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孩住婆家被人用汽油浇身 无辜烧成重伤

时间:2012-10-30 13:29:00作者: 邓建华 廖金明新闻来源:云南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出事前的刘倩。 

  出事前的刘倩。

出事后的刘倩 

  出事后的刘倩 

  刘倩刚刚在病床上过完19岁的生日。花样年华,她却被姐夫泼的汽油烧成90%重度烧伤,1岁半的女儿被活活烧死。而最令她伤心的是,在她还躺在床上与病痛挣扎时,“丈夫”离她而去。是父母与继母的爱,让她重新活了过来。 

  近日,该案一审宣判:刘倩获赔3万元的民事赔偿。这个金额离刘倩所需医疗费用有很大差距,刘倩与家人决定上诉。 

  惨剧 

  凌晨大火将她和女儿烧成炭人 

  文山州马关县。10月20日,在这个小县城的一条背街上,一幢老旧的房子,遍布灰尘,楼角一堆堆垃圾。刘倩一个人就住在二楼的一间房内。 

  推门进屋,刘倩躺在床上,旁边放着一副拐杖。她挣扎着起来却又徒劳地靠在枕头上。她穿着睡衣,右臂蜷缩着,手背像枯树皮一样露在外面,她试图抬起手掩饰自己的颈部——颈部也像枯树皮一样连着下巴,看上去很骇人。 

  在刘倩的痛苦回忆中,时间闪回2011年9月15日。 

  中秋刚过,她领着1岁半的女儿芮芮来到位于马关县马白镇的雨波村婆家。凌晨2点30分许,带着女儿熟睡的刘倩被一阵浓烟呛醒。“丈夫”郭文高也已经醒了,他让刘倩赶快抱着女儿出去。这时她才发现房子着火了,“周围全是火,我都不知道往哪里跑”。 

  在左奔右突中她总算找到了门,“我看到二姐夫站在门外,手上拿着一把刀,还拿着一个瓶子。”后来,她才反应过来那是满满一瓶汽油。也就是这时,这瓶汽油全部泼在了刘倩和女儿的身上。“我觉得身上一凉,全身就都是火了。”继而,她听到了女儿和自己的惨叫声…… 

  不知什么时候,手中的女儿不见了。“我到处找女儿,但是我全身都是火,一样也看不到。”全身燃烧着的刘倩大声叫着芮芮的名字,却没有感到自己已经是个火人。直到她听到有人说“快去地里滚一下,把火灭了。”她才跑出来,在屋前的一块菜地滚了几下。 

  “我闻到了身上的焦糊味,还有女儿身上的焦糊味。”刘倩大叫着女儿的名字,不知道谁把惨叫着的孩子送到了她身边。她全身上下火辣辣地疼,而惨叫着的女儿渐渐没有了声音。 

  刘倩的父亲刘欣在当日凌晨3点接到了郭文高的电话,他匆匆赶到了雨波村。“她全身烧得皮都没有了,全身是一股呛鼻的焦糊味。两个人成了‘炭人’。”看到女儿和孙女被烧成这样,刘欣忍不住哭起来。 

  全身除头发2%、双上肢1%、腰腹部6%外大面积烧伤90%的刘倩和全身烧糊的芮芮被送到了马关县医院,后又紧急转往文山医院。途中,芮芮停止了呼吸。 

  杀机 

  男子疑妻外遇放火岳父家 

  在这场人为纵火中,刘倩的婆婆公公被烧成轻伤,刘倩被烧成重伤。 

  纵火者陈东是郭文高的二姐夫。他在放火后的4个小时到当地派出所投案自首。据之后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11年9月13日,陈东的妻子郭某某向法院起诉离婚,次日,陈东便决定报复。15日凌晨2点,他将事先准备好的汽油、打火机、匕首等工具拿到岳父郭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妻儿没有在娘家。 

  陈东先将汽油倒在家门口用火机点燃,后又将汽油往郭家的房屋内泼洒。庭上,陈东自称妻子有了外遇,要与他离婚,他便起了杀心。 

  愤怒 

  她最恨的人不是凶手 

  在这场灾难中,刘倩和女儿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她后来得知,是陈东把她看成了自己媳妇,便将汽油泼了过去。“我不恨姐夫,要恨只能恨我自己嫁了不该嫁的人。” 

