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生活连遭打击女子欲与丈夫共赴黄泉被起诉

时间:2013-07-25 07:18:00作者:徐德高 徐卫红 佟健轩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吉美兰将两瓶药买回家后就偷偷地藏在卫生间橱柜里,准备与丈夫一起服药自尽。而正与病魔作斗争、每天坚持康复锻炼的吴庆东对此毫不知情。时间在心灵的煎熬中又过去了20余天,吉美兰最终还是选择下手——

  

  检察官在提审吉美兰时,只见她面容憔悴,神情呆滞。

  

  积蓄被骗,房子着火,丈夫生病,连续多次打击令吉美兰憔悴不堪,一心要强的她觉得这样生活下去没有什么意义。

  做了20多年的夫妻,却因为遇到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竟然亲手将丈夫杀害,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她毁了。

  一个命运多舛的女人

  现年59岁的吉美兰是江苏省如东县人。她瘦高的个子、黝黑的脸庞、尖尖的下巴,一眼看去就透出一股倔犟劲。吉美兰有两个姐姐,因母亲在怀她时一直希望生个男孩,所以当吉美兰出生后就成了不受父母喜欢的人,她还老是生病,经济拮据的父母更是把她当成了一个累赘。到了一岁多时,恰逢当时她的二舅妈吉某因为宫外孕切除了子宫,丧失了生育能力,入赘吉家的二舅便向吉美兰的父母提出欲将吉美兰过继过去,收为继女,吉美兰的父母很快就答应了这一要求。

  两家亲上加亲后,虽然二舅与二舅母对其宠爱有加,但因吉美兰从懂事起就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亲生,更何况两家来往时两个姐姐也时常会在她面前提起过继一事,使吉美兰从小就对自己的父母心怀芥蒂,认为父母将她无情地抛弃了。因此,在吉美兰幼小的心灵里就养成了一种孤僻的性格和不甘示弱的性情。

  到了14岁那一年,小学刚毕业的吉美兰就不愿继续上学了,她一心想让继父继母的日子一天天地好起来。可在15岁的时候,继父突遇变故身亡。从此,与继母两人相依为命的吉美兰更加郁郁寡欢,好强的她把全部身心都放在农田的劳作上,并渐渐成了干农活的一把好手。

  22岁时,吉美兰因为长相姣好,人又能干,上门说媒的倒也不少,可是条件好一点的小伙都不愿入赘。后经人介绍,邻村有个名叫李军(化名)的小伙因为家庭条件较差、兄弟较多而表示愿意入赘吉家,吉美兰尽管对其并不满意,但想到家中已多年没有一个男人持家,里里外外都全靠自己一人操劳,且继母年龄大了身体也不好,就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

  吉与李婚后育有一子,但李军为人木讷,平日不求上进,还爱酗酒闹事,吉美兰忍无可忍,最终不顾继母的反对,毅然与李军提出离婚,9岁的儿子判归李军抚养。

  就这样,一连串的家庭不幸与生活变故令吉美兰更加沉默寡言,很少与外人沟通倾诉。

  再婚给了她新的希望

  吴庆东(化名)是与如东县相邻的通州区刘桥镇人,不但年龄与吉美兰相仿,而且与吉美兰也有着相似的婚姻经历,他与前妻婚后也育有一子,但婚后时间不长,两人就因感情不和而离异,儿子跟随他生活。

  1988年,吴庆东与吉美兰经人介绍相识,30岁刚出头的两人因为在婚姻方面有着共同的遭遇,所以很快就走到了一起。吉美兰虽然与继母的关系不是很好,但她毕竟是由继母一手带大的,因此再婚时,便将60多岁的继母一同带到了吴家。

  吉美兰与吴庆东建立起新的家庭后,又生了一个儿子,夫妻两人和睦恩爱,也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婚姻。

  平日里,吴庆东靠贩卖鸡鸭谋生,每天起早贪黑,凌晨三四点就要起床,把前一天收来的鸡鸭装笼,随后吴庆东开着摩托车赶到四十多公里外的南通市区一家农贸市场销售,往往要到中午才能卖完,随后再在回家的路上向农户收买鸡鸭,以备第二天赶往南通销售。

