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名学生"本科变专科" 大学成招生机构行骗"靠山"

时间:2014-01-08 07:00:00作者:党小学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原标题:“本科变专科”71名学生欲哭无泪】

位于首都师范大学南门外的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二楼是71名学生上课的教室。

学生出示2011年写有“本科”字样的录取通知书   图片来源:新京报

  最近几天,首都师范大学高等美术教育研究中心(下称“高美中心”)71名学生“本科变专科”事件引发社会关注。这起招生事件中,首都师范大学扮演了什么角色?招生公司是否设下招生陷阱?究竟该谁对此负责?记者进行了调查。

  学历:从本科“暴跌”至成教专科

  虽然与首都师范大学的招生纠纷已圆满解决,回到老家好几天的红梅(化名),心情却久久不能平静。“这些天,脑子里乱哄哄的,接了不少媒体电话。”电话那头,红梅忧伤地说。

  谈起纠纷缘由,红梅的思绪又回到3年前的那个夏天。“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接到一个电话,说可以被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录取。”日后的麻烦,正是从这个电话开始的。

  红梅的70名同学,入学经历大致相似。2011年高考过后,这些没有达到本科分数线的考生接到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致远公司”)的电话,对方称多交学费就能拿本科学历。事后,学生们收到的录取通知书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本科”字样,并没有写成人教育。

  入学条件是,学费每年1.78万元,交齐住宿、学籍注册费等各种费用一共约2.5万元左右,“以为多花钱就能拿到本科学历。”一名被录取的学生这样认为。

  一位学生透露入学前所知道的情况:“他们告诉我,你参加过我们学校的美术考试,但由于你们的成绩差一点,在学生没有招满的情况下,可以扩招,把你们分数差得不是太多的录进来,并给你们发统招的本科毕业证书。”

  入学后,学生们被告知只是学费比统招生高,其他都一样。事实并非如此,这些学生与统招生有明显区别:他们住在首师大校区本部一个家属院的居民楼里,没有学生证和购买火车票的优惠凭证,也不能在图书馆借书。

  2011年10月,同学们发现了问题,入学考试试卷上有“高中起点升专科”字样。“老师答复,你们的专业只能先升专,再专升本。”一位学生说。

  2013年11月,同学们接到一个考试通知,称可以提早拿到毕业证。本科四年,为什么上了两年半就可以拿毕业证?当同学们带着疑问向首师大了解情况时才得知,学校并不知情本科的事情,同学们这才得知招生公司的存在,而且负责教学管理的是公司而非学校。

  今年元旦前夕,央视报道了这一事件,学生们从当初录取时得到的承诺——可以拿到首师大高美中心职业定向培养全日制本科学历,到之后又被告知只能取得首师大成人教育本科学历,到了大二再次被告知学历降为成人教育专科,毕业时间从2015年推迟到2018年。

  红梅告诉记者,经过协商,学生和学校达成协议,学校退还学生3年学费,并给选择留校继续读书的同学每人补偿7万元,给选择离开的同学每人补偿8万元,每名同学大致可以拿到十四五万元。

  “这个协商结果,大多数同学是满意的,不排除有的同学在细节上有意见。但是,这件事情如果继续深究下去,拖得时间会更长,产生的影响会更大,学校怎么处理也难以预测,长拖下去不是办法,只能尽早了结。”红梅说,“学校和致远公司坑害了学生,这是无法弥补的!”

  最终,红梅选择离校。已经回到老家的她说,已经耽误了快3年,不能再耽搁下去,否则损失更大,对自己的伤害也更大。“与其在这里拿一个含金量比不上自考的文凭,还不如尽早回家创业。”

  “希望舆论保护我们受害的学生,毕竟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将来都要回老家,乡里乡亲的知道了很丢人。”红梅说。

  首师大:“我们的名誉严重受损”

