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驾无牌车撞交警案肇事司机今晨归案

时间:2012-08-09 15:33:00作者:安然新闻来源:北京晚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今晨5点,在警方追逃工作的强大压力下,在南二环景泰桥附近撞伤执勤交警的无牌奥迪车司机李斌走进永外派出所自行归案。经初步调查,今年32岁的李斌是北京人,家住方庄,是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的司机,肇事奥迪车上的“警备”、“政协”牌子以及圆形警灯初步认定为假货。 

  事件:肇事车在众探头下现形 

  前天上午9点半,东城交通支队天坛大队民警在景泰桥二环主路西向东方向例行执勤,在最内侧车道内拦住了一辆没有悬挂号牌的黑色奥迪A6。两名警察要求司机打开车窗出示驾照,司机根本不予理会,紧闭车窗打起了电话。 

  突然,毫无征兆,奥迪司机启动车子,强行打轮,向前猛冲,站在车头旁边的梁警官猝不及防,被撞倒在机器盖子上。奥迪司机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车子带着轮胎擦地的巨大摩擦声继续向前飞速狂奔,但不久又撞上了一辆出租车的尾部,倒在机器盖子上的梁警官则在惯性作用下直摔了出去,身上多处骨折。 

  昨天,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当时的现场照片,照片上清晰可见,车内放着“警备”牌子和一个圆形警灯。网友称,在“警备”牌子旁边还有一个“政协”的牌子。在发布出的照片上,身穿橘红条纹衫的司机摇下半个车窗,上半张脸被墨镜遮挡,下半张脸毫无表情。据网友提供的线索,肇事车左前、右侧都有明显撞击痕迹。 

  案发之后,交管部门迅速调动附近各种监控探头查找肇事车的下落。尽管没有车牌,但在天网般的电子设备之下,肇事车还是很快现了形。通过追查它来去两个方向的行驶轨迹,警方迅速将范围缩小到了方庄一带。与此同时,肇事车辆和司机的照片也在微博上被广泛转发。迫于强大的压力,肇事司机李斌不得不前往派出所归案。 

  现象:司机只顾逃跑不顾撞人 

  “这种事,对执法小分队的人来说太普遍了。”某交通支队执法小分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交警说。目前,交警在执勤过程中被打被撞已经谈不上很新鲜了。特别是随着“酒驾入刑”广为人知,在夜查时试图逃逸的司机与日俱增,夜查的执法小分队民警必须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保护好自身安全。 

  有交警认为,一些司机内心深处就根本没有法律意识。主导他们思维的是“只要我方便就行,管别的干嘛!”肆无忌惮地闯红灯、闯禁行、乱停车都是这种思路下的“正常行为”。然而一旦被交警拦截,早已“特权”惯了的他们既慌乱,同时又不把警察和周围其他普通市民的生命放在心上,自然就会第一时间想方设法逃窜。 

  欣荣恒运心理咨询公司咨询师胡海波说,不管是交通违法司机逃逸还是歹徒劫持了人质面对着警察,在这种突发的激烈冲突时,他们的注意力都会迅速收窄,只关注眼前的问题,就是“我要跑,我要安全”。“在这个时候,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局限在了自己最切实的目的上:用一切办法,跑!” 

  呼吁:公众要求严罚涉牌车 

  公安部传出“涉牌车违法将一次记12分”的消息之后,获得了公众广泛关注,很多公众对出台此规定已经迫不及待。有媒体直接表示:“这事儿还研究什么呀,赶紧的吧。” 

  尽管北京市交管局多年前已将涉牌违法定为“高压线”,展开了严格管理,但现实情况是,随着电子眼日渐增加、尾号限行措施出台,遮挡、不悬挂、故意污损号牌的情况有增无减。特别是一些不悬挂号牌的车上,如本案中李斌一样,带着“警备”牌子、警灯等貌似与“特权”二字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东西,无论这些东西是真是假,对于法治环境的破坏都远非普通车能比。 

  有网友表示,这些车如得不到公开公正的处理,将难以服众,交警在针对涉牌车执法时,也很可能会遭遇更多的阻力。 

  相关新闻 

  醉驾冲撞警车 男子获刑半年 

  本报讯(通讯员郭雪飞 记者孙莹)一男子醉酒驾车路遇执法检查,为逃避处罚竟冲撞警车欲逃跑。石景山法院近日以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二罪并罚,判处被告人郝某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今年6月的一天晚上,郝某酒后驾车行驶至鲁谷大街附近时,发现民警正在执法检查。郝某为逃避处罚,欲驾车逃跑,并多次撞击其车辆前后的两辆警车,致使两辆警车不同程度损坏,直接经济损失近6000元。郝某被抓获后,经鉴定,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79.7毫克/100毫升,超过标准一倍多。 

  在诉讼过程中,郝某的家属全部赔偿了造成的损失。 

  法院认为,郝某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已构成危险驾驶罪;其以暴力方法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职务,还构成妨害公务罪。鉴于他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且主动赔偿损失,交纳罚金,依法对其从轻处罚。

[责任编辑:闫慧萍] 下一篇文章:季承起诉北大追讨季羡林遗产案正式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