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诈骗背后的利益链

时间:2013-02-19 08:23:00作者:张捷 綦天新闻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这是一条覆盖面广、隐蔽性强的网络诈骗链条:“中间人”从“上线”低价购买网银“套装”后高价卖给“下线”;“下线”实施网上诈骗后,利用这些“套装”分割、转移赃款并快速异地取款,完成诈骗过程。

  近期频繁发生的一系列网络诈骗案件表明,切断这条链条仍面临多重困难。

  瞄准社会热点

  近年来,随着网络购物、网络通讯、网络社区的兴起和流行,在方便大家的同时,也给不法分子提供了一个隐蔽的诈骗渠道。

  在美国留学的小靳给记者讲述了自己聊天视频被盗取用来诈骗的经历:不法分子先和她视频聊天,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把小靳的聊天视频用截屏软件录下。然后,通过技术手段盗取小靳的Q Q,再通过视频聊天的方式向小靳的家人和朋友骗取汇款。“他和我家人说耳机坏了,然后播放之前录下来的视频,看到我的视屏 在 屏 幕 上 出 现 , 家 人 这 就 上 当了。”

  这只是网络诈骗花样不断翻新、手段更加隐蔽的一个缩影。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分局刑侦三大队队长陈宏说,新的技术、新的平台、新的政策、新的社会热点都可以为网络诈骗提供素材。

  例如,针对近期热门的“最严交规”,记者在网上搜到多个“办理驾驶证消分业务”的网站。在一家名为“申通驾校”的网站,上面甚至留有联系电话和银行账号。

  根据中国反钓鱼网站联盟发布的《2012年中国反钓鱼网站联盟年度报告》,去年1月1日至11月20日,中国反钓鱼网站联盟共处理钓鱼网站24535个;在这家网站联盟接到的钓鱼网站举报中,涉及淘宝网、工商银行、央视、腾讯公司四家单位的钓 鱼 网 站 总 量 占 全 部 举 报 量 的80.09%;而支付交易类、金融证券类 、 媒 体 传 播 类 , 占 处 理 总 量 的94.61%。

  中国反钓鱼网站联盟分析,钓鱼网站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一是节假日成为钓鱼高峰期。在“五一”、“十一”和春节期间,大量购物、旅游、票务类钓鱼网站趁机活动。另外,网购促销的高峰期也成为钓鱼网站高发期;二是钓鱼网站瞄准社会热点,央视网站、湖南卫视、新 浪 网 、 腾 讯 是 网 络 钓 鱼 者 “ 扎堆”的重灾区。钓鱼网站紧跟时下热播的体育赛事、大型选秀、电视相亲等群众喜闻乐见的电视节目,特别设下钓鱼陷阱,通过发送中奖信 息 等 带 有 诱 惑 性 的 语 言 诱 骗 网民;三是钓鱼网站平均生存期日趋缩短。据国际反钓鱼工作组报告显示,钓鱼网站寿命已由2010年的73小时降低至12小时内。不法分子为了逃避打击,频繁更换域名、网络地址或网站接入地,形成一种网络钓鱼“游击战”。

  针对网络诈骗等行为,一些网友认为这些戏法很难骗到上网经验丰富的人,老人家更容易上当受骗。但事实并非如此。

  在近期侦破的一起诈骗案中,南宁市的黄先生因急于寻找创业资金,被一家网站“无抵押、无担保、放款快、期限长、用途广、额度高”所诱惑,结果贷款没拿到,反倒赔进去了两万;网友“江湖中人”说,他接到短信说网银升级,在网上按提示操作,结果被一次转走8000多元……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不法分子往往摸透了百姓的心理,采取“广撒网”的办法,“100个里面总能成几个”,因此外来务工者、创业者等短期内对金钱需求较大的人群,以及家人、亲戚等成为受骗的主要群体。而单笔金额少,累积金额多成为网络诈骗的特点。

  形成利益链条

  不法分子诈骗得手后,如何从银行将大量赃款提出来?记者了解到,不法分子“广撒网”诈骗得手后,集中在银行卡中的赃款数额较多,少则几万,多则数十万,超过了A T M机单笔最高取款限额,多次取款具有一定风险。因此,他们便借用网上银行“转账快、转账额度高、隐蔽性强”的特点,将赃款分割、转移。

