  不久前,昆明市出租汽车管理局自主开发了打车网站和手机打车软件,但因为软件存在一些弊端,目前已暂停研发。徐亚子透露,交通部公路研究院正在研发一个新的打车软件,结合了目前市场上30多款商业化打车软件的优点,待该软件出来之后,昆明将逐步探索将商业化打车软件纳入统一平台。

  交警提醒

  行车时有打手机等行为记2分罚100元

  “我们目前已经关注到不少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的这一现象,但由于这一现象还属于新生事物,目前交警部门还尚未出台具体措施。”昆明市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未有因使用打车软件而被交警部门处罚的案例。

  记者也了解到,目前,出租车司机在车辆行驶中频繁使用手机,甚至在车上设置多部手机来使用打车软件。而这种在驾车过程中使用手机的行为其实已经涉嫌违法,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62条第三项规定:驾驶机动车不得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

  “驾驶时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观看电视等妨碍安全驾驶行为的,一次记2分、罚款100元。”昆明交警表示,如因出租车司机使用打车软件导致注意力不集中而引发交通事故,交警部门也将因此追究出租车司机的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李邵鹏] 下一篇文章:媒体谈官员受引诱发生不正当关系 官德缺失集中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