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英:男人范儿

时间:2013-05-17 17:05:00作者:王守泉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河北省张家口市桥西区检察院检察长张晓英

  

  2012年10月,张晓英(右二)和同事们查看现场

  □女人还是敏感,张晓英摸了一下嘴角的大泡,解释说:“上案子呢!”

  □张晓英一笑:“您可问到关节点了!经验?直觉?分析?可能都有。”

  □张晓英从抽屉里取出一包感冒药,冲好了,送到年轻人的办公桌前。

  □副检察长张云攀因而说,能打胜仗,源于“张检能把人心聚到一起”。

  □我感到张晓英有时确实像干警们说的,干起活儿来一点也不像个女人,比个男检察长还拼命。

  采访张晓英,是我压了两年的愿望。一个休息日,始得方便,断然驱车前往张家口。

  车至桥西区检察院楼下,张晓英检察长临风而立,正在院子里候着我们呢。到得近前,才看到张晓英一脸的憔悴疲惫。女人还是敏感,张晓英摸了一下嘴角的大泡,解释说:“上案子呢!”一旁的副检察长、原政治部主任张志亮说:“刚熬了个通宵!”

  办案,关键在突破

  办案子,这是张晓英的拿手好戏。二十岁不到,她就进入检察院,先搞公诉,再到反贪局,一直在办案一线。她能办案的美名,我早已听说。十多年前,她就当上了基层院检察长,三年前,来到桥西。

  “上什么案子,放假都不休息?”

  接着话茬儿,我就问分管副检察长刘静。刘静边坐下边说:“嗨,赶上了呗。节前,我们查了一个药贩子,据他交代,我们这儿一家医院的药房主任,吃回扣不少。可我们暗中一打听,这个女的已办了退休手续,人间蒸发了。

  “要是到此为止,这事儿也就断线了。可张检让我们找,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到。经走访摸查,我们了解到:这女的离婚了,前两天用公用电话打回来一个电话,区号是山东乳山的。还听说,她在乳山买了房。

  “这时五一小长假也要到了。张检召集大家开会,说,嫌疑人逃跑,是第一反应。她在外地悄悄置房,就是用来栖身的。要是让她缓过神来,她可能会再次转移。那样这仗就没法打了。兵贵神速,立即组成专案组,今天就出发。

  “那边派人去准备兵马粮草,这边我们继续开会。经过分析,我们准备了多头行动方案:从房产局住房信息入手,寻求当地检察机关帮忙……张检拍板说:房产这一块儿,是主攻点!”

  听到这里,我问:“张检,这主攻点,你是咋定的?”

  张晓英一笑:“您可问到关节点了!经验?直觉?分析?可能都有。你想啊,当地检察机关也放假,可以留作后手;她从公用电话来电,还就只来一次,说明她很警觉,电信局不会留下什么线索,但也不妨找找。”

  刘静带队,一行七人,两辆车子,交替驾驶,十多个小时驱车一千多公里,来到乳山。

  刘静接过话头:“来到徐家镇,才发现这里就是号称‘天下第一滩’的银滩!银滩长二十多公里,宽三公里,密密麻麻的全是楼盘。”

  刘静说:“到房管局一问,头皮都发麻:楼盘有手续齐全的,有手续不全的,还有完全没手续甚至违规建设的!关键是,入住者未必就是购房手续上填的房主,这可怎么查?”

  刘静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先查有手续的,没有。当时想,拿不到房产证,那这些房子就容易起产权争议。于是,又到信访机构查有争议房产,还是没有。我们又合计,这些小区,无论有无房产手续,总会有售房记录的,我们两组合一组,分头去各个楼盘查!———我们甚至想过,就是挨家挨户问,也要找到底。”

  抓捕小组头天晚7点从张家口出发,第二天中午1点半到达乳山,下午6点,嫌疑人的名字终于被找到。围住房间,却没人。经观察,人应该没走远。大家就近布控,很快发现,嫌疑人正挽着情人胳膊散步呢。

  36个小时,来回2100多公里,睡了4个小时,带回了犯罪嫌疑人。“张检的决断和预判,是突破案件的关键。”刘检总结说。

  一旁的张晓英一笑:“也没啥,就是把大家伙儿聚在一起碰。一碰情况就清楚了,碰碰大家的心就齐了。当领导的,就是拍板。你要从多种可能性中,找到那个一击致命的软肋。”几位副检察长均点头称是。

  刘静说:“其实从一拿到案件,张检就和我们一起讨论、分析案情,研究侦查方案。她经验多,往往在关键的时候给我们开开窍、指个方向。”

