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剧院的思维:尊重文化规律 回应民生需求 衡量经济后果

时间:2013-03-29 08:44:00作者:何海锋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近年来,许多地方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文化建设热潮”,兴建剧院是这股热潮的突出表现之一。根据媒体的报道,从一线城市到二三线城市,甚至是一些小县城,都在积极地建设剧院,即使不断受到过于豪华、闲置率高、经济效益差等等的质疑,也几乎丝毫没有影响这一股建设热潮的迅猛推进。这似乎是前所未有的。

  的确,当前文化发展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好时期,对于关注国家顶层设计的人来说,这种感受应该非常明显。2011年底召开的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专门就文化改革发展作出研究与部署,提出了文化强国的战略。在刚刚闭幕的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把文化改革发展纳入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列入各级政府效能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体系。基于这样的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股兴建剧院的热潮会一时间猛烈地席卷大半个中国,因为剧院往往被看作是文化的主要载体,建设剧院就成为了当前政治上最正确的决策和行动之一——或者说,这一波的剧院建设高潮很大程度上是政治思维直接或者间接的产物。

  政治思维是一种服从权力的思维,是一种政绩导向的思维,下级服从上级,一呼百应。为了保证高效、维护权威,在军队和政府系统中,政治思维是一种主流的思维。但是政治思维不应该是政府决策唯一的思维。就建大剧院来说,这不仅仅是给城市增加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而是关系到一个城市文化氛围的营造,关系到公民享受文化生活的基本权利,关系到公共资金的分配和使用。这就意味着,在建大剧院这个问题上,政治上的考量或者政绩的追求只能是其中一部分。那么,兴建剧院还要有什么样的思维呢?

  首先是文化思维。文化思维就是按文化规律办事的思维。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引下,这些年我们国家逐步形成了一系列成熟的文化发展理念,逐渐认识到文化是一个国家或者民族历史传统、风俗习惯、生活方式、文学艺术、价值观念的积累和沉淀。因此,文化是各种社会因素综合作用的形态,而不是割裂的某一个方面;文化无处不在,不局限于任何一条界线,更不能由一个物化的东西来代表;文化的发展和繁荣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而不能毕其功于一役。

  基于这样的认识,支持文化、发展文化就不能仅仅停留在给文化部门或者文化单位更多的财政资金这个层面,而是全社会,特别是政府对文化的真正理解和尊重,当前剧院建设的疯狂很大程度上是由这种理解和尊重的缺失导致的;地方的文化发展也不能用剧院、图书馆、博物馆的数量来衡量,而要看文化设施与人之间的互动状态,躺在草坪上读书是一种文化的表现,门可罗雀的剧场就只是一个冰冷的建筑物;文化的发展要循序渐进,而不能急于求成,文化是最排斥“打造”的,时间才是最好的文化造型师,那些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千篇一律的“大剧院”是不符合文化规律的。

  第二是民生思维。满足人民的文化需要,保护和促进人民的文化利益是近代文明的产物,我们国家的宪法更是把文化权利作为公民的基本权利之一。因此,文化是关系民生的,文化建设一定要坚持文化发展为了人民,文化发展成果与人民共享。这就要求,在文化生产上,要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创作出更多贴近实际、贴近生活的文化产品,让人民“喜闻乐见”;在文化平台的搭建上,要努力让广大人民乐于参与、便于参与;在政府的文化评价指标上,要以人民的满意度和参与度为最重要的评价标准。

  从这几个方面来看,那些闲置的豪华剧院不仅无益于文化的生产,也阻碍了人民的参与,在人民的文化考评面前当然是过不了关的。但为什么一些不过关的剧院能够傲然耸立在各个城市里几乎最耀眼的地段上,而且这类剧院还在不停地华丽诞生?这与人民被排斥在决策之外,或者说,政府在建剧院的决策过程中缺乏民生思维有关。我相信,如果最关心自身文化权力和文化建设的公众能够有机会参与到建设所有这些剧院的决策过程中去,并且对决策发生真正的影响,不合格的剧院就很少能够建立起来。

  第三是经济思维。虽然剧院有着十分突出的文化属性、民生属性和公益属性,但文化本身也是生产力。繁荣文化、传承文明是政府的当然责任,理应得到政府的财政支持,但却没有理由成为公共财政的负担。实际上,文化只有在生产生活中不断实现价值才能获得更强的生命力。充分发挥文化的经济效益,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是科学的文化发展理念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这些年文化体制改革的重要方面。作为文化活动场所的剧院应该是最有能力面向市场、参与竞争并获得经济回报的。

  因此,政府在考虑将财政资金投向剧院建设时,必须考虑成本与收益,考虑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考虑文化市场的状况,文化消费的习惯。这就是兴建剧场的经济思维。没有成本与收益的计算,剧场才会越建越大,越建越豪华,即使入不敷出,也要勉力维持;因为没有对市场的准确把握,过高的场租和票价把文化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挡在了门外。

  总之,剧院不能仅仅建立在对政治号召的简单响应上,更应当有对文化规律的尊重、对民生需求的回应和对经济后果的衡量,这些才真正构成剧院建设,以及文化建设的坚固基础。

    (作者系中央纪委监察部驻文化部纪检组监察局)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下一篇文章:多家网店下架美素丽儿奶粉 与代理商互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