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武安村企被指"资产蒸发8亿" 开豪车村支书否认

时间:2012-09-04 15:26:00作者:王义杰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崇义二街村口牌楼。王义杰 摄

从未公开账务崇义二街工贸公司。王义杰 摄

让举报人“牵肠挂肚”的崇义二街工贸公司。王义杰 摄

小康村里的老房子。王义杰  摄

  日前,本网记者接到举报信,举报邯郸武安市崇义二街村村支书“子承父业”,父子二人在任32年间从未公开村集体企业账目,近10亿元的集体资产莫名蒸发。在这份长达8页的举报信中,512名按有村民指纹的密密麻麻的签名占据了5页。

  8月7日,记者前往邯郸武安进行采访。

  崇义二街村地处铁矿资源相对较丰富的河北省武安市。改革开放以后,依托村里的铁矿资源和一系列扶持村办企业的优惠政策的落实,1980年成立了村集体企业——崇义二街工贸公司。不仅如此,该村先后开办铁矿、选矿厂、焦化厂等20多家企业。早在上个世纪,崇义二街就与磁山二街、城关二街成为武安市闻名的小康村、文明示范村。

  举报人:支书家的房子、豪车看着扎心

  8月8日,记者走进崇义二街村。通往村委会所在的路上,与和崇义二街相邻的崇义三街一样,硬化的水泥路面和路边相对整齐的民房和门市。给人的第一印象:这是一个富裕村。而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只是我们村里的‘面子’,你再往里走走。”

  进入村子深处的一处老宅,炎炎夏日中,房子的一角堆满的垃圾不时散发出阵阵恶臭,令人作呕。这是村民靳如太的家,在这栋年久失修的房子里,曾经住着靳如太一家四口和大哥和大姐共6人。

  “后来这里实在是住不下去了,村里不给批宅基地。没办法,东拼西凑的借了些钱,花高价在邻村买了一块地。边盖边住,2年多的时间,房子总算盖得差不多了。”一位村民介绍靳如太家里的情况,“大哥、大姐原来就因为家里穷给耽误了,到现在一直单身,到老了,他作为家里老小的总算给他大哥、大姐找个住的地儿。”

  一位67岁的老者告诉记者,在崇义二街村,已经20年没有批过宅基地了。

  听说有记者来村里采访,一个妇女赶过来诉苦。她说:“我们的近邻,现在的磁山二街,村里每年向国家纳税上亿元。短短十几年时间,村容村貌大变样,村民都搬进楼房,家家户户日子都富裕起来;再看看我们村:这么多年下来,除了“面子”工程外,村里的基础设施和村容村貌没有任何变化,反而越来越破落。”

  话匣子打开,这位妇女实在不吐不快:“虽然我们村民日子越过越难,可我们支书家不知怎得却富得流油——人家不但盖起最好的房子,听说还在天津买了套300多万元的房子,出门就是‘陆虎’、‘奥迪’。 你说,都是一个村的,他家那大房子,豪车,能不让我们扎心么?”

  村民:“我们村的钱去了哪里?”

  闻讯赶来的越来越多的村民七嘴八舌向记者诉苦,村民们愁苦的脸庞和茫然的眼神,反复地念叨:“我们村工贸公司成立30多年了,一直是村支书大权独揽,公司账目从未对村民公开,我们想知道那些钱都去了哪里?”

  一位熟悉工贸公司财务的村民告诉记者:“90年代我曾担任村里工贸公司副经理的职务,但是我从不知道公司经营和账目的情况。”

  “在我们村,财务公开只是一个‘传说’,但不公布帐不表示我们村民心里没有账。”举报人对记者说。

  一名举报人根据崇义二街工贸公司名下企业状况和村里铁矿的产量,自己算了一笔帐:

  “改革开放以来,崇义二街村先后开办了20多个矿井,截止到2000年,村集体财产除了20多家村集体企业的固定资产之外,资金余额在5.7亿元左右,此外,2003年至今,崇义二街村的大项收入约为2.8亿元。两项合计8.5亿元。”

  “现任村支书靳杰上任以来,村里的大项开支主要有投资焦化厂2000万元、建学校50万元、村形象工程建设40万元。目前崇义二街村的帐面资金余额为300万元。现在我们想知道,其他的8亿多元在哪里?”

