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敬琏:中央应尽快建改革工作班子 破固有局面

时间:2013-02-18 08:02:00作者:吴敏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新京报讯 (记者吴敏)昨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3年年会以“改革的重点任务和路径”为题展开。经济学家吴敬琏呼吁,中央应尽快建立体制改革工作班子,开始进行前期研究工作。这一呼吁得到其他经济学家的普遍响应。

  中国经济50人论坛是非官方的、公益性的经济学家组织。其中5人在十八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2人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呼吁总领改革蓝图的机构

  吴敬琏在昨日的主题演讲中说,当务之急是启动研讨和制定改革的总体方案,其中要深入研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整体规划,明确提出改革的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

  吴敬琏认为,原本市场经济体系是一个利益多元化的综合体系,但近年来利益格局固化,要做一些根本性的改动,会对原来的利益格局发生大调整,引起许多矛盾、阻力和抵抗。他认为,如果中央不抓顶层设计,在各个部门完成设计、形成格局以后,再协调就难了,因此要建立一个中央直接领导的工作班子来统筹协调。

  经济学家张维迎昨日也重提其观点,他说应该成立“国家改革委员会”,由总书记或者总理来当主任。

  经济学家这样的呼吁,在早先的经济改革中曾有先例。按照吴敬琏引述的《江泽民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提出》一书的内容,在1991年开始的改革中,中央曾就总体方案的设计起草了6个月时间,而之前的调研、座谈等筹备时间则更久,不少经济学家和社会人士都参与其中。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则在发言时说,“不说恢复体改委,重建一个体改委也可以……总之一定要有一个专门的机构来研究改革方案,让部委制定改革方案,这样是做不成的。”

  称改革时间紧迫

  吴敬琏昨日说,现在,时间已经很紧了,“如果我们希望在十八届三中全会能够把这个总体方案、路线图、时间表制定出来的话,现在应该说时间很紧”。张维迎则认为,现在可能是改革最后的时间窗口。

  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在论坛上说,这几年是难得的一个机会,一个窗口期,应该紧紧抓住这个重大的改革机遇。

  “一方面是民意为财税改革提供了机遇,目前的汇率走势为开放资本项目、增加人民币弹性提供了机遇,当前的低通胀环境为资源价格改革提供了机遇,我们可以通过建立改革委员会来设计并监督改革的执行,避免改革时机被贻误。”他说。

  争鸣

  易纲:对设计大系统存疑

  新京报讯 (记者吴敏)央行副行长、经济学家易纲昨日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年会上对设计大改革方案提出疑虑。

  他说,制度是设计出来的,还是在产权界定清晰的情况下生长出来的存在探讨的空间。中国之前的改革无疑是设计出来的,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还要设计改革,难度很大。

  易纲认为,一些基础的原则,比如产权界定和保护,需要得到强调;一些领域需要设计,比如社保制度、财税、土地制度等。他说,他对设计一个改革的“大系统”,感到“诚惶诚恐”,“心存疑虑”。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说,“如大家所说建立强大的领导班子,但班子越大越难以保护产权,只有保护产权,才能限制政府主导经济,才能使得社会资源得到有效配置。”

  现状

  吴敬琏:电信改革是半拉子工程

  中移动一家独大,宽带业务两家南北垄断,“拖了信息化的后腿”

  新京报讯 (记者吴敏 刘兰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昨日建议,可以按照两条线索,即问题导向和体制分类来研讨和设计改革。他指出,电力系统和电信行业改革是半拉子工程。

  “四件事一定要做”

  吴敬琏说,各种重大问题背后有体制性的原因,可以根据对这种原因的探索,明确哪些方面应进行改革;而汇总问题分析中提出的改革项目,则可能涉及多个子系统,比如财税、金融等。他说,问题的中心还是“竞争性市场体系的建设”,他认为有几件事情是一定要做的,包括完善市场的产权制度基础,比如土地产权;开放各类资源价格;反垄断和强化竞争;实现司法公正和完善的执法监督。

  吴敬琏在举例说明这些问题时称,有些至今没有解决的问题,是因为背后的体制性障碍一直存在。新兴产业也存在这个问题,吴敬琏举出光伏企业江西赛维太阳能的例子,称政府对此是有责任的,因为用了政府的力量去鼓励,结果造成了产能的过剩。

  赛维是国内最大的光伏企业,在纽交所上市,但由于行业产能过剩陷入经营困境。

  电力市场不正常

  吴敬琏昨日还表示,电力系统和电信行业改革是半拉子工程。

  他说,电力系统改革中,“网厂分开,竞价上网,输配分开,售电放开”只有第一步很有成效地完成了。但这个市场不正常,唯一的买家就是电网,不是一个竞争性的市场。而电信改革中,非对称监管、自有携号转网等,现在也都没有做好。移动通信上中移动一家独大,宽带业务上两家南北分开垄断,“拖了国家信息化的后腿”。

  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昨日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08年的运营商重组虽然在局部(如3G方面)形成了竞争关系,但整体上是失败的。

  相关

  郑秉文 社保改革卡在事业单位

  新京报讯 (记者吴敏)昨日应邀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上做演讲的社科院拉美所所长郑秉文说,社保改革最大的不公平问题在于事业单位,如果事业单位不改,全民的愤怒情绪导致社会保障制度的任何改革都变得不可能。

  “一说到改革,所有网上言论就说先改事业单位,所有的改革都卡到这儿了。”他说,这是一个平等的标志,只要事业单位和城镇职工社会保障不平等,别的都免谈。

  郑秉文在发言中说,中国统账结合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走到头了,应该改成名义账户制。

  汤敏 座谈不足以了解百姓想法

  新京报讯 (记者吴敏)改革如何得人心,如何知道老百姓是怎么想的?经济学家汤敏认为,座谈等方式不足以了解百姓的想法,应该建立科学的民意调查机制。

  汤敏说,在做重大改革的时候,对于民意的了解十分重要。他说现在官员对民意的了解还局限在开座谈会,下基层调研的方式,这样的方式了解的面很窄,且容易被操纵。

  他说网络民意同样可能有偏差,容易被利益集团操纵。现代民意调查机制在1920年代的美国就开始被应用在政治中,后被西方各国普遍使用。

  .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文化部等15部门联合研制本土化网瘾诊断测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