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网站陷诈骗危机 被疑变相出卖个人信息

时间:2012-08-16 13:57:00作者: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23岁女孩通过网上征婚,从一香港籍货车司机手中忽悠了70余万元买宝马”、“无业男子假扮‘钻石王老五’财色兼收”、“无业游民冒充高富帅半年骗取30万”、“已婚男冒充‘大老板’4年内诈骗四女子90万元”……  一段时间以来,《法制日报》记者从各地公安机关获得了诸多此类诈骗案例,这些案例的共同之处在于,犯罪分子均是通过婚恋网站这一平台,打着谈婚论嫁的名义实施诈骗。  

  从国内婚恋网站兴起之初到现在,“诈骗”一直是危及其自身发展及用户安全的一大致命软肋。鉴于这一情况,今年初有婚恋网站率先开始了实名制的尝试,试图增加诈骗分子的作案成本及难度,保障用户安全。 

  《法制日报》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实名制的确减少了婚恋网站关于诈骗的投诉率。然而,伴随而来的,是用户关于个人信息安全的更大隐忧。婚恋网站纷纷开始整合线下资源,名为扩张加盟店,实为向实体婚介机构出售用户信息的行为,则将这种隐忧变成了现实。 

  婚恋网站的诈骗危机 

  今年3月的一天,香港籍货车司机吴某有些无聊,于是在一个著名的相亲交友网站上闲逛。一个网名“玛丽莲梦兔”的女孩吸引了他的注意。 

  两人聊了几个回合后,渐渐相熟。已经30多岁的吴某,难以招架年仅23岁、自称在宜昌上大学的谭某的柔情蜜意,很快在网上确立了恋爱关系。 

  吴某随后渐渐地放开了最后的防范,将自家情况及个人信息告诉了谭某。很快,两人开始了谈婚论嫁。就在此时,谭某开始伸手向吴某要钱。 

  “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长大后要开一间咖啡厅。”4月初的一天,谭某对吴某说出这个“梦想”,开口向吴某借钱。吴某开始有些犹豫,当听说“如果当月10日钱不到位,就得赔偿别人30%的违约金”时,只好拿出自己近30万港币存款,又找父母和朋友各借了30万港币,一共90万港币(折合人民币73余万元),打进了谭某的银行账户。 

  拿到钱后的谭某,与吴某又甜蜜地交往着。不久后,谭某提出两人马上就要结婚了,希望吴某能够送一枚标价20万元的戒指。吴某因为实在拿不出钱而拒绝了这一要求,两人在网上不欢而散。不久后,吴某发现自己已经被谭某拖进了黑名单。 

  不久前,宜昌西陵警方披露了这起诈骗案件,当事女孩谭某的确为一名大学生,而其诈骗的70余万元被她用于购置一辆宝马越野车。 

  类似这样的案例,《法制日报》记者近日从各地公安机关了解到多个。据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的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由婚恋交友引起的诈骗已达到500多起,不良的网络交友环境,已成为婚恋网站发展的重要障碍。 

  “尽管相比几千万的注册用户,几十上百起诈骗案件从比率上不算高,但婚恋大事对一个人的一生影响都很大,对于受骗的个人而言,危害是百分之百的,所以这是非常值得重视的一个现象。”百合网CEO田范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田范江分析,整个婚恋网站的诈骗其实是从属于整个互联网诈骗的大背景的。在网站上,由于见不到对方的本人,所以对他的身份真实性无法核实,导致行骗有一定的可能性,这是互联网诈骗的根本原因所在。 

  “婚恋网站又有自身的特点,它和一般的社交网站不同的是,它没有任何可供核实的熟人社交基础,而是完全陌生的交友状态;此外,它又不仅仅局限在浅度交友程度上,而是有一个从虚拟到现实的作用,它的用户是在网络上认识,但是要在现实中结成比较紧密的关系,这就带来了经济上、人身上的一些往来,很容易就会产生诈骗。”田范江说。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最大的三家婚恋网站分别为世纪佳缘、百合网、珍爱网,尽管针对诈骗频发现象均采取了各自的办法打击,提出“严肃婚恋”、“认认真真谈恋爱”等口号,但却没有一家能逃脱被各类负面案例新闻所困扰的现实。 

  实名制的尝试 

  据一家调研机构推出的“婚恋网站行业满意度调查”结果显示,对于该行业存在的最突出的问题,选择“网上交友有风险”和“信息不真实”的网友比例均为77%。 

  这与田范江的分析一致:“我们对用户进行了调查,发现两个问题是用户反映最强烈的:一个是用户觉得婚恋网站比较虚幻的问题,对方是否真的有诚意,还是随便玩玩?很多人怕被欺骗感情,浪费时间;第二个就是对诈骗犯罪的担忧。” 

