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碰瓷团伙自断手脚当街敲诈 认为挣钱轻松

时间:2012-09-24 19:24:00作者:杜萌 张杰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破案现场

  案发地点:江苏省镇江市

  案发缘由:少年团伙在街头实施“碰瓷”不惜自断手脚

  对于城镇街头的“碰瓷”敲诈人们并不陌生,但是,7名团伙成员在江苏省镇江市街头实施的一次次“碰瓷”现场,却令目击者甚至办案民警触目惊心:这伙少年为“碰瓷”成功,不惜多次自断手脚,他们中最小者14岁,最大者仅17岁。

  清晨运菜蹊跷“伤人”

  8月16日上午,来自江苏淮安的菜贩老董匆匆走进镇江市公安局宝塔路派出所,情绪激动地讲述了两天前的遭遇。

  那天清晨5时许,老董与另一菜贩驾驶一辆满载2000多斤蔬菜的电动三轮车上路。行驶到京畿路上坡路段时,发现有辆面包车在前方走走停停,似乎出现了故障。

  “我当时觉得很奇怪。”老董看了一下面包车的车牌,是广东牌照。就在他分神的瞬间,突然感觉自己驾驶的电动三轮车车身一震,随即听到有人大喊:“站住,靠边停车,撞人了还想跑。”

  老董停车察看,见一辆破自行车和一名瘦小男孩倒在地上。这时他也注意到,那辆曾经吃力爬坡的面包车竟然“恢复动力”加速驶离。

  3名操着外地口音的男子上来围住老董,要求送男孩去医院。在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男孩的检查结果把老董吓了一跳:手臂骨头断了两根,要动手术、绑石膏,还要内置钢板,总共需花费近两万元医治费用。

  就在老董不知所借时,一男子上前悄悄说,如果他愿意,可以“私了”。一番讨价还价,老董最终拿出1.2万元。

  付钱之后,老董夫妻彻夜难眠,这1.2万元是夫妻俩起早贪黑至少忙3个月才挣的。老董反复回想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当时我车速不快,即使碰倒人也不至于摔得这么严重,更何况受伤的还是个孩子。”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菜贩追擒“断臂”男孩

  第二天清晨,老董像往日一样去贩运蔬菜。行驶到镇江市山巷广场附近时,眼尖的同伴突然用手一指:“看,又是那3个人。”

  老董看到果然是昨天遭遇的3名男子,还有一天前在医院胳膊被绑上石膏的男孩。令老董惊讶的是,男孩胳膊上石膏全无。

  老董即掉头追去,几人分头逃窜。老董认准“断臂”男孩穷追不舍。这时,一辆货运三轮车经过老董身边,车主问明原因,载上老董急追,直到把“断臂”男孩追进一个院子。

  老董怒不可遏:“上坡车速那么慢,我根本没有碰到你,你怎么就断了两根骨头?”“断臂”男孩哭着应声:“我的骨头是他们打断的。”老董遂将“断臂”男孩带到派出所。

  K粉灌鼻之后敲断腿臂

  民警从这名身材瘦小的少年口中得知,他姓胡,广西壮族自治区人,17岁。其与另外6人结伙从广东开车来到江苏,行前谋划“碰瓷”发财。胡姓少年说自己受雇充当“演员”,他们中有一对广东籍兄弟及其两个堂兄弟充当“导演”,让他和另外两名受雇来的“演员”出演事先策划好的“节目”实施敲诈,但胡姓少年对另两名“演员”的情况并不清楚。

  经查,警方获悉此团伙涉罪嫌疑人驾驶的广东牌照车驶抵江苏省南通市。8月17日23时许,镇江警方在南通警方的配合下,一举抓获该团伙其余6名涉罪嫌疑人。

  据宝塔路派出所副所长施源介绍,该团伙有作案用K粉对“演员”灌鼻,待昏迷后用铁棍将“演员”手臂或腿敲断,然后选择作案地点并物色作案目标实施敲诈。即使K粉有麻醉效用,人清醒后仍要承受巨大痛苦。

  团伙成员之一的小鑫来自四川,民警很难将眼前这个14岁的小男孩与一连串“碰瓷”案件联系起来。小鑫曾在7月来过镇江,被铁棍敲断了右腿当“演员”。小鑫记得“导演”说不会痛,然后向他鼻腔里灌进K粉。“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被敲断了,为了保证断腿的‘新鲜’,当天就要上路‘找钱’。”小鑫说。

  由于腿被敲断未进行任何治疗,小鑫说:“现在这条腿使不上劲,只能慢步行走,不能奔跑,跑起来会很痛。”

  办案民警讯问后得知,该团伙“导演”熟知一条断胳膊或断腿只有3天“持续作用”。3天后再到医院诊断残肢,医院会做出老伤结论,不利于敲诈,甚至容易“露馅”。因此,该团伙在实施完一起敲诈后,会接着选另一名“演员”敲断腿臂出场。

  为几百元自愿断臂断腿

  办案民警问及该团伙“演员”如何获利,断臂、断腿少年说:“一般只有几百元,最多1000元。”

  该团伙一名“演员”告诉民警,自己被断掉一条腿,团伙一共弄到2.4万元。“导演”朱某只给了1000元。据该团伙一名“演员”交代,“碰瓷”得来的钱财主要被朱某4人瓜分,他们只得到很少部分的报酬。

  据办案民警观察,尽管“演员”的付出与“导演”之间的分摊报酬数额极不成比例,但“演员”言谈中并不觉得愤怒或伤心,相反还觉得“好吃好喝,又住宾馆,挺不错”。

  笃信如此挣钱很轻松

  办案民警从该团伙主谋朱某口中得知,如此“碰瓷”方式是学来的。今年7月,他跟另一敲诈团伙来到镇江“找钱”,成功后每人分了七八千元,他分到2000元。

  “当时我就觉得这钱来得挺轻松。”朱某向民警交代。但好景不长,朱某很快就被踢出这个团伙,原因是“他不够机灵”。朱某决定自己组织一个团伙,纠结了自己的兄弟、堂兄弟共4人,并从当地寻找一些年幼的孩子,带出来“找钱”,手法和作案方式全部照搬。

  截至被该团伙抓获,警方获知他们在江苏镇江、扬州、泰州、无锡、盐城、南通等地涉嫌作案20余起,非法所得近20万元。 (文中涉及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 杜萌 本报通讯员 张杰)

[责任编辑:杨柳] 下一篇文章:上海建突发事件首问责任制 优先保障人员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