  2008年,刘倩上初三,认识了比她大四岁的郭文高。她开始逃课,刘欣又急又气。他早年与妻子离婚,自己带着女儿生活。他再婚,女儿死活不接受,对他越来越冷淡。 

  刘倩初三毕业没上高中。2008年下半年,刘倩再也没有回过家。“我就跑到村子里去打听郭这个人,村里头的人都说他整不成。”后来刘欣不同意女儿和郭文高好,但女儿回答他,自己选择的路死也要走下去。而这桩亲事,连郭文高的母亲张廷仙也反对,“我直接告诉过她,嫁其他人也不能嫁给郭文高。” 

  尽管双方父母都反对,但最终刘倩还是嫁了,不到17岁便为郭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并没有领结婚证。婚后,她开始尝到了丈夫的拳脚。“我稍微说他一下,他就打我还打娃娃。” 

  她曾想好要“跟他说清楚,好聚好散。”可是,还没有“说清楚”,灾难便降临了。 

  事发后,郭文高照顾了她几个月,就再也不露面了。“我从好友那里得知郭文高已经另有新欢,朋友还看到他与女友的照片。我不死不活躺在床上,他却在外面寻欢作乐。我恨他。” 

  感动 

  两位母亲守护在她身边 

  是父亲、继母和生母救了刘倩一命。 

  “我只想不惜一切代价救女儿,一定要救她。”事发当晚,刘欣和妻子蒋女士辗转将刘倩送到了昆明一家医院救治。院方告诉他们,刘倩能存活的希望很小。 

  可是,女儿还有一息尚存,刘欣夫妇就要救她。刘欣将女儿从昆明拉回了马关,继续住在马关县医院。他四处打听草药救治女儿,“中西医结合,一定要让她的生命延续。” 

  在这期间,蒋女士担起了一位母亲的责任,她和刘倩的生母轮流守护在刘倩身边,为她换药、吃药。陪她度过了漫漫长夜。“虽然我是继母,但是看到女儿被烧成这样,我怎么不心痛?”蒋女士担心女儿失去生存的信心,总给女儿打气:“一定要活个样子出来,至少要比郭文高活得好!” 

  刘欣把女儿送去了开远一家医院进行全身抗感染和局部植皮治疗。在那里,刘倩得到了有效的治疗,脱离了危险。 

  为了救女儿,刘欣和妻子及前妻商量,把双方的房子都卖了,到处借债。至今,已花去了40多万元医疗费。因为父母再也拿不出治疗费,刘倩只能出院了。父亲和继母、生母在家中为她换药。她现在全身没有一处皮肤是好的,每天皮肤会瘙痒难耐,双下肢裹着厚厚的纱布不能行走,如果站起来,她全身都酸软无力,脚趾还在流脓血。 

  “我现在想一定要活下来,为了我自己,我也要活得比他好。”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否渡过这个难关,可刘倩擦干了眼泪,努力抬起头告诉我们,自己虽然遭了那么大的难,但是,她知道了最爱自己的人是父亲、生母和继母,“我现在特别感谢他们,是他们让我懂得了这个世上最珍贵的就是父母亲人之爱,让我懂得了珍惜我的生命!” 

  失望 

  无辜受害获赔3万 

  刘倩后续的治疗还需要一大笔钱,刘倩的家人都抱着一线希望:审判能让刘倩获得赔偿以医治她病残的身体。 

  今年7月9日,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宣判。法院认为,被告人陈东因婚姻家庭矛盾放火烧毁其岳父家的房屋并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二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判处犯罪嫌疑人陈东死刑,并赔偿原告人刘倩、郭文东各种经济损失3万元,郭氏夫妇经济损失两万元。 

  刘欣绝望了,3万元钱对于女儿今后的治疗来说,零头都不够。刘倩一家不服,近日,已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邓建华 实习生 廖金明 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马志为] 下一篇文章:学生劝架被刺伤告校方索赔 学校不愿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