  “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分析用户的信息和行为、绑定手机号等方法,来判断用户是否是一个骗子,但后来发现这些方法作用都不大。因为骗子的成本是很低的,你发现了他封杀了他,但是他可以注册非常多的账号,你封杀一个他马上注册一个,你和他斗争的成本很高。”田范江告诉记者。 

  在经过一番尝试后,去年12月15日,百合网率先在婚恋网站中举起实名制的大旗,引起业界轰动,议论纷纷。 

  据记者了解,百合网的实名认证是通过“国政通”的身份认证平台实施。会员在网站上输入自己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系统便自动在“全国公民身份信息系统”的数据库中进行比对,并绑定该用户的手机号码,比对成功就给用户在网站上标示为“身份通实名认证用户”,百合网同时存储下用户身份证上除身份证号外的其余信息,在用户双方同意情况下可互相交换。 

  田范江分析:“和身份证绑定,就可以核对个人在网上的信息和身份证上的信息,这样就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骗子要在我们的网站上去实行诈骗,他想要伪造一个身份,那么他至少要找到一个和他伪造的这个身份一致的身份证,这样就极大地增加了他伪造信息的难度。” 

  据田范江介绍,百合网在实行实名制以来,用户关于诈骗的投诉减少了至少70%。 

  然而,婚恋网站用户对于实名制并非一片叫好。有分析人士认为,实名制后,犯罪分子仍然能够通过借用他人的身份证件进行作案,而用户却会放松警惕,增加了诈骗的成功率。 

  变相出卖个人信息? 

  对于婚恋网站实名制,最大的担忧来源于对个人信息安全和隐私保护的现状。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几家大的婚恋网站均开始了线下实体机构的扩展。 

  然而,这种线上与线下互动发展的模式,却给用户个人信息安全带来了极大的隐忧,甚至有出售个人信息的嫌疑。而其危害最大的,当属留存了用户身份证上大部分信息的实名制婚恋网站。 

  据田范江介绍,百合网目前在全国19个城市有20余家实体的“VIP婚恋交友服务中心”,除了北京市有一家是由百合网自身经营外,其余均为加盟形式的“合作伙伴”。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得知,百合网与“合作伙伴”之间的关键纽带,就在于其网上实名注册的4000余万用户信息。 

  田范江坦陈,合作伙伴使用百合网的信息系统,能够共享“用户提交的姓名、网名等这些信息”,“手机号码他们是看不到的,我们有一个信息系统,可以自动呼叫来打电话,但他们不知道拨的是哪个号码。” 

  记者根据百合网上的招商页面,以有意加盟为名,致电百合网一名齐姓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以前他们要求加盟的婚介所是在当地做得很好的一线品牌,但后来在深圳尝试了两家,以前从没有做过婚介的,现在都做的很好,所以就放低了条件,主要看个人的能力。 

  “300平方米的写字楼,当地的媒体资源,以及加起来在30万元以上的加盟费和管理费。”齐姓负责人向记者提出了加盟的条件,而作为合作方,百合网将提供的是,“品牌授权,一系列专业培训,以及源源不断的客户量”。 

  齐姓负责人继续强调:“我们一天在百合注册的会员会非常多。你做福建的代理,我们就会把每天福建的注册用户给你,然后你就是跟进也好,打电话也好,去给他们提供服务。” 

  在和记者的电话沟通中,齐姓负责人反复提到:“我们给你们最大的保障就是我们的培训以及源源不断的线索,你不缺客户量,这就是我们的合作当中你们最需要的东西,你不需要等客户来上门,你只需要把这些线索转换掉就可以了,这种线索一天就会有几百条。” 

  “提供的信息中有电话吗?”记者问。 

  “肯定有电话啊!都是我们的注册会员,只要是你们那个地区的,都会给你们。”齐姓负责人说。 

  记者随后致电百合网在北京的一家VIP服务中心,在该中心工作人员口中,百合网的注册用户同样被称呼为“线索”:“我们和百合是合作关系,您的线索被分配到我们店来,我们就能在网上看到您的资料,然后由我们的顾问跟您联系。” 

  针对这一行为,《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太元,他表示:“用别人的信息作为加盟的条件,那就是出卖信息,这是在用信息盈利,不管是否盈利,他也不能把信息交给加盟商。这种行为至少是要取缔的。” 

  王太元很赞成婚恋网站实名制,但他同时提出,实名制就更应严格保护对方的信息,这样利用实名制窃取了大量的信息,严重侵犯了很多人的信息安全。 

  而记者查询到,刑法修正案(七)第七条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的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记者 范传贵)

[责任编辑:韩旭光] 下一篇文章:梁振英召见日本驻港总领事敦促日方无条件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