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车险骗保大案直击 嫌疑人称"骗保"现在很普遍

时间:2012-10-25 06:50:00作者:刘宁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按照宝马4S店的估算价格,一辆普通三系的进口宝马车要实现整车喷漆,费用大概需要4万多元钱。这样一笔费用,汽修厂真的可以做到免费?有人说可以——

  

  警方在刘勇办公室内起获涉案公章45枚,身份证67个,银行卡760张,存折32个,发票3本,记账本10本。据警方粗略统计,刘勇等人涉及的保险诈骗案件有近千件,涉案金额有数百万元。

  

  为尚先生“免费”修车的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位于燕丹汽配城内。

  

  骗保流程示意图

  

  修车不花钱,还能赚钱?经朋友介绍,北京车主尚先生把自己的宝马车送进一家汽修厂维修,没想到这次看似普通的修车经历,却把尚先生变成了犯罪嫌疑人。而将其牵涉其中的,则是京城近年来罕见的一起骗保大案。 

  蹊跷的“免费”喷漆 

  家住北京的尚先生有一辆宝马车。前不久因为一次小事故,宝马车的车漆被刮花。尚先生寻思着,反正车漆已经有些旧了,局部补漆还不如干脆给整车换个颜色。正在尚先生准备找一家汽修厂给车喷漆时,他听一位朋友说有一种办法,可以不花一分钱给整车喷漆。经过一番思量后,经不住诱惑的尚先生把自己的宝马车交给了这位朋友。 

  这个给尚先生介绍“免费”修车门道的人叫王元才,是一家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尚先生把宝马车交给王元才后,王元才又通过一个叫马金龙的人,把尚先生的宝马车送进了位于北京市燕丹汽配城内的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 

  按照宝马4S店的估算价格,一辆普通三系的进口宝马车要实现整车喷漆,费用大概需要4万多元钱。这样一笔费用,这家汽修厂真的可以做到免费? 

  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叫刘勇,北京人,今年27岁。北京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自2008年成立以来,表面上从事正当修车生意,但是暗地里,以刘勇为首的几名员工,一直靠一种见不得光的手段“发财”,那就是“汽车骗保”。 

  他们一般用骗取的汽车保险金中的一部分给车进行简单维修或喷漆,剩余的钱就装进自己腰包。车主尚先生的宝马车,这次也不例外地成了刘勇等人“发财”的工具。 

  孙广磊,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司机。在这家汽修厂,孙广磊的主要工作就是按照刘勇安排,给前去汽修厂维修的车辆“制造”车险事故。 

  在尚先生的宝马车开进汽修厂后,为了实现给车“免费”喷漆,刘勇等人开始了他们“汽车骗保”的第一步。根据刘勇安排,孙广磊很快把尚先生的宝马车停到了汽修厂附近的一处僻静地方,他要坐在这辆宝马车里,“等着”其他车辆来撞。 

  不一会儿,马金龙等人驾驶着一辆华普汽车,朝这辆宝马车开了过来,马金龙用华普车的右车门碰撞到宝马车的左侧前保险杠,车的前保险杠及左前大灯被撞坏。就这样,一起车险事故“发生”了,尚先生的宝马车成了“事故车”。 

  刘勇等人故意制造车险事故时,一般会把主车,就是所谓的单个充当全责的车,选择比较好的车,这样就会获得更多的保险理赔金,而第三者的车往往随意挑选,刘勇还会用自己的车来充当第三者车。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制造汽车保险事故之前,刘勇等人还会用一些旧的汽车零部件,把原车完好的配件替换下来,等拿到保险理赔金之后,再把原来的汽车配件更换上去,通过这种方法来“节省”车辆的维修成本。尚先生的宝马车也是在更换配件后再进行碰撞的。 

  在进行完简单的报警之后,接下来的环节,就是给事故车“定损”了。“定损”,是指保险公司的相关人员对车辆的损伤情况进行评估,以确定损伤的程度和车辆修复所需要的费用。“定损”这个环节至关重要,它关系到保险理赔金的数额。那么,既然是人为制造的车祸事故,就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难道保险公司的定损员看不出破绽吗? 

  对定损员“威逼利诱” 

  其实很多保险公司的定损员都能看出刘勇报损车辆的可疑之处,但是刘勇等人还是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了保险公司的定损环节,顺利拿到保险理赔金。他们是如何让定损员“乖乖听话”的? 

  刘勇等人采取的手段是“威逼利诱”。根据某保险公司定损员李鹏飞讲述,自己一共给刘勇报损的车辆定过五六次损。刘勇给过自己两条烟和1000元钱。自己结婚时,刘勇派人给自己送了2000元的礼金。对于这种贪图小便宜的定损员来说,在接受了刘勇的“好处”之后,给车辆定损时自然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会故意抬高定损额度,让刘勇等人从中获得更大利益。而对于部分不肯“屈服”的定损员,刘勇等人通常会对其进行恐吓,比如不让其离开、拆掉其车轮等办法,迫使定损员给车辆定损。 

  刘勇等人就这样完成了车辆的“定损”环节。接下来他们要做的,就是收集各种关于报损车辆保险理赔所需的各种单据及证件,向保险公司进行索赔。与此同时,刘勇还派人利用定损车辆车主的身份证件或他们自己员工的身份证件去各个银行开设户头,以便把骗取的保险理赔金打进这些账户。而这些账户则全部由刘勇一人控制。 