  1月3日,记者来到首都师范大学。几经打听,一位同学告诉记者,71名学生上课的地方位于学校南门外的岭南路上。

  记者来到岭南路上,首师大南门外西侧有一栋白色的两层楼,往西几十米就是高美中心的牌子,紧临中心西侧是一道可上二楼的门,上面悬挂着“首都师范大学设计教学楼”的牌子。

  记者首先走进高美中心,几位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前台一位工作人员听说记者采访,表示自己是这里的会计,不清楚招生的事情。另一位女工作人员表示这里招收的是辅修职业培训,不清楚“本科变专科”的事儿。一位马老师告诉记者,他们在这里只负责教学管理,这件事情应向校方了解,校方清楚是怎么回事。

  走出高美中心,记者又从旁边走上二楼,这里正是71名学生上课的地方。二楼有多间教室,仅210教室有几名学生正在上自习,其他教室空无一人。210教室的同学告诉记者,大三(即71名学生)的事情他们不知道。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首师大校内的美术学院,该院党委书记常建勇接受了采访。

  “我们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学校名誉严重受损,经济损失惨重。”一见面,常建勇就倒起苦水。

  常建勇告诉记者,按照规定,学校发出的录取通知书上都有负责老师的签字,没有“本科”字样,而学生们拿到的通知书上有“本科”字样,但无老师签字,“‘本科’是致远公司擅自添加上去的。”

  常建勇认为,学生们拿到的录取通知书的另一个问题是,通知书上的“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公章不是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原章,原章五角星两侧分别有一道横线,通知书上的公章没有横线,而是印刷体。

  在他的办公室里,常建勇向记者展示了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的原章印记。

  他介绍,事件所涉及学生,是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不是通过普通高校招生考试并按计划统招录取的学生。国家在高校招生方面有严格的制度,不可能交钱就能被录取,这是常识。“这些学生,没有一个同学的分数达到当年统招的分数线。作为学生,他们应该是清楚的。”

  “此前,我们并不知道这起事件。”常建勇表示,2013年11月底,学生到学校反映学历降低问题,学校才了解到录取通知书存在的问题。

  常建勇介绍,这起纠纷的起因是,首师大高美中心(甲方)与致远公司(乙方)双方合作办学,2011年7月21日,双方签订了《职业培养课程班培训协议》。按照协议,日常管理由公司负责,教学管理由高美中心负责,部分首师大美术学院老师参与授课,另外从其他学校也聘请一些教师。

  记者看到,双方在协议中约定,通过市场化机制运作,相互配合、发挥各自优势,共同开办职业培育系列课程班培训项目。由致远公司招收学员到高美中心进行二年至四年全日制课程班学习,学习采取2年基础课专业课,1年提高课和1年实训实习课模式,学员学习期满,成绩合格后颁发高美中心结业证书。

  “致远公司违反合同约定,虚假宣传,背离了高美中心的办学宗旨和办学目的招生。高美中心对致远公司的招生过程不知情。”常建勇说。

  从协议中可以看得出,“颁发结业证书”是双方明确约定的,但在后期实施中却“走了样”。

  致远公司:“手续都是学校的”

  常建勇认为,“在这件事情上,致远公司负有全部责任。”

  责任的依据是协议规定的乙方的权利与义务:“提供该项目合法的招生办学信息,保证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和准确性、服务承诺的严谨性;因乙方提供的信息失实而造成的纠纷由乙方承担全部责任。”

  对于“责任”之说,致远公司是否认可?

  记者多次致电该公司,但电话无人接听。记者又按照电话提示语音留言,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该公司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们是合作办学,所有的手续都是学校的手续,如果学校不知道有这事,那它出面处理这事干吗呀,又赔钱又赔款的干吗呀?”

  “首都师范大学做了很多事情,伤害到我的利益,伤害到我的口碑。我建议最好走司法途径。”该公司还表示。

  对此,首师大又怎么看?对于记者“既然认为责任在致远公司,为什么学校还要拿出巨额款项补偿学生,为什么不让致远公司直接赔付学生?”的问题,常建勇认为:“无论是职业培训还是成人教育,毕竟学生们来到了首师大,学校还是本着对社会对学生负责的态度,妥善处理好这件事情。”

  “既然录取通知书上的公章不是原章,就有可能是伪造的,是否涉及刑事犯罪?”记者问。

  “是不是刑事犯罪应由公安部门来认定。”

  “你们报案了吗?”“还没有。”

  “为什么不报案?”

