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救助站解释老人被绑呼救:在外咬人精神异常

时间:2013-01-10 08:42:00作者:新闻来源:人民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湖南媒体记者将卧底救助站形容为“恐怖之旅”,长沙市民政局回应称——

  “我们是按救助流程走的”

  湖南一媒体记者卧底调查长沙救助站,1月9日媒体刊登《一个记者的“恐怖救助”之旅》(见图,网络截图)引发强烈关注。报道称,卧底记者遭三人围殴,还发现救助站大厅内一老汉手脚被捆并向记者呼救。

  9日下午5点多,长沙市民政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30多位媒体记者公布了救助站当晚的全程监控视频,并对卧底记者的报道逐一做了回应。记者就此采访了事件的双方。

  打还是没打?

  双方各执一辞

  这段采自1月7日的视频显示,最初卧底记者戴鹏与工作人员之间并无纠缠,当时的窗口接待员吴婷婷解释,包括自己在内的工作人员都正在一步步走救助程序。

  吴婷婷指着视频告诉记者,工作人员一直在询问他“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从事什么行业”等问题,并且同护送他过来的公安干警填写交接表格。在这一过程中,戴鹏均没作答。

  “中间值班医生还过来了,对其身体进行评估,也问了各种情况,他都没有说话。”吴婷婷告诉记者,当医生问到其是否有嗑药时,戴鹏情绪变得激动。

  视频时间21点17分左右,戴鹏与保安等扭在一起,最后被按在地上。“主要是怀疑他精神失常,看到他口袋鼓囊,伸进去准备掏出什么东西,才采取这种措施。”长沙救助站站长黄智谋说。

  黄智谋解释,戴鹏由公安干警护送到站,根据惯例,只有精神病人等特殊对象才由公安干警护送。

  为什么要对其鼓囊的口袋检查?黄智谋说,去年10月,民政部通报要求,加强对救助人员的甄别,发现恶意求助、寻衅滋事的报公安机关处置;加强入站管理,及时做好受助人员安全检查。

  戴鹏的说法截然不同:“当我进救助站的时候,没有人给我东西吃,有个爱心女孩多次要求把我身上的湿棉衣换掉,他们才给我换。”

  当记者问起救助站工作人员是否动手打了他,戴鹏说:“他们逼问我,我一直不说话,往后退他们就动手了。”

  戴鹏说,当时他们要求他说自己情况,可是装扮成“哑巴”的他不能说话,工作人员就态度恶劣高声问他,他害怕地往后躲,突然有个工作人员冲上来抱住他,在他极力挣脱的同时,又有两个工作人员冲上来提起他的脚把他重重摔在地上。

  当记者问到被打时是否还手,戴鹏情绪激动地说,整个过程他都没有动手也没有挑衅,被按在地上时他才大喊自己是正常人,自愿离开,可是工作人员一定要他说出家人联系方式,当他提出要报警时,工作人员不让他报警。

  “还有,长沙市民政局凭什么向媒体公布我父亲的电话?这岂不是侵犯我的个人隐私?”戴鹏说,许多记者纷纷致电家中采访,远在浙江衢州的父亲不堪其扰。

  为何会有老汉手脚被捆呼救?

  医院证实老人精神存在异常

  就在戴鹏离开约30分钟后,视频显示,由几名民警抬着一名老人走进大厅,老人的手脚确实被捆在担架上。吴婷婷说,护送过来的杨警官等称,老人在外咬了人,怀疑有暴力倾向,所以才捆绑了起来。因此,填写的护送情况注明此人精神异常。

  视频显示,就在老人躺在大厅时,戴鹏等一批人又重新回到了大厅。黄智谋说,此时老人正在等待送往精神病医院治疗。“戴鹏报道中说‘大约一个多小时后,这名老人不知所踪’,其实戴鹏等看到工作人员将老人送上了救护车,并询问了老人要去哪里,工作人员也告诉他将送到精神病医院。”

  在新闻发布会现场,长沙市精神病医院(长沙市第三社会福利院)院长周甲人向记者证实,这名老人叫李谷庭,51岁,广东揭阳人,精神的确存在异常,目前正在接受治疗。

  记者了解到,7日当晚戴鹏就被送到了湖南建设医院,初步诊断是左脚软组织挫伤,可能有轻微脑震荡,这两天还将做个法医鉴定。

  对于报道中提到的十次未打通救助电话,黄智谋说,究竟有没有打十次电话,要去通信部门查证。

  “整个过程我们是按流程来走的,没有进行恶意殴打。”长沙市民政局局长曹再兴说,愿意接受各级部门的调查,欢迎新闻媒体如实监督,共同做好救助管理工作。另外,由于救助对象往往都是肢体残疾、精神失常、智障等特殊群体,必须进一步加强与救助对象进行良好沟通。

[责任编辑:全森] 下一篇文章:现有孤儿61万收养不足11万 民政部承认体系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