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傅企平:一位村支书眼中的PM2.5

时间:2013-03-09 15:08:00作者:陈元新闻来源:新华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新华网记者 陈元

  “欢迎你去我们村转转,村里空气好。”一走进新华网全国两会访谈直播间,65岁的傅企平就笑呵呵地跟记者打招呼。

  雾霾、沙尘、大风,环保话题在今年两会上再次升温。来自东部沿海一个小乡村的全国人大代表傅企平逢人便推介他的家乡,一个山清水秀,空气好得可以让人尽情“深呼吸”的地方。

  2012年,傅企平所在的浙江省奉化市滕头村成为全国首个安装PM2.5监测设备的村庄,根据一年多的监测数值,滕头村PM2.5平均数值不到20微克/立方米。与此对应的国家环境空气质量监测指标pm2.5年和24小时平均浓度限值分别为35微克/立方米和75微克/立方米。而近日我国出现雾霾的很多地区PM2.5指数超过500微克/立方米,北京甚至一度突破900微克/立方米。

  GDP增长有多快,PM2.5数值增长就有多快,这几乎已经成为困扰中国发展的一个难题。记者在查阅资料时却发现,滕头村的经济发展水平却和其PM2.5数据同样令人羡慕:2011年滕头村实现社会总产值55.37亿元,利税6.04亿元,村民人均纯收入36000元。

  “很多人都觉得,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的保护是矛盾的,对立的。就我们的经验来看,我觉得这是统一的。”傅企平这样给出他的答案。

  但在滕头,解决这对矛盾并不是一帆风顺。上个世纪90年代,当滕头村环境保护委员会否决了一大批投资不大、效益看好的项目时,一些村民急了,“有的村民说村干部‘犯傻’,环境的保护靠一个村能有多大作用?乡亲们是穷怕了,一心盼着村干部能带领村子致富。”傅企平缓缓地说。

  那些年,滕头村是出了名的穷村,有歌谣为证:“田不平,路不平,亩产只有两百零,有女不嫁滕头村。”村子穷,老百姓生活困难,傅企平和同事们着急,但骨子里却都有一股牛劲,傅企平坚持认为,“经济好起来了,环境搞坏了,以后要花更大的力气来治理环境,这才是犯傻。”

  顶着压力,坚持有污染的项目一律不上。自1993年成立国内最早的村级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起,至今滕头已否决大大小小50余项经济效益可观但污染环境的项目。

  在改土造田,土地规模化经营的基础上,滕头开始发展生态旅游、高效农业,有了更好的产出和收入,村民们看在眼里,环境保护的意识跟着“种”在了心里。

  “田成方,楼成行,绿树成荫花果香,清清渠水绕村庄。”滕头人的环保意识和良好的生态环境吸引了更多的“外来客”,每年到滕头村来旅游观光有100万左右人次,仅门票收入一年就达3000多万,旅游综合收益超亿元,服装、园林绿化等一大批清洁工业企业在滕头落户。

  “生态环境就是生产力!”说这话时,这位在滕头前后工作了33年的老支书一脸豪气。

  来北京开会前,傅企平的助理特别查看了近期北京的天气,给老书记准备了口罩。“到这一看,也还好,能适应。”傅企平笑着告诉记者,比起这几天的天气,他更关心自己这次带来的议案和建议。

  结合滕头村的生态实践以及全国多地持续出现雾霾天气的现实,傅企平一口气准备了3份与环境有关的议案和一份关于加强城市绿化以降低PM2.5的建议。三份议案分别和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防治立法有关,另一个建议就是如何把PM2.5降下去。

  “去年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以地市级为单位对PM2.5进行监测。我就在想这个PM2.5到底是什么东西,后来就去问环保部门的专家,问明白就开始琢磨我们能做点什么。”傅企平建议,降低PM2.5首先要节能减排,每个人都多一些环保的生活方式,比如多骑自行车、多走路;其次是要加强绿化,城市应该改变绿化观念,坚持美观和实用相结合的选树原则,坚持适地适树的原则,坚持立体绿化的原则,鼓励园林绿化企业研发、种植能降低PM2.5的树木。

  “谈到‘中国梦'”,作为一个农民,我做的是‘绿色梦’。滕头村的口号是农村让城市更向往,就是我们要把农村建设好,要搞‘美丽乡村’,有新鲜的空气、有干净的水、有比较清洁的土地。”傅企平说。

[责任编辑:全森] 下一篇文章:人大代表徐安:把网络反腐引入到法治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