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社监委借项目评估牟利 称收费6万仅是成本

时间:2013-05-30 07:04:00作者:常红新闻来源:人民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社监委委员袁岳:公众应鼓励红会“洗心革面”

中国红十字会监督委员会委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兼总裁袁岳

  近日,媒体曝光,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下简称社监委)委员、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承认为零点为红会做评估项目“取费6万元”。网民认为,这种利益关系不是普遍定义中监督者与被监督者之间应有的关系。社监委的独立性由此再次引发质疑。 

  5月27日,袁岳在微博发表声明,称决定退回所有委托款,并请辞社监委委员一职。为何要辞去社监委委员职务,退回前期合作款项是否迫于舆论压力?对当前面临信任危机的中国红十字会有何建议?中国公益机制应如何改革?近日,人民网记者对袁岳进行独家专访。 

  监督人言行应经得起推敲 反省自已所担当的角色 

  人民网:为何请辞社监委委员职务? 

  袁岳:公益监督工作非常敏感。在受邀出任红会社监委委员期间,我所在公司承接了红会项目评估的技术支持工作,社监委角色与评估方法支持项目之间就有了媒体与公众提出的“瓜田李下”之嫌。 

  网友提出的质疑是有合理性的,所以我才会提出退款,或考虑是否适合担任此职位。网民认为我的角色有冲突,我不辩白,我接受他们的意见,这方面会反省自己。 

  在6月9日社监委委员会全会上,我将正式提出这件事,向委员会报告本次项目的合作情况,接受委员会对此问题的判断与意见。如果大家认为我不适合担任社监委委员,请委员会提交全会提出动议,有必要我本人将辞去社监委委员一职。 

  从个人来讲,既然我参与了社监委监督红十字会,作为监督人的言行应经得起推敲,如果大家对我存有争议或非议,我应对自己对所担当的角色有所反省。 

  从专业角度来讲,任何一家社会公益机构委托我们做评估的话,可能这样收费就没有什么问题。仅仅是因为我做红十字会的社监委委员,所以零点机构收取红十字会的费用就成了问题。如果任何一家公益机构请我做监会或监事,同时我们又有合作,可能也会引起异议。 

  人民网:退款是否迫于舆论压力? 

  袁岳:作为专业调查机构,收费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要是公益类项目,无论是红十字会还是其他公益组织,这样收费仅仅是成本。一开始没有认识到自己也会成为网友质疑的对象。 

  为何退钱?零点从不从公益机构身上赚取利润?因为这是我们为红会提供的公益服务,一开始我的认识没有提到这个高度,但即使是公益成本费也应考虑周全一些。我们在商业服务方面挣钱,在公益服务方面是不挣钱的。 

  社监委不听从红十字会 我们没有人是靠红会吃饭的 

  人民网:社监委相对红会是怎样的机构? 

  袁岳:社监委16位个体成员不听从红会,是松散群体,是独立的非注册机构。社监委是在红十字会邀请下形成的机构,这在法律上不成立。我们没有人是靠红会吃饭的,也不会因为红会领导一句话就要为其做什么。我们不是接受命令,而是提出建议。 

  红监委成员各有特长,刘姝威是财务方面,我本人是在社会调查评估方面,王振耀是在政策层面,每个人都在某方面某领域有所研究。我们从专业角度对红会机构建设提出建议。 

  社监会成员动机是明确的,我们是靠自己的社会影响力推动红十字会循序渐进地发展。我只是想为红十字会做点贡献。我们提出意见,红会领导会重视。这种影响尽管是比较小,但只要有一点点就值得。 

  社监委不具备完善的机制,但这些成员希望在评估监督红会方面做些事情,贡献一点智慧,没人想从红会得名声和好处,这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建立第三方独立评估 倒逼红十字会进行系统改革 

  人民网:红会该如何面对当前信任危机? 

  袁岳:红会包括其他公益组织,下一步关键是普遍推行专业的、独立的评估。全世界的公益都不是仅靠社会监督,专业评估才是关键,包括财务审计、专项成效调查研究,专业公益组织研究机构,针对性地对一些薄弱环节进行监督。 

  采购中间环节的猫腻,非专业监督员能看出来吗?红会应走专业化的监督机制。比如人民网前一阶段向社会征集三名社会志愿者担任监督员,只能看着买来的物资送达了谁,从社会监督角度,实质上作用不大。很多公司采购过程中是否合规,必须有专业审计机构来完成。不是拉了许多人参与了监督,这就是监督。因此我主张更专业的第三方监督。 

  自我感觉不错的公益机构,改革的积极性都不高。许多朋友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趟红会这池混水。我们的想法很简单,不指望通过红十字会变成名人,而是真正推动中国有价值的公益。选择红十字会正是因为其身陷舆论漩涡,才有可能真正革新。如果红会在这些方面取得进步,这将对中国公益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 

  人民网:红十字会当务之急应做什么? 

  袁岳:通过包括我们在内的努力,推动红十字会在有限时间内建立第三方独立评估机制,以倒逼红十字会进行系统改革。 

  当前中国许多公益机构是没有评估的。国外的公益机构必须有评估,之前我们曾与美国福特 基金会合作过,他们的任何项目都要经过评估。我们曾参与过中国儿基会的评估项目,一旦有专业机构参与,他们就知道这是动真格的,中间环节就不能胡来。 

  红十字会的确存在不少问题,应当改革。红十字会是大家争议最多的机构,有可能进行改革;红会是个庞大系统,就算上层领导想改,但下边推行起来不一定那么迅速和彻底;必须有专业机构进驻监督,让红会切实感觉到任何事必遵循正规程序运作,红会的改革才有可能真正推动。红会改革,同时也能推动其他公益机构改革。 

  我们评估公益项目过程中发现最多情况是,拿着捐来的钱买汽车、买房子。真正的第三方评估只做该做的事。中国的公益项目,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这方面是极缺专业评估监督的,特别需要加强。 

  我将继续推动以第三方评估监督红会公益项目,但我担任社监委委员期间及不担任社监委委员之后的三年内,零点将不会承接红会公益的任何项目评估工作。 

  无论我最终辞不辞职,我希望此事一定要做下去。 

  人民网:您认为社监委能达到第三方监督职能吗? 

