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保障房建设乱象重重 公共租赁住房公开销售

时间:2013-03-29 18:47:00作者:新闻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廉租房、公共租赁住房是为解决低收入群体和产业工人、进城务工人员住房问题而建设的保障性住房,此类建设会享受国家的财政补贴。

  原本一个有利于弱势群体的政策,在河南省淅川县,竟演变为“数字换补贴”。

  河南省淅川县“华富公寓”销售正在火热进行中。

  这是位于县城南部罗池贯村的一处楼盘,由当地华福陶瓷厂建设,该楼盘仅此一栋楼房。

  这栋楼一共11层,每层16户。价格是2000元/平方米左右。这在淅川县算是很便宜的房子,比同区位的价格要便宜千元以上。

  售楼人员直言不讳:“这么便宜,原因就是公租房。本来是列入2012年淅川县保障房计划的。”售房部人员还承诺,可以办房产证。截至3月1日,四层以下销售告罄。

  作为保障房的公共租赁住房,公开销售。这仅仅是淅川县保障房乱象之一。

  “淅川县的保障房建设处于河南省先进行列,2012年中央拨付资金1.5亿元,我们严格按照程序进行拨款。”淅川县房管局长刘明献说,“现在实际拨付下去的资金有三四千万。”

  “中央拨付资金的前提是看工程进度和地方配套资金的到位情况。如果淅川县保障房的数量存在虚报,中央拨付的资金就可能被挪用,或者截留在县级财政账户,这意味着是对中央政府资金的套取、诈骗。”业内一位专家如是评论。

  三个1/3的数字游戏

  淅川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最近两年,因河南省住房保障工作名声远播。

  2012年10月,淅川县县长赵鹏对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工作进行了经验介绍。这被视作对淅川县保障房建设的极大肯定。

  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变化。

  此前的2012年6月,南阳市保障性安居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对全市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进展情况督察中,通报批评淅川县有14个保障房项目没有开工。

  2012年8月14日,淅川县政府网站上同时发布了两条有关保障房建设进度的信息,两组数据信息却大相径庭。

  由淅川县政府秘书二科提供的信息显示:“淅川县20个保障房项目,手续全部办理完善并开工建设。主体完工25栋共计1370套,一层以上12栋1050套,基础开挖26栋2330套。”

  而由淅川县房产管理中心发布进度显示完工的栋数、开工的栋数和基础开挖的数目分别是:25栋1420套、12栋1550套、26栋1770套。

  “栋数相同,套数完全不同,这背后,是数字造假,是建设虚夸的证据。”知情人士说。

  唯一相同的表述是,两组数据均称“实现时间过半、任务超半,提前达到省委省政府提出的‘三个1/3’的目标。”

  “三个1/3”,是住建部的明确要求:当年新建保障性住房1/3结构要封顶,主体要完成;1/3主体工程要进入施工阶段;另外1/3要进入基础施工。住建部明确指出:仅是搭建施工现场围护设施,或仅是开挖基坑的,不计入已开工项目和套数。

  “如果统计口径地方和中央不一致,那么保障房建设就有可能沦为数字游戏。”一位业内人士分析,廉租房的政策是,省级发改委立项之后,就可以获得上级财政拨付的补贴资金;而公租房采用的是以奖代补的政策。满足住建部提出的“三个1/3”,才可以拿到中央财政和省级财政补贴,这是对保障房建设进度的一个硬性要求。

  保障房建设乱象

  数字游戏的背后,是巨大的经济利益。从淅川县2011年保障房数字统计中,就可窥斑见豹。

  淅川县2011年保障房指标3564套,其中廉租房1008套,公租房230套,还包括了大量本不该列入范围的棚户区改造房。

  “在项目取得丰硕成果的同时,项目资金收获巨大:仅中央拨付我县的配套资金就达5714万元(其中廉租房资金3500万元已到位;公租房514万元,棚户区改造1700万元)。”一系列数据作为2011年县政府成绩写进了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

  “2012年,淅川县保障房数量再上层楼,总数达到4740套。其中廉租房1200套,公租房3000套,经适房180套,棚改房360套,总量再次名列全南阳市各县(市区)之首。”早前当地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有如此表述。

  这些项目是如何落实的呢?

