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救病妻骗透析费:政协委员捐17万帮退赃

时间:2012-07-14 09:16:00作者:王丽娜新闻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诈骗救妻男子获捐17万元退赃 称希望被判缓刑

  廖丹退赃后,法院给他开出了收据证明。 

  诈骗救妻男子获捐17万元退赃 称希望被判缓刑

  廖丹开着摩的,带着妻子来到医院做透析。 

  诈骗救妻男子获捐17万元退赃 称希望被判缓刑

  妻子做完透析出来后,廖丹细心地照顾她吃药。 本报记者潘之望摄 

  为救尿毒症妻子,廖丹私刻医院收费章,蒙混过关,四年间涉嫌骗取医院17万余元(本报曾报道)。这对夫妻的故事牵动了无数人,在网络上被称为“北京爱情故事”,甚至被流传成微小说。现实世界的人们为廖丹感动、揪心、解困。 

  昨天下午,在医院给妻子做透析时,廖丹收到爱心人士送来的3.5万元现金后,即转手拿到法院退赃。随后,曾向小伊伊捐款200万的珠海政协委员陈利浩给廖丹转账17万,希望他尽快退赃,并能在量刑上有所帮助。还有更多的社会捐助像细水一样流向廖丹夫妇,这个家庭的命运,正在出现转机。 

  ■现场 

  透析数百次致手臂无力 

  昨天是廖丹妻子杜金领既定的透析日。早上9点多,廖丹将妻子搀上摩的,向崇文门的方向开来。将近19公里的路程,摩的至少需一个半小时。血液透析将近5年,每周两次,廖丹夫妇来了500多次,“风雨无阻”。 

  廖丹早早地到了北京医院。透析自一点半开始,五点结束,亲属不能陪同。往常这个时候,他把妻子安顿好后,就开着摩的到地铁口附近拉活。 

  来自河北易县农村的杜金领,生病后就没再打工,也没有医保。廖丹作为下岗工人,除了低保,家庭日常的开支主要靠开摩的,“拉一个挣几块钱,怕被警察抓,不敢跑远了”。 

  他说,“我的生活天天就是这样,带爱人看病,拉摩的”。 

  昨天,杜金领做透析的同时,廖丹没有再去开摩的。这两天,他几乎没有闲下来的时刻,手机不停地响,每个电话都是爱心人士打来的,大家纷纷表示捐助。 

  透析结束后,杜金领走出透析室,廖丹帮她拿出拖鞋换上。她慢慢地坐下,用力扯左臂上扎针后缠上的绑带。长期患病,她的胳膊已经没有力气。今年身体好些后,她开始编织手工包,锻炼臂力的同时,增加家庭收入。她不知道,在这三个半小时的透析时间里,廖丹和她的命运在起着变化。 

  ■进展 

  已向法院退赃款3.5万 

  杜金领曾做过焊工,现在瘦到了70多斤,“38岁看起来像老太太,出去小孩都叫我奶奶”,家里洗衣做饭都依靠廖丹,家中还有12岁的孩子。 

  廖丹之前担心,如果他判刑了,妻子和孩子的生活将陷入困境。开庭当天早上,廖丹特意拍醒睡梦中的儿子,“今后好好听你妈的话”。 

  7月11日,法院开庭审理廖丹涉嫌诈骗案时,法官问他能否退还17万的赃款,他红着眼睛说,“我赔,我赔,但是要17万多,我只能卖房,我住的房子是小产权房,不好卖”。他知道,尽快退赔对他的量刑将有好处。 

  在等待妻子透析时,廖丹收到了第一笔大额现金3万元。 

  一位爱心人士向二十多位亲友筹集了3万元,亲自送到医院交到廖丹手上。廖丹不知如何表达,连声致谢。加上零散的捐助,他有3.5万元现金了,在信封里装着,放在他随身斜挎的小包里。 