  丈夫勤快又能吃苦,令吉美兰很满意。另外,吴庆东性格开朗,为人也老实厚道,与性格内向的吉美兰正好互补,因此,吉美兰也非常愿意与吴庆东一心一意地过日子。她除了负责在家操持家务和三亩多地的农活,同时还养了猪羊等卖掉补贴家用,这也让吴庆东省掉了不少后顾之忧。

  结婚后不到十年,两人便小有积蓄,除盖了三间平房外,又盖起了一幢三楼三底的楼房,经济条件的好转令好强的吉美兰终于在人前能抬起头来,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2003年,由吉美兰一手带大的吴庆东与其前妻所生的儿子入赘到了邻县一户人家当了上门女婿。2010年,吉美兰与吴庆东所生的儿子也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这个重新组建的家庭,一度令左邻右舍和亲朋好友十分羡慕。

  诸事不顺让她心灰意冷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连续几次禽流感让吴庆东的生意大不如前。眼看着当地许多人家都盖起了楼房,有的人家还购买了汽车。于是,吉美兰原来那种胜人一筹、强人一码的优越感逐渐地少了。考虑到与吴庆东婚后所生的儿子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今后要找工作,还要为其在城里买房、买车、娶媳妇,尽管儿子很懂事,让父母不要为他操心,可这些都成了吉美兰积压在心头的心病。

  吉美兰为此常在吴庆东面前唉声叹气,吴庆东也常常开导她,但性格内向又固执好强的吉美兰总是无法开朗起来。就在这时,一件件闹心的事又接踵而至,这让吉美兰外表好强、内心脆弱的心难以承受。

  2012年初,同村一个姓丁的村民搞起了民间集资,称利息很高,坐在家里就能“小钱变大钱”。巨大的诱惑使吉美兰轻信了集资者高回报的承诺,她匆忙与吴庆东商量后,便把两人的全部积蓄60余万元,毫不犹豫地投给了丁某。然而,2012年6月,丁某与其同伙被公安机关以涉嫌非法集资罪立案查处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顿时让吉美兰的心情一落千丈,面对自家巨额投资血本无归,她成天在家后悔不迭,以泪洗面。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2012年7月的一天,吉美兰的继母收衣服时不慎摔倒导致左腿骨折,这位80多岁的老人躺在床上,不仅要人服侍吃喝拉撒,而且还落下了一个头疼睡不着的毛病,每天都要依靠服药才能入睡。

  2013年1月30日,农历腊月十九,眼看着春节临近,吴庆东想着在春节前趁生意好再赚点钱,一大早就拖着鸡鸭开着摩托去了南通,而吉美兰骑着自行车去镇上购买春节用品,谁知待她回到家中时,发现自家楼房底楼的西房间发生了火灾,一些家具、衣物都被烧得面目全非,白墙上都烧得黑黑的,虽然经当地消防部门抢险及时,损失不算太大,但总令吴庆东、吉美兰夫妇俩感到晦气。

  闹心的事接二连三,更大的灾难又在六天后来临,腊月二十五,吴庆东突感右侧身体发麻,无法活动,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原来是右侧身体中风,住院接受了20余天的治疗,春节也是在医院度过的。

  连续多次打击令吉美兰憔悴不堪,一下子像老了好几岁,人前人后也不再风光了。

  因为爱而选择了极端

  2013年2月下旬,吴庆东出院回家后,在吉美兰的悉心照料下,身体渐渐好了起来,每天在吉美兰的搀扶下,从轮椅上站起来行走进行康复锻炼。可是,一心要强的吉美兰看着如今的家境诸事不顺,心情不由得日渐消沉起来。她想,丈夫吴庆东不但不能再做生意为家赚钱,而且还得继续到医院做康复治疗,需要一笔不菲的费用;儿子大学即将毕业了,凭现在的家庭境况不但不能给儿子将来成家立业提供一笔钱,反而还要给儿子为今后的家庭生活带来沉重的负担,尤其是要让儿子负担她的继母及她和丈夫三个老人的生活,她觉得这样生活下去没有什么意义。

