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九成高端餐饮转型 市民担忧隐形奢靡蔓延

时间:2013-07-25 13:39:00作者:陈建新闻来源:中国新闻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中新网广州7月25日电 题:广州九成高端餐饮转型 市民担忧官员奢靡隐形蔓延

  记者 陈建

  中央八项规定实施后,有“食在广州”美誉的羊城九成高端餐饮生意大跌,被迫转向大众化路线。昔日不少冠盖云集的高档食府,目前只能靠大众化价钱招徕白领维持着高成本的运营。不过,广州市民并不乐观,他们担心,官员奢靡之风正向地下隐形蔓延。

  日前,几乎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党政机关停止新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的通知》的同时,广州市政协计划耗资逾790万元改造位于二沙岛办公楼的饭堂,就引起了市民的批评。虽然饭堂每平方米改造均价为2451元,只比民用建筑普通装修的均价上限高出451元,但舆论依然担心,在一个吃完饭就走人的地方花费巨款装修,政协官员有逃避社会监督、移步内部饭堂进行豪华公款消费之嫌。

  近来,广东不少有强大资本背景的私人会所或会员消费,逐步被披露在公众视野,让市民普遍产生了对官员“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下大肆隐形奢靡享受的担忧。

  中纪委不久前要求,纪检监察干部必须在6月20日前自行清退所收受各种名目的会员卡。但是,广东许多会所仍有应对闪避之术,例如,东莞不少豪华会所、高尔夫球会在办理会员卡时并非实名制,公职人员无须提供个人信息,要么可借用子女等直系亲属的身份证,要么可以借用公司名义办理公司会籍,而一些隐秘的高档餐厅甚至“以脸代卡”,只接待熟客。

  东莞厚街镇的一家私营业主说,在厚街的一家五星级酒店里就有这么一家会员制高档会所,必须刷会员卡才能入内。豪华的装修、严密的安检是那家会所的特色之一,除了餐厅和酒吧外,还设有游泳池、KTV、网球场、桌球室等多项娱乐设施。他们已经有几百位会员,里面不乏东莞的政商界名人。业内人士称,清退令操作起来很难,官员们根本就不需要办理会员卡,他们的那张脸就是会员卡。

  据报道,在东莞,不少公务员也很热衷高尔夫球,以致东莞市市长袁宝成曾在市政府会议上批评说:“上班时间打高尔夫球的人我也知道有几个。”

  不过,在东莞一家会籍费从33万到208万不等的知名高尔夫球会,内部人士透露,如果每个会籍都要出示本人身份证,那人家怎么办卡送人?会员来球会跟负责人见个面,然后再办理一些其他手续就行了。

  深圳福田区一名在纪检系统工作的公务员承认,会员卡的实名制当中,有多种变相操作,可以逃避追查。以高尔夫球会员卡为例,很多会员卡都可以办理附属卡,附属卡可以享受会员卡同样的服务,而且附属卡不用实名制。此外,高档消费场所的私密性也让实名制的追查存在困难,高尔夫俱乐部除非征得会员本人同意,否则不会向任何人透露会员的个人信息。种种因素影响下,导致清退工作存在难度。

  近来,市民发现,不仅官员清退会员卡困难,在珠三角的一些连卫星导航系统都找不到的私人豪华会所,官员是否接受奢靡款待或豪华消费,真是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东莞有一个需要专人带路的私人庄园,在卫星导航系统上毫无记录,外墙用细密的竹林环绕了一圈,窄小的侧门终日紧闭,正门口有一道铁门把守。二十亩的园地里,还根据地势,错落有致地建起了池塘、亭台、沙地和果林,俨然是一个独具风格的私家园林。

  又如,位于厚街喜来登酒店的昌明会所,在酒店里你几乎找不到任何关于这个会所的宣传册或广告,它默默处于喜来登顶层的31层,这在酒店电梯按钮里是“消失的楼层”。这是酒店业主昌明集团独立经营的一个机构,并不属于喜来登酒店管理,所以即使酒店内部人员也鲜少涉足。

  据报道,还有些藏在楼盘售楼部里的私房菜,据说招待的官员“最低级别也要是党委委员”,或者楼下做着红酒生意,楼上却能宴开八席招呼各界贤达等等,他们也都发挥着私人会所的功能,不一而足。

  在不少隐蔽会所里,有的餐具全部选用爱马仕,有的提供几万元一只的走私龟,有的堆起几百万元的鲍鱼山,有的体现高超厨艺满足食客“拼死吃河豚”,有的提供荔枝菌、松茸等应时珍贵美味等等,不一而足。总之,有业内人士称,中央的规定给私人会所带来了“小阳春”。

  其实,珠三角的私人会所早在十年前已经随着当地经济的发展而兴盛起来,目前,私人会所之风,不仅吹遍了广州、深圳、东莞等珠三角经济发达城市,甚至已经刮到粤北的韶关等地。不少市民认为,商业资本与权力的奢靡结合,已经不局限于公众场所,进入隐形会所,让社会的监督,也变得困难起来。人们希望,政府能出台更多的有针对性的措施,进一步监察富商与官员这种“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地下隐形奢靡消费潜流。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斯诺登律师否认斯诺登已获准进入俄罗斯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