  位于淅川县金河镇金汇社区的金帝服装公租房项目,在公开的招标方案中写明了资金来源为中央财政补贴资金和企业自筹资金。在现场,记者看到,已经建起的6栋楼主体基本上竣工,套数186套,与淅川县房管局发布的保障性安居工程已开工项目情况统计表(下简称台账)中所报的5栋280套相比,数量少了将近100套。

  套数大大缩水的,还有淅川县源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租房项目。该项目位于淅川县毛堂乡白树工业园。这5栋楼总套数、比台账记录少了200套以上。

  同样是套数缩水的,还有淅川县福森药业公租房项目,规划两栋180套,可是截至目前,仅仅开工建设了1栋,完工80套。

  “金帝服装公租房项目和淅川源科生物公租房项目,我们按照进度及时给予了拨款。”淅川县房管局长刘明献表示,2012年已经到位的财政补贴1.5亿元中,其中有三四千万投放到企业手中。

  刘明献介绍说:“这两个企业是规范操作的样板。”

  同为数量缩水,淅川县华新铸造有限公司建设了六七十套,尚未领过补助。

  与仅仅是套数缩水比起来,旧房“化妆”成新房更显荒诞。

  按照保障房台账中公开的地址,淅川县毛堂乡金戈利镁业公司公租房项目位于毛堂乡工业园区,两栋老楼房就是所谓的公租房项目。“这老房子建于1994年,粉刷后就成了国家的公租房项目,一共4栋。”厂区所在的老田村村民介绍。

  这个在牌子上标示为“旧房改造”的项目,在台账里的类别注明为“改建”。

  “化妆”之后的办公楼可以转身成为保障房,而由个体开发商开发的项目也可以经政府“收购”贴上“保障房”的标签。

  2012年的淅川县北岗转盘廉租房项目,以及东环小区金水湾廉租房项目,工地施工人员介绍,单套最大面积接近140平方米,总套数比计划少约100套,是政府从开发商刘某手中购得,都是从2011年就开工建设。

  更加离奇的事情是,同样是2011年开工建设的淅川县东环小区丹阳廉租房项目,在2011年和2012年被重复计算两次。

  该项目位于上集镇丹阳社区魏营组,单体工程5栋,建设套数为500套,计划开工面积2.5万平方米。这个项目经过淅川县政府2012年14号文件批准建设,是政府公布台账中2012年廉租住房的第一个项目。该项目的土地手续、规划手续以及开工手续均在2011年办理完毕。

  而淅政(2011)48号文件,已经明确了位于丹阳社区魏营组的500套廉租房项目,于当年5月18日开工,上级拨付资金已经到位。

  如果说涉嫌重复计算的话,还有载体可依,而向国家虚报项目根本就不建设,就更加匪夷所思了。

  台账中显示的“乡九厚产业聚集区”共有4个公租房项目:淅川县玉典钒业有限责任公司公租房项目、淅川县九晟光伏材料公司公租房项目、淅川县九龙冶金材料公司公租房项目、淅川县香江源食用油有限公司公租房项目,总计划560套房屋,计划建设面积共计22400平方米。

  走遍了所有的厂区,这4个项目,都不见踪影。

  “其实这些项目根本就不存在,比如说,注明为淅川县玉典钒业有限责任公司建设的公租房项目,当初因为环境问题,没有通过立项,又怎么可能建设开工呢?”当地的一位知情人透露说。

  如此看来,文章开头公租房公开销售这一幕,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公开销售的保障房项目“华富公寓”不远处,淅川水泥集团公租房项目也在对外销售。这个位于上集镇罗池贯社区的公租房项目,规划建设3栋共计500套房屋。据工地施工人员介绍,户型比规定的要大一些,便于对外出售,而价格比华富公寓贵千元左右。一位知情人透露,这个楼盘的销售比较隐秘。

  那么淅川县2012年保障性住房建设的真实数据是多少套?淅川县发改委一位工作人员透露的数据是1600套,但是他并没有提供相关的文字资料。

  “保障”之难

  “廉租房是国有资产,每平方米中央财政补贴500元,入住对象是享受低保的低收入群体,国家给钱要求地方配套建设。公共租赁住房是2011年开始的一种新型保障房方式,为解决产业工人、进城务工人员住房问题,从2012年开始大力建设。”刘明献介绍说,2012年的公租房补助标准是每平方米800元,国家拨款根据建设进度进行。

  刘明献确认,2011年的保障房资金尚有1000多万没有下发,而2012年没下发的数字为1亿多。

  “2012年补贴800元每平方米,已经超过当地综合建筑成本,还能够略有盈余。”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说:针对淅川县保障房建设凸显的问题而言,第一是应当加强监督,将中央政府拨付的资金用到实处,不截留,不套取,不挪用。同时把地方应有的财政配套拿出来,而不应该仅仅向中央和省级财政套取资金。第二是应当在规划上科学,布局合理,做到物有所用,而不至于铺张浪费。第三是分配上做到公平、公正、透明。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洛阳"天价"公园60余项目收费千元引市民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