  人抓回来了,必须突击审,因为嫌疑人作为本地主要医院的中层干部,社会交往广泛,时机稍纵即逝。张晓英决定亲自出马,让办案组睡个囫囵觉。没想熬了一夜,嘴角就起泡了,“老了”,她自嘲。

  就在我们赶到之前,有个年轻干警感冒了,正在恋爱中的他有些焦躁。张晓英从抽屉里取出一包感冒药,冲好了,送到年轻人的办公桌前。年轻人喝下药,起来开车就走,张检没问他去哪儿,只是说,吃完饭再走吧?他摇下车窗说,他要赶在银行中午休息前,把嫌疑人刚交代的一笔款子落实了。

  访谈过程中,张晓英起身去接了一个电话。张志亮小声说:“说情的。这些医院领导、药房主任素有来往,这边动一个,那边惊一串。有的作鸟兽散,想抓就难了;走不脱的,就走关系说情,私下串供。不抓紧不行啊。”

  此前我们知道,桥西检察院过去有些散,工作在本市18个基层院中排名靠后。而2011年,桥西区院的反贪、侦监、公诉、民行等9项工作在全市名列前茅,获得了全市“政法工作先进单位”称号,张晓英和她的班子被区委评为“实绩突出领导班子”。

  质量,是办案的生命

  突破是攻坚克难,但要想办好案子,还得把住质量关。这涉及批捕、公诉等多个环节,需要全院集体共同努力。可桥西院人员老化,近十年只进了9个干警。第一学历本科且是法律专业的只有4人。任务最重的反贪,只有10人。公诉科年均办案在220件左右,也仅有4个人。

  张晓英的办法,是统一调度,集体作战:平时各负其责,案子一来就成立以侦查为核心、综合部门协调配合,从各科室抽调人员的办案组,有查账技巧的就去跑银行,擅长突破的就专司侦讯。平时求和睦,办事讲纪律,战时要战力,副检察长张云攀因而说,能打胜仗,源于“张检能把人心聚到一起”。

  张云攀分管批捕起诉。或许与起诉出庭有关吧,他显得更善于归纳。“张检对我们要求严格,案件质量第一,”张云攀说,“这几年,桥西区没有一件诉不出去或错诉的案子。我感到主要有三招。

  “第一是强调程序,严格执行,特别是在修改后刑诉法实施后,更加注重程序。严格按照操作规程,紧扣细节,最大限度减少执法随意性。对不立案、不批捕、不起诉和案件当事人有异议的案件,必须提交检委会讨论决定。

  “二是注重细节,加强沟通。在批捕阶段,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是时间太短。张检的办法,一让公安早移交过来,尽量抢出时间。另一个就是,遇到疑难案件,就召集各科科长研究,集思广益,力求在批捕环节不发生错误。

  “特别要强调的是,与公安的沟通配合。我们两家离得近,干警环节紧沟通,领导环节勤交流,急了就抱着案卷赶过去,或者干脆把他们叫过来。案子结了,还要分析总结,定期不定期通报评查,哪个案子办得好,哪个环节有遗漏,都是我们交流的内容。现在公安非常信我们,有时还在侦查中,也会主动过来咨询意见,寻求方法,抓准证据。我们准备在口头交流的基础上,搞个书面的案件办理情况评查报告,把经验教训留个资料,用得着。

  “第三是加强内部监督,强化考核。我们案件责任层层分解,建立了从承办人、部门负责人、主管领导层层负责的机制,严防违法办案。院纪检部门随时抽查案卷,发现不合格的及时批评纠正。”

  事了,办案追求的效果

  如果说办案还是自身可以掌控的,要实现案结事了,双方都口服心服,就难了。但是,桥西院实现了涉检零上访。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张云攀说,是因为张检要求我们把工作都做在了前头。有些案子,可能并不棘手,但你办案时不想得细致些,就会有麻烦。

  去年3月,张某和几个朋友在饭店吃饭,倒水时水杯开裂烫了手,就要求饭店赔偿。双方争执不下,张某拉着店主不让走,店主手一甩,张某倒地,右膝骨折,经鉴定构成轻伤。受害人索赔30多万,可店老板不认,说是双方推搡中带倒的。派出所做了赔偿调解,但双方要求的数额相差悬殊,协议没有达成。受害人一方情绪激动,多人到多个部门上访。

