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水库垮塌续:多趟进京列车预计晚点20小时

时间:2013-02-18 07:24:00作者:钟欣新闻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经过紧张抢通,受山西洪洞曲亭水库坝体坍塌过水影响的南同蒲铁路甘亭-临汾北区间已于昨天下午双向开通。目前,水库库区存水已基本排空,被疏散的群众大部分已经回迁。不幸的是,一名70岁老人16日独自返家,跌入泥中窒息死亡。

  受损铁路公路开通

  记者从太原铁路局了解到,17日20时许,从太原站开出的1485次旅客列车顺利通过南同蒲铁路甘亭-临汾北区间上行线路。此前16时40分,一列从洪洞站开往临汾站的货车已通过其下行线路。这标志着,受曲亭水库坝体坍塌过水影响的南同蒲铁路甘亭-临汾北区间已双向开通。

  此前停运的太原至运城L7825/6、太原至吕梁K7831/2、运城至大同K7808次、太原至永济4625次、太原至宝鸡2669次、太原至西安2671次列车,以及改线的K689、1465/6、1164次、L697次等旅客列车将陆续恢复正常。

  记者从曲亭水库灾后重建指挥部了解到,霍侯一级公路已于17日晚完成抢修清淤,恢复通车。

  重建工作全面展开

  记者16日从洪洞县委宣传部了解到,曲亭水库库区存水现已大部排空。水库隐患基本消除后,此前被疏散的群众已有80%回迁,其余群众正有序回迁。

  16日下午,记者在现场看到,水库水位已由18米左右降至库底,仅在低洼处有半米左右存水,近1800万立方米水被排出库区,经10公里左右河道流入汾河。

  另据了解,灾后重建工作已于17日全面展开,临汾市已建立起市、县、乡、村四级负责的灾后重建工作机制。

  老人独自返家遇难

  在受灾最为严重的甘亭镇南羊獬村一处院墙倒塌的民房院内,17日发现一具压在杂乱枯树枝下的尸体。经记者与死者家属和当地相关工作人员核实,死者为70岁的乔田锁,系16日中午时分返回家中不幸罹难,他的儿子17日早晨回家发现后便用一旁的凉席遮盖。

  记者了解得知,事故发生后,南羊獬村立即发布撤离通知,村委会工作人员挨家挨户排查,洪洞县一位副县长也带领公安人员封村排查,确定无人留村后才离去。

  15日晚,乔田锁和家人前往亲戚家借宿。16日晨,家人发现乔田锁已不在亲戚家,本以为他去上厕所便未生疑,没想到他已独自回家。

  “16日上午10点前,村子里还没有渗水,大家都以为会没事。到了12点左右,大水把村子和铁道的隔音墙冲塌,整个村子的人都已撤离到安全地带,没想到他还在里面。”乔田锁的家人说。

  村民荣青梅称,还有一位老人在事故中丧生。当地政府表示正在核实中。

  影响

  多进京列车预计晚点20小时

  昨日,北京站发布消息,受山西水库坍塌事件影响,铁路部门启动应急预案,对部分旅客列车采取迂回运行、停运等措施。北京站共有6对列车受到影响。

  北京站提醒,已购买停运车次车票的旅客可以到车站退票窗口办理全额退票;乘坐晚点列车的旅客应随时留意车站公告、广播及北京站官方微博。

  昨晚记者了解到,由于受影响的仅为去往运城、临汾等地的旅客,且北京尚有多趟列车及高铁发往山西,大部分购买了晚点列车的旅客都已选择改签或退票。北京站内未发现大量滞留旅客。

  受影响列车一览

  2月17日,北京—燕山6457次,燕山—北京的6458次停运。2月17日,北京—衡水6439次,衡水—北京的6440次停运。改为开行临客L6439次、L6440次,运行时刻与6439/40次相同。

  2月16日,运城—北京的L698次列车预计晚点16小时左右到达北京站。受此影响,北京—运城的L697次列车将在L698次列车到达后组织开行。

  2月17日,临汾—北京的2604次列车预计晚点23小时左右到达北京站。受此影响,北京—秦皇岛的2601次也将在2604次列车到达后组织开行。

  2月17日,运城—北京的K604次列车,预计晚点20小时左右到达北京站。受此影响,北京—运城的K603次列车将在K604次列车到达后组织开行。

  2月17日,韩城—北京的1164次列车预计晚点10小时左右到达北京站。受此影响,北京—韩城的1163次列车将在1164次列车到达后组织开行。

  2月17日,运城—北京的L698次列车停运。2月18日,北京—运城的L697次列车停运。

  本报记者韩旭

  现场

  一百多只羊仅4只存活

  苏飞虎看着堆在院门口的数十只死羊,眼神里透着无助和绝望。他所在的甘亭镇南羊獬村,300余户家院均受到不同程度损毁。

  15日,曲亭水库灌溉输水洞洞顶发生垮塌事故,导致下游坝体出现管涌,坝体大面积塌陷,满蓄1900万立方米的水库正在向下游流进。距离水库14公里的南羊獬村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庄。

  在通往南羊獬村的路上,泥泞的路面难以下脚,已连续工作两天两夜的铁路人员正在进行捣固作业,突如其来的大水早已把铁轨冲得松动不堪。与铁道仅几米之隔的便是南羊獬村,整村的道路已被20多厘米的淤泥覆盖,记者几次陷入没脚踝的泥中。

  走在南羊獬村的路上,随处可见冲散的树枝和杂物。一辆3吨重的卡车也翻倒在路中央,据村民介绍,当时车在村岔口附近,受到大水的冲击滑行了100多米。在汽车底部记者看到,衣物、床单等杂物缠在底盘上,相邻的院墙也已倒塌。

  住在村西头的苏飞虎眼神焦虑地看着记者,家中100多只羊仅有4只幸免于难,院门口数十只肥硕的绵羊七零八落地躺在泥中,惨不忍睹。“现在是羊的繁殖期,很多母羊都怀着小羊,在羊圈里的都被水冲跑了,在院子里饲养的被大门堵着淹死了。”据苏飞虎介绍,现在每只羊的价格大概在1500元人民币左右,一夜之间,价值十几万元的羊变得一文不值。钟欣

  新华视点:【新华微评】曲亭水库为什么垮塌?山西晚报 2006年3月23日刊发报道《凭什么克扣病险水 库救命钱》,指出在市县配套不到位的情况下,山西财政厅指使评审中心搞“再评审”扣留改造款项。是不是当年隐患,如今爆发,淹没良田,毁坏铁路,还搭上了人命?当年改造款被扣与此次垮塌到底有什么关系?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14城春节楼市成交面积涨幅超一倍 贵阳达2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