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汶川救灾名医因受贿获刑5年 "表妹"是情妇

时间:2013-05-30 10:27:00作者:肖凤珍 张伟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漫画/姚雯

救灾归来发表感言

监控镜头前接受讯问

    原标题【曾赴汶川救灾的名医,可惜了!】  

    率队赴汶川执行医疗救护任务,是杨湛最感自豪的一段经历。如今身陷囹圄,他真希望时光倒流,永远凝固在自己坚守医者本分的那一刻——

  对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原院长杨湛来说,夏天是个恼人的季节。前年夏天,检察官到访如晴天霹雳;去年夏天,法院判决让他失去自由;今年夏天,囹圄中的他仍陷在深深的悔恨中。

  从辉煌职业生涯的高处重重跌落下来,扬起一片尘埃,这种滋味,再没有人体会得比杨湛更深刻了…… 

  带队赴汶川,曾与总理合影

  1964年,杨湛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47年后,他成为医学博士、头颈肿瘤外科治疗专家,任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医术精湛、薪资可观。 

  身为专家,杨湛有一手“绝活”——颌面整形缝合手术。在这一领域,他拥有业内外公认的好技术。在云南,要请杨院长亲自操刀做颌面整形缝合手术,是很不容易的事。因为杨院长人气太高,他的专家号不排上几个月根本没戏。而在杨湛心目中,其职业生涯最得意的并不是他现今的职位,也不是他高超的医术,而是他曾任云南省派往汶川地震医疗救援队的负责人。

  曾几何时,走进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办公楼,最先跃入眼帘的就是那道长约20米的宣传栏,栏内贴的都是杨湛参与汶川地震救援工作的各种现场照。虽然已时过境迁,救援现场那紧张的气氛仍能从照片里呼之欲出。废墟前、帐篷里,杨湛身穿工作服,眉头紧锁,争分夺秒地忙着抢救。这是杨湛最感自豪的一段经历。救援工作结束后,他带回一张与总理的合影,摆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 

  渊博的学识、精湛的医术不仅让杨湛声名在外,也为他赢得了更好的工作机会。广州某医院看重杨湛的医术,也看重他在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任职院长以来显露的管理才能,高新聘请他去当院长。杨湛考虑再三,决定到广州开创新的事业。他对未来充满信心,相信一定有更广阔、更美好的天地在等他。没想到,2011年5月24日,走马上任前三天,他被昆明市官渡区检察院反贪办案人员带进询问室。

  其实,这件事来得并不突然。之前的多封举报信早已引起官渡区检察院的重视,办案人员一直在暗中搜寻蛛丝马迹,没有把握不会轻举妄动。即将离开的杨湛也确实放松了一向紧绷的弦,没有理会其银行账户一笔50万元的入账。而这莫名打入的50万元钱,就是杨湛的滑铁卢。

  询问室里,展现另类“才华” 

  检察官打来电话时,杨湛正在开会。接起电话,听说对方是官渡区检察院反贪局侦查一科李科长,他的心向下一沉。好在掩饰功夫过硬,杨湛若无其事地结束了通话。参会人员没觉出院长有任何反常,不知道他正在为即将到来的风波做着打算。 

  开完会,杨湛如约来到检察院,被请进办案工作区。坐在询问室,面对检察官严峻的脸,杨湛并不准备与自己的美好人生告别,因为他另有一番打算,精心设计了一系列表演。 

  首先,拒不开口,以证“清白”。杨湛表情高傲,摆足了院长派头,对检察官的提问充耳不闻,似乎因为被“冤枉”而感到委屈,作着无声抗议。直到检察官向他展示交易发票、银行取款证明等证据,他发现不开口不行了,才以事先想好的各种事由进行辩解。 

  其次,打感情牌,模糊真相。检察官以证据一一粉碎杨湛的辩解,让他渐感乏力。于是,他决定向检察官套近乎以转移话题。 

  “兄弟,我看你气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们工作太辛苦,容易引发很多慢性疾病……”杨湛口若悬河地谈起了健康话题,还从专业角度分析检察官们的身体状况,提供养生建议,愿意以自己的医术帮助检察官。 

  “一旦我们上当开始聊天,被他牵着走,就可能一不小心透露案情。”回忆这一幕,官渡区检察院副检察长李树还有些后怕。 

  最后,装病卖傻,能逃则逃。没有一个检察官接杨湛的话茬儿,独角戏演不下去,杨湛使出最后一招——装病。“你前面有好多花,千万别踩到!”他故作神秘地对刚要进门的检察官轻声说。人家没理他,他又喊:“你踩到花了,哎呀,我都叫你小心了!”说完就瘫软在椅子上,口吐白沫。检察官请来精神科医生,检查结果显示杨湛各方面都很正常。 

  在杨湛受贿案的卷宗资料里,检察官带杨湛到医院检查身体的记录特别多,可见这病不止装了一次。有病治病,没病继续,办案人员冷静应对,杨湛的招数用尽了。 

  关系特殊的女人,他说是“表妹”

  面对难缠的犯罪嫌疑人,官渡区检察院反贪办案人员没有气馁,而是全力寻找其弱点。大多数腐败官员背后都有一个女人,杨湛也不例外。 

  杨湛从未承认过自己和赵某的特殊关系,只交代那是他“表妹”。赵某是杨湛任研究生导师时期的学生,两人以师生关系结识,赵某毕业后一直和杨湛保持着联系。案发前,赵某就职于一家医疗器械公司,收入不错,即使不跑业务,也可以和其他业务人员一样拿奖金。“这是违反职场规律的,也是一个有趣的疑点。”办案人员将赵某确定为案件突破口。 