  “目前,首先是做好学生的善后工作,再做后续工作,但起诉对方是肯定的。”

  “补偿的款项起诉能追回吗?”

  “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学校与致远公司签了个备忘录,前期处理先由学校出面。”

  “备忘录的内容是什么?”

  “签备忘录,我没参与,不清楚具体内容。”

  常建勇告诉记者,协议约定5年的合作时间,只招了2011年、2012年两届,现在出了问题肯定不能再招了。

  2012年招收的学生怎么解决?

  他告诉记者,2012年与2011年不一样。2012年只招了34名学生,而且通知书上没有“本科”字样,职业培训是很清楚的,学生对成人教育也是了解的,处理起来相对容易些。“目前,至少书面上是这样的,致远公司在口头上是否进行了夸大宣传还要继续了解。”

  谁的“潜规则”?

  针对此事,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博士在新浪博客上撰写了《全日制本科“变”成人教育专科背后的“潜规则陷阱”》一文。

  文章指出,首都师范大学的声明没有错,其错在于纵容与校方合作的机构,进行招生诈骗,而没有进行及时的防患,学校称,对于招生公司的所作所为,高美中心“不知情”,美术学院也不知情,首师大更不知情。但这不是用“不知情”就可以推脱的,这暴露出学校管理极为混乱,而考生、家长明知没有通过统招渠道录取,却认定可获得全日制文凭,这是相信招生中的“潜规则”。

  熊丙奇认为,按照我国的高考录取制度,全日制变为成人教育专科,这是不可能的。学生录取为全日制本科,是需要参加统一高考、填报高考志愿,按各高校录取计划进行录取的,录取的学生将获得电子注册,其身份不可能被更改。首都师范大学这批学生从“全日制”变成人教育专科,合理的解释是,当初他们根本就没有被录取为全日制学生,而是被忽悠了。

  近年来,夸大宣传招生、欺诈招生、招生骗局屡屡发生。

  2011年5月,媒体报道中央财经大学涉嫌虚假招生百余本科生获专科证。2008年定向培养项目由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主办,按照四年全日制普通本科模式培养。学生学习期满成绩合格由中央财经大学颁发相关专业的学业证书和普通高等院校本科毕业证书(网络教育)。但是,学院后来并不承认这一认可。

  2005年9月,有媒体报道,已经在中国防卫科技学院武汉校区就读了一年的425名本科生被校方通知“从本科转为专科”,而且要重新读一年级;当年入学的艺术类本科生严重突破招生计划,山东省的25个招生指标一下子招来500多人;其他专业新生同样面临这一情况。

  熊丙奇认为,招生机构之所以有恃无恐地行骗,是因为他们找到了大学这个“靠山”,即便出了问题,学校出于“名声”以及某些人和机构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关系,也会出来“擦屁股”。考生和家长,也必须明白,相信潜规则的结果是自己可能掉进潜规则的陷阱,说到底,配合招生诈骗者,某种意义上,既是被害者也是“同谋”——希望以低于录取分数线的分数进入大学,获得和他人一样的文凭。

  对于合作办学的规范,熊丙奇表示,首先应该规范学校与社会机构的合作办学,不能任由学校的任何机构、人员代表校方与社会机构合作,导致合作办学乱象纷呈;其次,学校应该严肃查处所有违规办学,及时公布信息,不能顾及学校某些机构、人员的利益,而对违规办学含混处理。

  红梅和她的同学们受到了伤害,她们不希望再有人上当受骗。结束采访时,她用亲身经历提醒广大考生和家长:一是如果自己的高考分数没有过分数线,哪怕是差0.5分,也不要幻想上统招大学;二是国家教育没有花钱能办证之说;三是接到录取通知书要去有关部门核查真假;四是不要随意相信网站招生;五是分数过了二本线,就踏踏实实上二本,不要梦想上一本,也不要梦想教育机构会对这些学生有特殊照顾。“特别是艺术类考生,更应该警惕。”

[责任编辑:武丽军] 下一篇文章:"沈阳开房门"当事人信息被挖出 官员隐私权边界引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