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女子办"窃听"卡监听合伙人通话 被骗38万

时间:2012-10-22 13:15:00作者:刘德华 张学东 詹成刚 李林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负责提款的犯罪嫌疑人胡加辉持有的银行卡。

 负责提款的犯罪嫌疑人胡加辉持有的银行卡。

  正义网四川10月22日电(记者 刘德华 通讯员 张学东 詹成刚 李林)“本公司可以办理手机窃听卡,可以听到他的通话,看到他的短信……”四川省翠屏区手机用户马翠莲,为了偷听小叔子的手机通话,花1800元定制了窃听卡,又相继购买专用手机,缴纳送货人员安全保证金和公司保密费,转款共计38.16万元后,才如梦初醒发现被骗……

  无聊短信引发心中隐情

  2012年4月23日,马翠莲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送的短信,上面写着“本公司可以办理手机窃听卡…”,刚开始她并没有细想,当做垃圾短信一看了事。但当晚上查阅一条短信时,无意中发现拿条垃圾短信还没有删除,无聊的她打开短信又仔细看了看。这一看,勾动了她心中的隐情。

  原来,马翠莲与小叔子(丈夫的弟弟)刘达能合伙在宜宾开了一家养殖公司,刘达能任法人代表,马翠莲负责公司财务。凭着优质的产品和丰富的人脉,养殖生意做得是风生水起,赚到了不少钱。但随着生意的越做越大,两人之间的嫌隙日渐显露,马翠莲总怀疑小叔子在外面背着自己以公司名义在做“私活”,充满疑虑的她总想弄明白小叔子平日里到底在和哪些人联系?现在短信上说能制作手机窃听卡,“如果能窃听到刘达能的电话,不就知道背地里他到底都接了什么生意吗”想到这,好奇的她拨通了短信中留下的电话号码。

  “你好,你们说能办理手机窃听卡这事是真的吗?”,拨通电话后,马翠莲想证实下短信上说的是不是事实。“请放心,我们制作的窃听卡不仅能帮助你侦听到需要的一切通话,而且此卡还有卫星定位和自动录音功能,可以帮你更方便的完成工作。更重要的是,我们公司追求诚信为本,绝对不会透露你的个人隐私”,电话另一端的肯定回答打消了她的疑惑。

  遍地撒网等来“鱼儿”上钩

  接听电话的是一专门从事电话诈骗的团伙成员彭娟。自2011年以来,该团伙一直通过短信群发器向全国各地不特定的手机用户发送能复制包含窃听、卫星定位、自动录音等功能的所谓“窃听卡”,诱使接收人误以为真,继而骗取各种费用。特别是今年2月,该团伙“头目”刘玉琦更是招兵买马,组织了二十多人从湖南老家前住云南省瑞丽市,租住在新建路云锦宾馆,由刘玉琦亲自编写专门的诈骗培训教材,详细指导如何应对短信诈骗中的各种情形;制定严格的组织管理制度,要求手机24小时开机、来电必接、外出请假等从事诈骗活动;进行明确且精心的分工,吴丰华等专人负责收集全国各地手机号码,吴丰贵等专人负责短信群发“钓鱼”(发一次就是“一炸”,即发送诈骗短信到一万至三万个手机),彭娟等专人负责接听电话解答“鱼儿”的咨询(即一线),王斯琪等专人负责“送”所谓“窃听卡”(即二线),胡家辉等专人负责银行提款洗钱,且团伙间相互不得打听。

  经过讨价还价,马翠莲和彭娟谈好了价格:马翠莲提供刘达能的电话号码,收到“窃听卡”并验货后,再支付1800元制作费。随即,彭娟将马翠莲需要制作手机窃听卡的信息报告给刘玉琦,刘玉琦再安排“二线”王斯琪与马翠莲联系,负责具体实施诈骗。

  4月25日,王斯琪以送货人的身份与马翠莲联系,并通过手机网络改号功能将自己手机号码替换为马翠莲所需要的刘达能的电话号码与其通话,造成马翠莲认为确已制作好所需手机窃听卡假象。于是,马翠莲向王斯琪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事先谈好的费用1800元。

  连环套“套”走巨额资金

  正当马翠莲认为一切顺利,即将收到“窃听卡”满足自己的需要时,她又接到王斯琪的电话。电话中,王斯琪告诉她,要使“窃听卡”真正做到随时窃听,必须使用特定的手机。经过谈价,马翠莲以19800元的价格“买”了特定手机,并把款打到了指定账户。之后,王斯琪又以交易为非法交易,收货方必须缴纳送货人安全保证金16万元、公司保密费用20万元等各种理由,并隐约威胁如不及时汇款,不仅“窃听卡”得不到,还将告诉她小叔子事情“真相”,骗取马翠莲先后向指定账户汇款共计38.16万元。汇款到账后,刘玉琦安排胡家辉将38.16万元全部取出转移。

  汇完38.16万巨款的马翠莲苦盼了两天“窃听卡”到货的消息,却始终没有一点动静。当她试图再联系王斯琪、彭娟等人时,怎么也联系不上。始觉上当受骗的她如梦初醒,犹豫再三后选择了向宜宾警方报案。经过一个多月的侦破,警方共抓获该团伙犯罪嫌疑人26人,缴获作案手机200多部(包括整箱未启用的新手机)、各种银行卡近五百张、身份证数十张。6月21日,翠屏区检察院将犯罪嫌疑人刘玉琦等电信诈骗团伙共26人以涉嫌诈骗罪批准逮捕;9月19日,被移送审查起诉。

  此时的马翠莲陷入了生活的深渊:她企图窃听小叔子刘达能的事情败露后,各种流言蜚语便包围了她,家人也觉得太过分而不原谅她,刘达能以无法继续信任为由,提出了退伙要求。好好的事业和家庭,便这样被一条突如其来的陌生短信给毁了,留给她的,只有无尽的懊悔。(除犯罪嫌疑人外,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柳] 上一篇文章:浙江余姚建"道德银行" 抵押诚信可贷50万
下一篇文章:专家谈新医改渐行渐深:医疗服务不能再迟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