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两护士非法鉴定胎儿性别158例被判刑

时间:2013-10-11 14:35:00作者:安海涛 杨长平新闻来源:人民法院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日前,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对该市首例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案进行宣判。被告人卢某娟、方某春在未取得医师资格的情况下,为孕妇抽取血样鉴定胎儿性别,该院以非法行医罪分别判处两被告人有期徒刑九个月和七个月,现判决已生效。  

  卢某娟和方某春两人原是同事,均是厦门某公立医院的护士。2011年年末,方某春联系上卢某娟,声称自己有帮人鉴定胎儿性别的“渠道”,希望卢某娟为自己介绍“客户”。后经两人商量,卢某娟与方某春合作,由卢某娟帮孕妇抽血取样,再交由方某春送至“中介”,由其送到广东某机构鉴定胎儿性别。之后通过电话、短信、邮件等形式告知孕妇鉴定结果。在此过程中,两人向每名孕妇收取人民币5000至5500元,并从中“抽成”和拿“回扣”。 

  为逃避卫生部门的查处,卢某娟特意采用“流动式采血”的方法,先用电话联系孕妇,后隐蔽在私家车内抽血。2012年7月至11月,卢某娟利用此方法非法鉴定胎儿性别158起,多名妇女在得知“鉴定结果为女”时进行流产。2012年11月,卢某娟在为孕妇抽取血样时被卫生局执法人员当场查获。2013年3月,方某春主动向厦门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法院查明,两人之前均为护士,并没有行医资格。后来看到该业务具有利润空间,两人先后辞职,专业从事“鉴定胎儿性别”工作。随着“生意”规模的日渐扩大,来自周边城市的孕妇也通过网络联系上卢某娟,来厦门做抽血鉴定。后来为了保证“生意”,两人又从淘宝网等非正规渠道购买常规试管、血样采集针等抽血工具,存在极大的卫生安全隐患。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卢某娟、方某春未取得医师执业资格,非法行医,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行医罪,结伙作案部分系共同犯罪,且两人采集血样所用工具来源不明、涉案孕妇众多,对公共卫生秩序造成相当程度的危害。但是卢某娟到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当庭自愿认罪,具有悔罪表现,方某春犯罪后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自首,且通过家属退缴违法所得,同样具有悔罪表现,最终法院决定对两人从轻处罚,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建言- 

  从立法层面打击非法鉴定胎儿性别 

  本案承办法官吴闽特在接受采访时介绍,在传统观念中,“养儿防老”一直是国人固有的思维,在闽南地区“重男轻女”、“传宗接代”等传统观念仍然存在,这些深层的文化理念一直在影响着许多人的生育行为。这些观念也给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行为提供了滋生的温床。某些医疗机构或个人为孕妇实施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行为以及引导孕妇选择人工终止妊娠行为,无疑具有社会危害性,同时也可能为孕妇身体健康造成伤害。 

  从本案来看,非临床类的非执业人员,非法为孕妇进行胎儿性别鉴定显然构成非法行医罪的主体。但实践中,也存在医务人员非法为孕妇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现象。例如,某医院的医生擅自在家中设置B超机1台,利用下班时间为上百人进行B超检查,其中包括为多名孕妇进行胎儿性别鉴定。从目前的刑事制度来看,该行为即使造成多名孕妇人工终止妊娠或者更严重后果,也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可见,将具有医生执业资格的医务人员一律排除在非法行医罪主体之外,公诉机关只能以滥用职权罪等罪名来追诉,而在司法实践中,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案件却纷至沓来,这给司法审判造成难题。 

  从日益突出的非法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现象来看,该行为实质是对我国人口政策的一种变异抗制,最终结果可能导致我们出生人口比例的严重失调,如果不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规制,国家对社会的管理活动和社会的正常秩序也将被严重破坏。因此,可考虑在立法层面增加打击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等违法行为的条款,以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例升高的问题。(记者 安海涛 通讯员 杨长平)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虾青素市场乱象:价格低则1元 高到368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