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再就业"成哮喘病专家 制售假药获利300多万元

时间:2012-07-05 07:33:00作者:朱建中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造假者抓住患者“病急乱投医”心理,自制药丸,在互联网上夸大宣传,快递赠药免费试吃,将销售业务做遍全国。这伙毫无医疗背景的农民,从农村走向城市,在制假药行业实现“再就业”—— 

  

警方搜出尚未用完的邮政快递详单1万余份,销售记录记满6大本,患者汇款高达300多万元。 

  家族作坊式制假药 

  直到2010年11月,苏成林、许桂花夫妇还保持着朴实的农民形象。他们家在河南沈丘农村,育有一子一女。为养家糊口、供给儿女上学,他们背井离乡远走山东打工,由于没有多少文化、技能,他们只能从事简单的体力劳作——卖馒头。 

  蒸馒头卖,需起早贪黑,劳动强度高,经济回报低,一年也攒不了多少钱。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坚持了15年,每年只在春节、农忙时才回趟家。 

  2010年春节,苏成林遇到了自己阔别多年的远房侄子刘瑞光。刘瑞光32岁,交流中,苏成林了解到刘瑞光在大城市“做药”,买卖遍及全国。说起卖馒头的艰辛,苏成林当即提出希望跟着刘瑞光,“边学边干,挣碗饭吃”。 

  刘瑞光看中了苏成林老实、肯吃苦的本色,当年11月,刘瑞光打来电话,让“待业在家”的苏成林夫妇来太原“发展”。 

  在太原,苏成林发现自己熟识的老乡已变身“医学院著名教授”,每天为数以百计打电话、发邮件寻医问药的患者诊断病情,并将自主研制的许多颜色鲜艳、包治百病的特效胶囊寄向全国各地。 

  苏成林一时还摸不清门道。对此刘瑞光没有安排他立即上岗,而是指导他利用网络自学哮喘病、牛皮癣等医学常识,介绍认识广告、物流等业内人士……很快,苏成林拿起电话就能熟练地接听患者电话,自如地解答各类疑难杂症,并掌握了制药工作的全部流程。 

  眼见时机成熟,刘瑞光便和苏成林“协议合作”的相关事宜:苏成林复制刘瑞光的经营模式,到西安开辟新市场。建网站发广告、制造销售药品由苏成林负责,外包胶囊则由刘瑞光专供。为加强营销,在太原设立“办事处”,由刘瑞光的妻弟章冰负责日常配送、物流等工作。利润则六四分成。最后一条是特别条款,“万一被抓住,只能说自己,不能咬别人”,毕竟都是乡里乡亲。 

  此时苏成林已非昔日在街头叫卖馒头的小贩,他对外宣称是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著名哮喘病专家,经他多年临床经验,研制出一种无毒无害的“特效中药”,能给广大患者带来福音。在西安灞桥某小区,苏成林和他的“医疗团队”将“神药”卖向全国2万多名患者。 

  钓鱼网站+EMS通道 

  其实,制作这种“神药”极为简单、随意。药材来自西安某药材批发市场,其中包括甘草片、白笈、槟榔等等,经过捣碎研磨混合等多道工序,主要成分难以说清道明,但“百搭”的添加剂——一种激素必不可少,因为它直接影响疗效。药丸成型后被分装在五颜六色的胶囊里,以60粒为单位灌入药瓶,再套上药盒封塑,“装入什么盒子,就是什么药”。苏成林顺口给药品取了响亮的名字——生物平喘康、清肺祛痰康。制药工作由苏成林的老婆许桂花兼任。尽管当初“有些害怕”,但在这个大字不识的农村妇女看来,这与做馒头“有点类似”,“反正没多大毒害,吃不死人”。 

  2011年3月,苏成林找到一家钓鱼网站为药物做网站打广告,完成了“天津中医学院附属医院”网站制作。 

  点击这家子虚乌有医院的网站,患者便可看到:坐堂名医阮教授、祁教授简历,山西某康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专治牛皮癣、湿疹的“消银丸”,山东某纳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生物咳喘康、清肺祛痰康、咳喘舒康等名药介绍。网站为这些药物虚构了国家批准文号国药准字编号,罗列着藏红花、丹参、螺旋藻、鲨鱼皮、珍珠和冬虫夏草等名贵中草药成分,诱人信以为真。 

  网站不时弹出对话框,提供在线咨询服务,患者将自己的症状病情向医学专家留言,留下自己地址资料便能等待回电答疑。单子非、许桂花和章冰都当过客服人员,“电话谁碰到谁接”,无论是谁,只要根据事先设好的模式对答,同情安慰、赠药试吃、推荐购买,三步便将患者“搞定”。 

  除了网站,苏成林和章冰还花钱在各地各类小报上大肆宣传。为免除被患者找上门来的风险,狡猾的苏成林和章冰从不将药卖给本地人,而选择邮寄方式销往全国。 

  全国患者对药物需求量很大,每天批量的邮寄业务使苏成林成了国内特快专递EMS的大客户。凭借VIP的便利,苏成林把寄药地址设定为“复康路298号”,城市在天津、太原、西安间变换。 

  后来,警方在苏成林和章冰在西安、太原的出租屋里搜出尚未用完的邮政快递详单1万余份,销售记录记满6大本,患者汇款高达300多万元。 

  乡村医生加盟 

  插上翅膀的假药附带信誉卡、宣传单还飞向全国不少乡村诊所。农村出身的苏成林深知他们的假药只能骗倒农村那些常年被慢性病折磨的老年人。那些人没文化,“不看广告,看疗效”喜欢试用免费的赠药。只要激素起作用就认为碰到了灵丹妙药。他把药寄往乡村诊所,希冀有医生能成为“医药代表”。 

  遇到黄金山,苏成林的苦心算是没白费。黄金山是江苏宿迁的一名医龄近30年的村医。虽然他是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站的法人代表,但里面的工作人员就他一个,是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但他的诊所位于村部,附近几个村庄农民都要到他这里看病,生意不错。 

  偏是凑巧,黄金山收到“生物平喘康”邮件的时候,正好有一个哮喘的老病号前来就诊。看到赠药,患者就向黄金山讨要。几天之后,那名患者给黄金山带来好消息,哮喘竟奇迹般地好转。速效、管用的口碑让其他患者纷纷前来买药。 

  这时,黄金山拨通苏成林的咨询电话。和其他咨询电话不同,黄金山以一名老医生的资历指出“生物平喘康”并非宣传所说的纯中药制剂,里面一定含有激素,否则不可能几天之内就见疗效。心虚的苏成林被人指出破绽,吓得几乎要挂断电话。不料,黄金山的另一番话,却让他转惊为喜。原来,黄金山主要想谈的是药物的价格问题。 

  其实,苏成林每天接的电话有两大类:一是买药;二是投诉,反映药物越来越没有效果,有的甚至吃出浮肿等。像黄金山这样能主动打电话的乡村医生真是少之又少。药价20%的回扣让苏成林与黄金山的通话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 

  从2012年3月开始,黄金山向13名患者出售生物平喘康,获利12560元。后来,经宿迁药检部门查处案发,警方顺藤摸瓜将苏成林、许桂花和章冰3人抓获,只有刘瑞光闻风潜逃,人间“蒸发”。2012年5月29日,被假药团伙“招安”的50岁的村医黄金山与以上3名假药团伙被宿迁宿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目前此案正在审查起诉阶段。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常回家看看”入法 理想能否照进现实
下一篇文章:教育部:杜绝安全教育搞形式走过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