  “我要去法院退赃,得赶快去”,钱还没揣上几分钟,他就快步走出了医院。 

  交完钱,拿到法院给的收据单后,廖丹苦笑了一下。法官对他说,宣判时间等通知,“不知道法院会怎么判,等吧”。 

  ■期盼 

  珠海政协委员捐17万 

  昨天下午4点,廖丹在法院交钱时,一笔17万元的捐助转账成功。 

  这笔钱来自珠海政协委员陈利浩。在7·23动车追尾事故中,他向失去双亲的小伊伊捐款200万成立基金会。前天晚上,陈利浩被“有你的地方才是她的天堂”、廖丹版微小说打动,“我被这种大爱、执着、不惜以身试法的爱感动”。 

  一个小时后,陈利浩和廖丹通了个电话。廖丹倚在医院走廊的墙上,断断续续地连说“谢谢,谢谢”,“我想代表我们全家当面感谢您,您什么时候来北京告诉我”。除此之外,他握着电话不知道说什么。 

  这17万,捐助者陈利浩的意图本是让他一次性退赃。陈利浩说,退赃很关键,希望法院在量刑的时候,考虑到退赃的情节,在法定的范围内对他从轻处罚。当得知廖丹已经退赃3.5万元后,陈利浩对他说,剩余的钱用作医疗费和生活费。 

  放下电话,廖丹说想马上再次去法院退赃,但考虑到法院下班时间,他才作罢,“周六、周日法院休息,只能等到周一了”。 

  他的生活在这3天内发生的变化,让他想象不到。在法院受审当天,他眼中噙满了泪水的照片,传遍了网络。这两天他家里挤满了记者,“都快炸锅了”。面对一个个的捐助电话,廖丹淡淡地说,“我开始觉得生活好过点了”。 

  ■转机 

  望获长效救助机制 

  这几天,廖丹也记不清有多少爱心人士要捐款,他说暂时还未查看个人账户。本报一名徐姓读者愿每年资助他的儿子3000元学费,还有不少公益组织和基金会联系廖丹。 

  “有人还提出给我爱人换肾,我在考虑”,廖丹说,换肾的成功率不是百分之百,另外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他还担心肾源的问题,“再说,换肾也多活不了多少年,我还是想坚持维持透析”。 

  面对这么多的捐助,他说“还是好人多”。但他也开始担心,得到的救助太多,街道可能就不再插手此事。目前,街道从民政帮他申请到的特困救助,可以给杜金领报销医疗费55%。 

  他还希望妻子的户口尽快迁过来。他说,夫妻结婚10年,女方满45岁,有房,女方就可以随丈夫的户口入北京户籍,可以办低保和医保,“最需要的是长效的救助机制”。 

  面对未来,廖丹还不敢多想,“过一天是一天,我感谢大家”。 

  ■对话 

  “人得讲良心” 

  记者:你妻子患病的这几年,想到过会有今天,这么多人帮你吗? 

  廖丹:没有,我觉得我这算什么啊。我赶上了这事,只能自认倒霉。 

  记者:以前想过找媒体吗? 

  廖丹:我这人脸皮比较薄,我没想过找媒体,我想自己能扛就扛着。 

  记者:这4年来,想过放弃治疗吗? 

  廖丹:我没有想过放弃,我不能掐死她,也不能让她在家等死。我早就下岗了,很困难,是她上班养着我。她还在崇文门一个美发公司干过,都是骑自行车去,一天来回骑三四个小时,多吃苦。人得讲良心。 

  记者:很多人被你感动,说你是纯爷儿们? 

  廖丹:那倒说不上。两口子过日子,这不算什么。别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觉得都是应该的。 

  记者:你得到了很多人的捐助,想过以后的生活和怎么支配好这些钱和帮助吗? 

  廖丹:我没想到媒体的帮助会这么快。以后的事情我还没想过,先把我欠的钱还了,接着给我爱人治病。我希望法院能判我缓刑。

[责任编辑:杨晓] 下一篇文章:横店600支道具枪多系真枪改装 须24小时值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