  村支书:企业账目随时都可以公开

  8月8日下午,记者在团城乡乡政府采访时,见到了从奥迪车里走出的崇义二街村村支书靳杰,一件白色的衬衣、一条黑色的西裤和一双普通旅游鞋,文雅的脸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镜,不时露出淡淡的微笑。

  对于村民的举报,靳杰苦笑了一下,对记者说:“我不敢说我自己做得如何好,但是我的父亲可以说为崇义二街村的发展操碎了心。除了村支书之外,我还连续三次当选了村主任,如果不是考虑村民对我的信任,这个村官我早就不想干了。”

  就村民的举报,靳杰逐一进行解释。对于村民反映村企业账目从未公开的情况,他告诉记者:“村集体企业的账目确实是没有公开过。”但对于举报人估算出来的村集体企业“帐目”,靳杰一口否认:“我们村从来没有有过那么多钱。”

  “我们村的村办企业——工贸公司,早已经成为一个空壳公司。原来隶属于工贸公司的一些企业,由于采矿证到期或是环保不达标等原因已经拍卖或关闭。”靳杰对记者说。

  而拍卖的企业当中,就包括村民反映的村集体投资2000万元建成的焦化厂。

  “焦化厂并非像举报人所说的2000万,前后投资了不到1000万元。从投资建厂开始到关闭经历了不到3年的时间,后来由于环保不达标,以80万元拍卖了。” 靳杰告诉记者,“最初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价格是60万元,80万还是我据理力争争来的。”

  至于,村民所说的“陆虎”、“奥迪”车,靳杰告诉记者,那是他用和朋友一起做了生意挣来的钱买的。

  “企业账目之所以没有公开,一是我们不知道哪些应该公开,哪些不应该公开;二是也从来没有人要求我们对企业的帐目进行公开。”靳杰对记者说,“我不知道举报人是怎样算出这样一个天文数字呢,但是我能做到是,如果有人要求,我们村的帐目随时都可以公开。”

  “既然村民反映了企业账目问题,为什么现在不把账目公开呢?”

  对于记者的提问,靳杰随手翻着办公桌上一份材料,将话题岔了开去。

  农经站:“该企业已经改制,账目不再审计范围之内”

  根据当地的相关规定,农村财务状况由农业畜牧局农村经济管理站负责审计,农村财务公开的监管有农工委负责。

  8月8日下午,记者到武安市农业局采访,农村经济工作站姚站长接受了记者采访。

  姚站长告诉记者:“武安市全市共有502个自然村,由于数目众多,对各个村财务的审计实行的是轮审制,就是3年内把这些村子审计完毕。对崇义二街村的审计应该是在2011年,由农经站的申立华科长审计的。”

  随后,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正在下乡的申立华科长,他对记者说:“对崇义二街村工贸公司有过一次审计,时间是在6、7年前,但时间过去太久,具体情况记不清楚了。”随后申以工作繁忙不方便多交流为由挂断了电话。

  对申科长的说法,姚站长这样做了解释:“听说崇义二街村的工贸公司由原来的集体所有制企业改制成了股份制,这样一来,这家工贸公司不再属于村集体企业,我们也就没有审计权限了。”

  农工委:“我们只有监督权,没有行政执法权”

  8月9日一早,记者赶到武安市农工委采访,负责农村财务公开监管工作的武安市农工委,一位姓王的主任接待了记者。

  在记者表达来意之后,王主任随即表示会将记者所说的情况,及时告知单位领导,对于记者所说的情况,一定会深入了解,结果及时向记者反馈。

  同时,王主任认为,农工委现下职权的范围,限制了农工委对农村村务公开的监督:“农工委拥有对村务公开的监管权,却没有行政执法权。我们现在能做的仅仅是,检查乡政府有没有村务公开栏。” 

  村办企业财务,到底谁来负责监督?

  自1982年《宪法》首次出现“村民自治”,截至今日已经30年的时间。法律层面对“村民自治”关注的重心,也由最初的全面推进村民民主选举,发展到村级民主监督。在南开大学政治学系系主任程同顺教授看来,正是这种关注重心的转化,类似以崇义二街村的情况越来越引起大家的关注。

  程教授说:“目前,从我国的农村村民的自我意识层面考虑,单纯依靠村民自下而上的监督,来保障村民自治制度的健康良好运行显然力不从心。而法律对于县乡两级政府监督村民自治的规定又不明确、具体,以至于让这种监督流于形式,村干部很容易成为腐败的高发人群。”

  采访后记:

  采访结束,离开了崇义二街,渐行渐远的街景,渐渐模糊的村民,唯有他们风尘仆仆的脸上信赖与希望深深印在记者心中。采访过程中,部分村民一直请求以真实姓名出现,出于对举报人保护的考虑,对当事人姓名作了处理。他们曾经说过,关于本村的乱象已经向几家媒体举报,真的希望有关部门来关注、调查此事,去浊留清,把原本属于自己的日子还给村民自己。(正义网记者 王义杰/文)

[责任编辑:杨斯] 上一篇文章:民航局:北京上海周边将设专用公务机场
下一篇文章:东北三省法制协作已完成22个立法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