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万血汗钱被一纸调解书分走一半 2张借条案情真相

时间:2012-12-13 08:01:00作者:冯玉 林依辉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检察官向当事人了解案件情况 

  2010年1月23日,一个普通的日子,可对某些人来说,它可能是生命的拐点。这一天,江苏金坛邮政储蓄银行的工作人员邓平因一场车祸被夺去了生命。 

  而这场车祸带来的“涟漪效应”,又让渔民王福庚遇上了一场官司风波。

  50多岁的王福庚,是个老实巴交的渔民,经营着三亩鱼塘,平日从未与人红过脸。多年前经人介绍,他认识了邮政储蓄银行的邓平。王福庚为了老有所养,把自己和老伴一辈子积攒下来的钱陆续交给了邓平投资管理。到邓平出车祸前,王福庚放在邓平那儿的钱已累积到了51万元。 

  1月24日,王福庚得知邓平出事后,难过不已:天有不测风云,这人说没就没了!难过之余,想到自己的存款,王福庚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一夜辗转反侧,第二天一早王福庚就到城里找了律师咨询。律师告诉他,遇到这种情况,为了保证本人的债权安全,还是得尽快起诉。听了律师的话,王福庚内心更加不安,自己从没有跟人红过脸,更何况打官司?可想想全家人后半辈子的着落,决定委托律师起诉。 

  2月2日,王福庚以邓平向其借款51万元未还为由诉至金坛市法院要求邓平的三名继承人:周燕(邓平之妻)、邓霞(邓平之女)、柳春梅(邓平之母)还款。 

  此案经过一审、二审,最终常州市中级法院于2010年10月8日作出判决,判令周燕返还王福庚借款51万元及利息,邓霞、柳春梅在其继承的范围内承担偿还责任。 

  案子审到这里,王福庚本可以高枕无忧了,然而,谁也没想到,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亲姐弟“荒唐调解”,债权人莫名受损 

  2010年6月4日,当王福庚与周燕的还款官司还在二审之中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周燕的弟弟周立拿着2张借条,将姐姐告上了法庭。一张是2009年10月周燕向周立借款25万元的借条,一张是2009年12月周燕向周立借款27万元的借条,两张借条合计要求周燕还款52万元。 

  周立的代理人指出,这两张借条都是在现金交付当天所写。庭审时,周燕对此没有否认,原被告没有进行任何抗辩,庭审“异常顺利”。 

  很快,周燕、周立姐弟俩就在法院主持下,自愿达成了调解协议,周燕、邓霞、柳春梅同意返还周立借款52万元。 

  一场民事调解,简单得更像是走了个过场,然而,它给王福庚带来的却是晴天霹雳。 

  直到周立向法院申请执行邓平的遗产时,王福庚才知道之前还演了这么一出。这就意味着,他和周立都是邓平的债权人,按照各自的债权比例分配债权。 

  王福庚越想越恼火,自己的51万元血汗钱,这么莫名其妙就少了一半! 

  虽然王福庚认定这是姐弟俩打的假官司,却苦于没有证据,控告无门。周而复始,失望、绝望充斥着内心……想到一辈子的积蓄泡了汤,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王福庚咨询了律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检察机关申诉。 

  检察机关监督维权,申诉人终获公正

  2011年10月9日,王福庚赶到了金坛市检察院民行科。科长王月珍热情接待了这位憔悴不堪的当事人。听着王福庚断断续续的叙述,王月珍陷入沉思,多年的办案经验告诉她,这份调解书可能涉嫌虚假诉讼。 

  根据现行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检察机关是对法院已生效的民事、行政判决、裁定进行法律监督,这并不包括民事调解的案子。此时,恰逢2011年“两高”新出台了《关于对民事审判活动与行政诉讼实行法律监督的若干意见(试行)》(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其中第六条、第七条作出了将民事调解纳入民事行政抗诉范围的新规定,这也使得民事调解检察监督工作有法可依。 

  王月珍迅速将王福庚的申诉情况向院领导作了汇报,经过慎重研究,决定对此案予以立案。 

  立案后,承办人迅速展开审查。经过查阅卷宗、询问当事人,发现疑点重重,初步认定这一调解系恶意诉讼。 

  检察官通过调阅卷宗、庭审材料,分析出了疑点,可是要还原案情真相却十分困难。 

  周立向法庭提交的载明周燕向周立借款共计52万元的两张借条,白纸黑字确系周燕所写,原被告双方又你情我愿,难有证据推翻两人之间的“默契”。审查到此,似乎进了死胡同。 

  当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请专业鉴定机构鉴定这两张存疑的借条。检察机关当即委托南京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对涉案的两张借条形成的时间作出鉴定。 

  2011年10月24日,东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了司法鉴定意见书:借条的形成时间在落款时间之后。“倒签日期”意味着做假,借条是后来补签的。 

  拿到了凭据,检察官心中有了底,当下趁热打铁,对周燕姐弟俩深挖细问。 

  对于借条中反映的借款情形,姐弟俩陈述前后矛盾。在2010年6月4日的法院庭审笔录中,周立的代理人表示25万元的借款是10万元汇款加15万元现金,27万元的借款是5万元汇款加22万元现金,当时周燕对此表示认同。 

  但在对检察机关陈述时,周燕却表示25万元的借款是19万元汇款加6万元现金,27万元的借款是10万元汇款加17万元现金,前后两次陈述明显不一致。 

  另外,两笔借款实际发生的时间与写借条的时间相隔较长,不合常理。周立汇给邓平的19万元及10万元两笔汇款时间分别是2008年9月与2009年9月,而两张借条相应的落款时间却分别是2009年10月与2009年12月,不符合借贷的常理。 

  结合调查获取的证据,检察机关已可证实该案实质是周燕与其弟周立通过增设债务,为稀释案外人王福庚债权而编设的虚假诉讼。 

  根据有关规定,检察机关可以运用检察建议、纠正违法通知书、再审建议、抗诉等多种手段对民事调解全面监督。 

  综合案件办理效果,2011年12月12日,金坛市检察院向金坛市法院发出再审检察建议。 

  2012年7月12日,金坛市法院再审开庭,完全接受了检察机关的再审检察建议。 

  9月13日,金坛市法院作出了再审民事判决,撤销了原审民事调解,并驳回原审原告周立的诉讼请求。 

  这一份公正的判决,让苦闷已久的王福庚终于释怀。案件目前已进入执行阶段。 

  近日,王福庚将一面写有“排除万难,伸张正义”的锦旗送到金坛市检察院民行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文中涉案人物均系化名)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上一篇文章:电视编导自导自演酒店偷酒被捕 曾因偷窃被判9年
下一篇文章:评论:莫言为什么说"文学远比政治要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