  吉美兰常常在吴庆东面前说道:“如今我们一无所有了,还不如趁早一起去了(指死去)”;“再这样下去,我们对不起儿子啊,不要再害儿子、给儿子增添负担了。”吴庆东总是劝她说:“别东想西想了,还是过一天是一天吧。”

  可是吉美兰已经听不进丈夫的劝说,为了让丈夫活着少受罪,也为了让儿子生活过得轻松点,她决意先把丈夫杀死而后自己再自杀。她一直盘算着用什么方式来杀死吴庆东。一天,她在电视里看到有人误吃了大量的安眠药,导致昏睡死亡,她心想用安眠药的方法比较好,既让吴庆东没有死的痛苦,也易于操作、方便实施。

  2013年3月初,吉美兰借着给瘫痪在床、睡眠不好的继母买安眠药的机会,向一位比较熟悉的村医生提出了因为忙,省的老是往医院、药店跑,希望能一次性多购买一些的要求,村医生看她一个人里里外外确实忙不过来,就让她购买了两整瓶药,并嘱咐她给其继母每日最多服用两粒。

  吉美兰将这两瓶药买回家后就偷偷地藏在自家卫生间橱柜里,准备与丈夫一起服药自尽。而正与病魔作斗争、每天坚持康复锻炼的吴庆东对此毫不知情。时间在心灵的煎熬中又过去了20余天,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吉美兰最终还是选择了下手。

  3月25日上午8时许,吉美兰避开在外面场地上进行锻炼行走的吴庆东,一个人在厨房里将一瓶药片碾碎,为了不让吴庆东吃出药味,她把药与开水、大蒜、米饭拌在一起,先给吴庆东吃下,接着就搀扶吴庆东到房间内睡觉。

  接连三天两夜,吴庆东一直处于深沉的昏睡之中。这时,吉美兰的心情也很不平静,她一会儿就去看看、喊喊吴庆东,到吃饭时还给其喂了两根香蕉,中途还请村医生给其量过血压,医生建议送医院治疗,只因吉美兰害怕罪行败露而未送医院。

  到了第三天晚上睡觉时,本想等丈夫死后自己再服药自尽的吉美兰彻底失去了耐心。于是,就在3月28日凌晨3时许,她见吴庆东仍在昏睡,便借着月光从床上翻身坐在吴庆东身上,从床头柜上拿了一条毛巾绕住吴庆东的脖子对拉了数分钟,发现还有气息,又用左手捂住吴庆东的嘴巴,右手捏住其鼻孔数分钟,见吴庆东仍然未死,接着又用毛巾绕住其脖子继续对拉数分钟,直至吴庆东停止了呼吸。

  吴庆东死后,吉美兰将作案使用的毛巾藏于自家写字台橱柜里,并给儿子写下了遗书。遗书内容是,“妈妈爸爸没钱了,对不起你,你不要太伤心,你要认真学习,要坚强。”当日凌晨4时许,吉美兰遂将一些熟菜连同另一瓶药带至自家的羊棚内服下自杀。同日9时许,因服药昏睡的吉美兰被邻居发现,遂案发。

  2013年4月25日,南通市通州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吉美兰依法批准逮捕。当该院侦监部门的检察官在提审吉美兰时,只见她面容憔悴,神情呆滞,两眼深深地陷了进去。吉美兰在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后,一边流着悔恨的泪水,一边一直反复地问着检察官们一句话:“老吴的后事办了吗?我对不起他啊!”

  当检察官问她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人下得了手时,她说:“我太糊涂了,我只考虑到为了让儿子将来少负担,就向自己最亲的人下了毒手,我不仅没帮着儿子,反而害了他啊。我还有90岁的老母亲,我又怎么对得起她?”

  7月10日,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吉美兰提起公诉。(徐德高 徐卫红 佟健轩/正义网7月25日电)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苏州相城区检察官细心调解 化解一场僵持6年的股权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