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观察:逃离还是坚守,这并不是一个难题

时间:2013-11-08 07:40:00作者:高洁 刘宝森新闻来源:新华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今年的11月8日是第14个中国记者节。对喻婷来说,这是她的第一个记者节。像大多数新闻专业毕业生一样,喻婷在几个Offer的抉择中,还是选择做一名记者。

  “选择的过程其实很痛苦,特别是我已经签了一家央企的文宣,要缴纳8000元的违约金才能拿回自己的三方协议。”至于到底是什么促使喻婷最终选择了记者行业,她觉得还是四年本科教育中“新闻理想”的影响。

  业界有一种看法,记者是一种实践性很强的工作,从事新闻工作的人未必是新闻专业的毕业生。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也有不少新闻专业的毕业生认为自己的优势就是怀揣“新闻理想”。

  在“新闻寻租”备受社会诟病的当代,“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新闻理想,其实正是一名记者最应具备的基础素质。

  一位曾经担任地方县长的官员曾向记者透露,一年会收到近百封记者信件,绝大多数是以发“负面报道”为筹码,谋求红包、吃饭、订报纸等不同目的。

  “我一直认为在诸多职业当中,记者如同律师、法官等职业一样,具有相当大的社会价值,与此同时,权力和商业的影响也往往导致媒体失格,以致记者的职业形象快速下滑。”何书彬说。

  何书彬从2004年毕业后进入《厦门日报》工作,后来又去了一本历史杂志撰写历史特稿,现在他为纪录片撰写剧本。

  这种“逃离”在记者行业中并不少见,在诸多大大小小的新闻发布会中,常见的是一些年轻的面孔,能够坚持一线记者工作长达10年的已算“大龄记者”。

  “从2004年从事记者工作以来,我就一直深受记者失格的困扰。虽然工作内容有过几次变化,不变的都是以一个记者的身份观察并记录这个世界。”何书彬并不认为自己“逃离”了记者行业。

  “将来会不会改行?我觉得可能会。”喻婷坦言,虽然自己的性格不适合朝九晚五的工作,但是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以及不太大的上升空间也常常让“转型”这个问题跳出来。

  “有时候觉得生不逢时,大环境就是如此令人悲观,纸媒受到的冲击肯定会越来越大。”喻婷说。

  “但一个人一辈子能做的事情很少,不想那么多的话,能够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好,当然可以收获很多。”喻婷的记者节将在采访中度过,她觉得最近的生活状态还是很快乐的。

  “我有很多同学转行了,但也有更多的师弟师妹正加入这个职业。逃离或坚守并不是一个太难抉择的问题。”何书彬说。

  何书彬认为,如果媒体和记者能够回归本位,会吸引更多的后来者真心地喜欢这个职业,并且一直喜欢下去。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 高洁 刘宝森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媒体转型期记者“成长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