  袁岳:社监委目前还达不到这个职能。社监委成员为证明清白,我们不拿红十字会工资,我们不占用任何工作条件。但试想,如果想做好任何一个项目评估,没有投入我们团队是没法工作的。我们这次为红会做的项目是帮助做评估设计,包括测量工具、问卷以及请第三方评估时的选择和管理。我们还要把管理手册公开,让公益机构评估怎么做。 

  红十字会的任何项目都应纳入独立评估,要有独立评估预算,还应建一个独立评估的公开招标,最后把评估方法及结果向社会公开。假如做到这些,我这个红监委委员就是值得的。 

  红会系统不少人反对自评 应从争议最大的地方推进 

  人民网:红十字会接受您的建议吗? 

  袁岳:从红会邀请我们做社监委成员到现在,零点给红会做项目评估,红会则希望先做自评,即先自身查问题。这不是理想办法,仅仅是第一步的自评,红会系统里就有不少人反对,还是难以正视问题。这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在我们看来,很多自评都是表面文章,但专业评估,如财务评估,从财务报表上就能发现许多问题。 

  博爱家园项目因涉及挪用款项,是红会争议最大的项目。如果这些地方有所推进,其他没有争议的项目,应该是可以推进的。这是从根源处着手。 

  人民网:红十字会系统改革启动了吗? 

  袁岳:红十字会系统改革已经站在中国公益改革前沿。改革有了方向,但是方法并不清晰,需要外界专业帮助。 

  红会的财务审核,刘姝威委员曾就建议,财务报表应该怎么做,哪些事情要说明白。这在公司里看来是非常常规的内容,但在红会机构里就不是很清晰,这就是社监委委员应起的作用。 

  我们要做的是,推动其接受第三方专业的监督和评估,先让其在观念上接受,再从实践上推动。一方面对其进行严格监督,促使其朝着正面方向努力。 

  应给红会“洗心革面”的重生勇气给予鼓励 

  人民网:公众应以什么心态对红会? 

  袁岳:从社监委角度,我们发现或了解了红会的问题都会提出意见。希望媒体和公众,能对红会严格监督,但也应给红会这种“洗心革面”的勇气给予鼓励。 

  最近几位委员都受到了网民质疑,或许还有委员并不知道发生这么多事,我们都会当面向会议说明,公开对待。 

  从我来说,我会一直努力。难得有机会让红会面临社会如此关注度,只有专业评估进驻,才能让公益组织向正规发展,让监督真正成为“门道”而非“热闹”。 

  公益项目透明化 公募基金会应向社会公众公开 

  人民网:您对中国公益机制建设有何建议? 

  袁岳:一是,期待无论官方背景与民间背景的公益基金会与公益机构,均应努力重视与完善公益项目的落地情况与成效评估,没有这样的评估,就意味着公益项目不是真正的闭环管理系统,就无法给捐助人以切实的交代; 

  二是,公益项目的专业评估需要投入,公益机构包括捐助人应支持专业评估,并预算出适当的评估费用。在国际公益项目管理中评估预算普遍占到项目总费用的5%左右,最多会到10%。没有适当的预算支持就很难支持持续的专业评估,这是现在大部分公益机构普遍缺乏的设计; 

  三是,评估应以第三方评估为主,第三方评估机构的选择应不论项目规模大小应全面实行公开招标; 

  四是,作为公益项目透明化的组成部分,评估方法、时间表、结果均应全面向捐助人公开,如为公募基金会则应向社会公众公开。 

  新闻背景:四位被曝涉嫌与红十字会“有利益关系”的社监委成员 

  5月27日,媒体曝光,数千万汶川地震后善款,从红会账上最终被用于社监委委员王振耀任院长的研究院。王振耀回应称,“办院与李连杰 (微博)关系太大但与红会无关。”研究院系由上海壹基金与北师大合作设立。王振耀28日回应,从美国回来,第一个礼物就是有人以记者名义编造谎言说研究院收到红会2000万捐款!看来当务之急是找这位所谓的“记者”先生讨还从天而降的2000万捐款。 

  此前,媒体报道,社监委新闻发言人王永的公开身份是“品牌中国产业联盟秘书长”,因为“品牌中国产业联盟”作为社团组织曾向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颁奖,联盟秘书长又担任红会社监委委员监督赵白鸽,一时引来众多关注。王永不断通过微博澄清自己“与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往来,恳请网友拿出证据,一经查实,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社监委袁岳也公开承认承接过红会的评估项目“取费6万元”。袁岳担任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其主体为北京零点市场调查与分析公司。今年,红会发布《汶川地震灾区博爱家园项目终期自评调查报告》显示,该报告即由红会委托零点公司所做。 

  5月29日,据法制晚报道,第四名红会社监委委员张勇被曝与红会有直接利益关系。张勇是“北京市红十字蓝天救援队”队长。张勇表示,蓝天救援队是纯公益组织,不隶属于红会系统,也不存在人事安排一说,更无利益往来之说。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下一篇文章:最高法:重判侵犯未成年犯罪 坚持最低限容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