  据刘勇手下员工何超讲述,按照刘勇的指示,何超专门负责给保险公司送去各种保险理赔所需要的单据和证件,几年下来,送去的理赔资料已经不计其数,几乎天天都有,何超也算是这个汽修厂的“快递员”。何超还经常到各银行办理开户手续,但对于开户之后资金存入的事情,何超就不清楚了。 

  在这次利用尚先生的宝马车骗保过程中,刘勇等人一共骗取保险金24774元。他们用最廉价的车漆给尚先生的宝马车喷漆,仅仅用去几千元,然后再把之前卸下的完好的宝马车前保险杠以及左前大灯更换到车上。之后给了两名介绍人王元才和马金龙各3000元好处费。 

  昧心的“黑色”利益链 

  从2008年至今,以刘勇为首的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不断进行车险诈骗。作案4年后终于东窗事发,2012年5月24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清河派出所对刘勇等人进行立案侦查。 

  根据《刑法》第198条规定,保险诈骗罪是指以非法获取保险金为目的,违反保险法规,采用虚构保险标的、保险事故或者制造保险事故等方法,向保险公司骗取保险金,数额较大的行为。 

  在侦查过程中,警方在刘勇办公室内起获涉案公章45枚,身份证67个,银行卡760张,存折32个,发票3本,记账本10本。据警方粗略统计,刘勇等人涉及的保险诈骗案件有近千件,涉案金额有数百万元。 

  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内部是如何运作的,他们之间的利益又是如何分配的呢? 

  根据刘勇等人交代,北京市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的员工主要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几个核心人物,他们既直接参与制造交通事故,也和刘勇一起运作车源,他们是刘勇的左膀右臂,刘勇直接给他们发钱;还有一个层次是司机,专门负责参与制造交通事故,司机是以工资的形式获得固定收入,他们的收入高于一般维修人员;还有第三层次,就是汽修厂一般维修人员,他们只挣修车这个体力活的钱。

  据刘勇等人交代,除少部分车主完全不知情外,大部分车主都比较愿意主动参与到刘勇等人的车险诈骗当中,甚至还会主动提供自己的身份证件,因为在一些车主看来,其中有利可图。殊不知,刘勇等人为节省成本,往往用最次的零件进行修车或用最廉价的车漆进行喷漆,不但修车质量得不到保障,也为日后行车安全埋下了隐患。车主不但丝毫没有赚到便宜,而且明知情况还参与骗保的行为也触犯了法律。 

  刘勇的汽修厂多年来一直“生意”不断,一方面靠的是贪图小便宜的车主们“口口相传”,另一方面,中介机构或中介人也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他们给刘勇等人介绍一笔“买卖”,往往会按照骗保的数额得到一定百分比的提成。他们这种介绍行为也涉嫌犯罪。 

  此案中,刘勇作为骗保案件的指挥者,又亲自实施骗保行为,而且还掌管着如何分配保险理赔金的“财政大权”。

  嫌疑人称“骗保”很普遍 

  2012年6月29日,海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了以刘勇为首的19名犯罪嫌疑人。其中包括刘勇及其公司员工共10人,尚某在内的车主3人,王元才和马金龙2个介绍人,2名保险公司定损员,另外还有2个提供一般帮助的人。 

  认识到自己错误的几名车主、介绍人以及多名涉案的长达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员工都后悔万分。 

  车主尚先生说,自己原本是个生意人,生意也做得红红火火,就因为一时起了贪念,偏信了保险业务员王元才的话,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不但自己的生意给耽误了,自己还要接受法律制裁。汽修厂司机孙广磊说,当初是因为自己欠了刘勇的钱,被其要挟才答应给他开车制造事故的,以后一定会改过自新。 

  此案截至发稿,海淀区检察院批捕的犯罪嫌疑人增加到28名,目前此案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根据犯罪嫌疑人交代,目前在很多汽修厂内,普遍存在通过“走保险”的方式进行汽车骗保的行为,这似乎已经成了行内的一种“潜规则”。事实究竟是不是这样呢?笔者在北京燕丹汽配城内随机挑选了几家汽修厂,称自己的车要改换颜色整车喷漆,问能不能“走保险”,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几位汽修厂的员工说,如果是小的汽车零部件进行维修更换,或者是汽车喷漆,是可以“走保险”来骗取保险金的,大的零部件维修或更换“走保险”就不划算了,成本太高。从汽修厂员工熟练的回答中可以看出,目前社会上汽车骗保现象确实存在。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保险监管方面存在漏洞,社会对此问题的关注也没有形成有效监督。 

  据了解,“骗保”已成为世界各国普遍存在的一个顽疾,它给保险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损失。仅仅在英国,每年由骗保造成的损失就高达20亿欧元,而汽车骗保在骗保案中占比最高。对国内外保险行业来说,车险骗保已成为保险诈骗的重灾区。 

  如何才能改变这种现状?专家提醒:车主应该到正规的修理厂修车,还要对自己的理赔手续做详细了解,不要图省事,随便把车交给修理厂让其代办保险理赔。另外保险行业除了要加强自身的监管外,还要加强与公、检、法等部门的合作,集中进行打击骗保活动。

  案后说法

  古话说“人无信不立”,车主尚先生的经历告诫我们,人无信的后果有时候很严重。希望广大车主们不要再犯尚先生这样的错误,不要贪图一点小便宜,以为对保险公司撒个谎算不上什么,殊不知,你一个谎言,既破坏了自己的诚信,也触犯了法律。

[责任编辑:刘彬] 下一篇文章:海军军营法律文化建设现场会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