  于是,公安机关就以故意伤害罪提请批捕了。经审查,检察干警发现当事双方各有证人若干,证词不一致,捕与不捕各有证据。这种情况下,不捕更符合法律精神,但显然也没办法平息上访,而且会直接把矛盾转移到检察院,给社会留下不稳定不和谐的隐患。这样办案,案结事不了,与不办这个案有何区别?张晓英给办案干警指路说:慎作不捕决定,往和解方向努力。干警把双方当事人请到院里,坐下来喝茶。干警对店老板讲:不管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在你饭店发生的事,赔还是要赔的;又告诉受害人:所有的主张,都得有扎实的证据支持,现在你证据不足,你的要求可能会落空。别漫天要价了,合理赔些行不行?最后,双方达成了和解。

  还遇到过更棘手的。有一陈年旧案,犯案者早已归案,被害人却一直不满意,到处告。检察院接访多年,张晓英来后也和他谈了三次,可今天刚谈好,明天他又反悔了。张云攀说,最后,张检想了一个高招:“既然你不相信我们,咱们先别谈了。我们两家都回避,我提请上级院来处理,他们是中立的,知道咱们已不顺利,肯定很慎重、中立,你看行不?”被害人一听同意了。案件由市院指定其他检察院办理,终于得以了结。

  张晓英插话说:“这件事我是这么想的,反复一次两次三次之后,再好的协议还是会推翻。再办下去,当事人心里更烦更憋屈,站在他的角度为他想个招儿,他就容易接受了。”正面解决不了就换个角度,退一步海阔天空。

  有退有进,人生如此,办案亦如是。张云攀讲了一则办案故事,更显出了检察官们的执法温情、张弛有度。县城吕某,按本地人话说就是特“犯糊”(糊涂且蛮不讲理之意),她丈夫在机关工作,收入较高,她又生了对龙凤胎,羡煞四邻,可夫妻二人却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最狠的是,吕某还曾追到丈夫单位“裸闹”,让其丈夫大失颜面。一次,吕某又闹,丈夫只好往家走,她追到大马路上闹,估计是忍无可忍了,丈夫回头给了她一下,吕某鼻骨骨折。这下吕某不干了,非要追究丈夫的刑事责任,要不就赔30万。案件提请逮捕时,张晓英让干警和她谈心,给她分析利害关系:“你非要告倒他吗?他坐牢了,就丢了工作,孩子谁养?你要赔钱,他没了工作拿什么赔?”吕某坚持说,我就是要他进去!案件批捕后,吕某又求情说:“能放了他吗?这事我们自己谈。”张晓英说,法律、道理就在那摆着,又要充分考虑到这毕竟是家庭内部纠纷,检察机关提出合情合理的量刑建议,最后法院判男方赔偿女方12万元,免予刑事处分。

  爱,也是办案基础

  听了这几个故事,我感到张晓英有时确实像干警们说的,干起活儿来一点也不像个女人,比个男检察长还拼命。但更多的时候,她还有女性的温柔、细致和体贴,她的心,善得出水。我问张检,对嫌疑人、上访人你都有爱,咋养成的?

  她给我又讲了一个故事。

  几年前,还是在怀安县当检察长的时候,遇到一上访案。一个老太太,2001年就开始告状。起因是发生民事借贷纠纷,老太太以被诈骗为由报了案,立案后,侦查机关报捕,检察院认为不符合逮捕条件没有批准。后被告一方远走异乡,老太太得不到补偿,认为都是检察院闹的,于是开始上访,逢年过节开两会,必定出马。有一次,她冲进张晓英办公室,遇啥砸啥,花盆、暖壶……碎了一地,气坏了张晓英。问题得不到解决,老太太就把自己90多岁的婆婆送到了检察院:“我没钱,你们给我养着吧!”

  吹着捧着,还害怕这90岁的老人遇到旦夕祸福。张晓英想啊,这事儿较真动硬,肯定不解决问题。既然想解决问题,她不变咱变。她派干警一天24小时看着老人,每天6顿饭供着,每到饭点儿她亲自端给老人。告状老太太最后不落忍了,跟张晓英说:“对不起啊闺女。这事儿不怨你,我也不是冲着你去的。我就是觉得得把我的钱给我。”她把婆婆接回了家。

  回过身,张晓英派出干警,蹲守被告人,还终于堵着了。张晓英把双方都带到院里,坐一起调解,这才收了尾。

  讲完这个故事,张晓英跟我说:基层的事儿,要讲法律,也要顾及人情世故,揉到一起看,症结在哪儿,用哪个法条更好,才能明白。这比单打一、愣着干,效果更好,是吧?

  笑容明亮,语调轻柔,一个充满了女性气质的人。可她旋即又说:“真要办起案来,咱也是有那股劲儿的。”我又找不准感觉了。(卢江/图)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上一篇文章:上海环保局长回应质疑:排污费未作环保局福利
下一篇文章:南京秦淮检察院"海青工作室"两年调解结案137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