  陈宏举例说,不法分子将10万元赃款通过网银转账,平分到其他20张卡里,再通过佩戴假发、墨镜等伪装或是雇人在外地将赃款一次性取出。

  陈宏说,另外一些不法分子看到了其中获利的机会,专门代理为网络诈骗犯罪团伙取款的业务,“这些人购买了假发、墨镜等伪装道具,得到‘业务’之后,就在不同地点的不同银行替诈骗团伙将赃款取出,从中收取部分‘提成’。”

  为了隐藏身份,诈骗团伙需要使用多张网银进行分割、转账,那么,这些网银账号从何而来?在前不久南宁警方通报的一起贩卖带有网银功能的银行卡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吴某通过电话联系,以1100至1200元的价格从位于浙江温州的“上线”处购买四张不同银行的银行卡、四个网银优盾、一张真实银行账户户主信息的复制身份证组成的“套装”,然后以1600至1800元每套的价格出售给“下线”,赚取差价。据他交代,去年10月至今就卖出了70多套。

  据办案警官分析,一方面,“上线”利用外来务工人员法律意识淡薄、赚钱心切的特点,诱惑其办理网银;另一方面,犯罪团伙与银行工作人员里应外合,大量办理银行卡。

  在某大型银行工作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银行十分欢迎企业大批量办理工资卡,这是一笔很大的现金流。“企业法人只需携本人身份证、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等相关证明,即可一次性为企业员工办理多张银行卡,其中存在个人信息被利用的可能。”这位知情人说。

  “这就是为什么‘上线’多位于江浙一带沿海发达地区的缘故。”陈宏说,在江浙一带农民工较多,由于农民工群体防范意识、法律意识不强,统一办理工资卡、信用卡,个人信息极易被不法分子利用。

  据警方介绍,在广东、浙江等沿海城市,不法分子假借招聘农民工为名混入招聘专场,骗取务工人员身份证件及个人信息进行信用卡犯罪的案件时有发生。

  与此同时,在北京、广西柳州等地破获的一些银行卡倒卖案件中,不法分子从一些进城务工人员、农民工等手中购买他们不再使用的银行卡,再转手卖给网络诈骗团伙。由于缺少自我保护意识,进城务工人员觉得废弃的银行卡里没有钱,留着也没有用,卖给别人还可以赚点小钱。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以他们真实身份登记开户的银行卡会成为犯罪链条上的一个环节。

  监管难度大

  网络诈骗大多采用互联网、电话交易,实施速度快,隐蔽性强,覆盖面广,利润丰厚,这种新型诈骗方式引起不少业内人士的担忧。

  陈宏说,一方面,网络犯罪的成本低、风险小,利用技术手段盗取的Q Q号、用不知情人身份办理的银行卡以及频繁更换没有登记信息的电话号码,给警方寻找源头带来了巨大困难。“在网络上交易,电话中联络,异地、跨行取钱,网络诈骗突破重重关卡,监管难度大。”

  另一方面,较高的办案成本给侦破带来了困难。陈宏举例说,不法分子在广西诈骗,把得到的钱通过网上银行转到广东的银行,然后在云南雇人把钱取出来,这些环节需要干警多地奔波,与各地银行、电信等多个部门协调取证,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实际上,针对网络诈骗并非无法可依,但“取证难”在增加警方侦破难度的同时,也给受害者维权增加了难度。上海联诚律师事务所律师田超鹏说,首先,受害人一般为普通人,发现上当受骗之后不知如何取证;其次,网络诈骗犯在网上一般都以网名、化名掩盖真实身份,当发生诈骗案件后,犯罪分子真实身份查证需国家检察机关介入,一般个人不具备此调查能力;再次,即使查到诈骗犯并及时抓捕,由于其早已将赃款分散转移或者挥霍一空,挽回损失难。

  业内人士建议,针对网络诈骗,单靠警方“单打独斗”难以深入持久打击,仍需要多方共同监管布控。

  也有网络专家认为,在提高网民自身安全意识的同时,应尽快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针对网络诈骗涉及多个部门、多个环节的复杂性,相关单位、部门也应建立联动机制,共同遏制网络诈骗的发生。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旧城改造牵出4名受贿官员 深圳"坐拥20亿身家"村官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