  更有趣的是,赵某进了询问室,使的伎俩和杨湛如出一辙。“刚一坐下,她就说胸闷喘不上气,我们将她紧急送往医院。听说要化验还要输氧,她又害怕了,自己坐起来,精神抖擞地表示已经不难受了,愿意回去配合我们调查。”办案检察官对赵某装病时的经典画面仍记忆犹新。 

  据办案人员介绍,为了给赵某弄一套好房子,杨湛主动要求和他有业务往来的李某帮赵某选房看房。李某对其中的玄机心知肚明,特地帮赵某选了一套性价比很高的房子,还为她付了20万元房屋转让费及13万元房屋尾款。 

  有心控制住“表妹”,也为将来逃避法律追究,狡猾的杨湛明知赵某没有偿还能力,还要求她写下借条交给李某。尽管后来杨湛怕事情败露,与李某私下撕毁了借条,但赵某对此并不知情。回到询问室,在检察官的法律教育和政策攻心下,赵某承认了一切。 

  至此,指证杨湛涉嫌受贿犯罪的证据链条已经基本完整了。 

  医术高明,受贿也老练

  医疗系统腐败案件已经不是新鲜话题,许多腐败分子都认为自己是按潜规则行事,无可厚非。杨湛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收受他人钱财不是受贿,而是礼尚往来的人情世故,根本就谈不上犯罪。 

  杨湛真不清楚自己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吗?据知情人士介绍,杨湛每次操作医院的招投标项目,表面工作都做得很到位,各环节严格按招投标程序进行,向全社会公开,医院决策层开会讨论,最后表决通过。整个过程看起来无懈可击,其实杨湛自有暗中“捞油水”的办法。 

  每次收受他人钱财,杨湛都做到了“事先有计划、事中有想法、事后有对策”。即使面对办案检察官的询问,他仍坚持自己的行为不是受贿,试图说服办案人员接受他那套所谓的“人情交往”理论。 

  杨湛把自己放在“人情交往”规则划定的保护圈里,对符合这套规则的所有行为都不作反思,也以为圈里的事情不为外人所知。说到底,还是贪欲蛊惑了他的理智,让他在自以为正确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杨湛的受贿手法娴熟老练,能通过各种巧妙的暗示让那些急欲寻找生意、开拓市场的代理商心领神会。 

  杨湛是个摄影“发烧友”,这一爱好为他收受贿赂提供了便利。有一次,杨湛要到深圳参加一个医疗器械展销会。和杨湛已经有过“业务往来”的代理商杨某知道了,主动表示自己也有事要去深圳。杨某的深圳之行花了6万余元,杨湛则带回了价值6万余元的高端摄影器材。杨某此举可谓投其所好,既加深了“感情”,也使杨湛对其更加信任。后来,为方便外出摄影,杨湛贷款买了一辆价值37万元的名牌越野车。买车时他就想到了杨某,先将车辆落户在另一行贿人李某的妻子名下。眼看还款到期日一天天临近,杨湛不慌不忙,打电话约杨某出来见面。闲聊过程中,杨湛装作无意地抱怨自己身背债务,杨某当然没让他失望,爽快地替他偿还了债务。 

  除了采购医疗器械,为修建医院新大楼招标这件事也为杨湛受贿作出“贡献”。行贿人金某2007年和杨湛相识,此后时有联系。他在云南省工程信息网上看到杨湛所在医院为修建新大楼招标的公告,为能在竞标中一举夺魁,金某三次行贿,一共送了杨湛10万元。杨湛每次都来者不拒,任凭金某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将钱放进他的抽屉、他的车里。杨湛是个讲“规矩”的人,认为“收了该收的钱,就得办该办的事”。最终,金某顺利拿到修建大楼的工程。 

  2012年8月28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杨湛因受贿人民币93.6万元、欧元现金1万元和价值人民币6万余元的摄影器材,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追缴赃款80万元,其余未退赃款继续追缴。

  “悔、悔、悔……”悔过书里,杨湛情绪激动地用这三个“悔”字表达纠结的心情。他真希望时光倒流,永远凝固在自己坚守医者本分的那一刻。可叹世间没有后悔药,自己放弃了操守,医术再好也回不了春。杨湛可能没想过,只要一个人坚守信仰,以德自律,再多的诱惑也只是过眼云烟。 

  案后说法

  现代社会,人在医院出生,在医院治疗疾病,在医院死亡,医院这一存在贯穿人的生命始终,因而在社会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如今,看病难、看病贵已成为人们的普遍认知。虽然导致这一状况的具体原因有很多,但其中一点不容小觑,即从医人员的贪腐问题。长期以来,我国医疗卫生系统都实行“家长制”管理,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医院领导全面掌握财政人事大权,内部监督力量不足。尽管各医院都有自己的一套监督机制,但因监督机构的组成人员都是本单位的干部职工,很难形成对“当家人”违规行为的有力制约,反而会为了“共同利益”容忍放纵。表现在医院采购医用设备这一工作环节,尤为明显。医疗器械生产厂家为提高销售额,获取更大利润,不惜利诱医院领导,以金钱铺路,致使被引诱者在“糖衣炮弹”面前溃不成军。杨湛受贿案的教训告诉我们,改革医院家长化管理制度,改变权力过分集中状态已势在必行。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上一篇文章:粮食储备库主任"低调"贪污公款315万元获刑14年
下一篇文章:时评:刑案民事赔偿不应排除精神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