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牟新生:"炮筒子"说话摆事实

时间:2012-06-11 07:31:00作者:孙乾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牟新生 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人物名片 

  1943年12月生,陕西扶风人。1993年3月至1998年11月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委员。1998年12月任海关总署副署长。1999年2月任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2001年3月至2008年3月任海关总署署长。 

  2008年3月至今,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牟新生担任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已4年多。公众对他印象最深的,仍是那个与赖昌星交手、铁腕十足的海关总署署长。 

  战场变了,如今的他依旧“刚性”不减。 

  在公众眼中,牟新生是个敢于直言的“炮筒子”。很少有人知道,他“炮轰”一件事时,总是摆足事实,并不缺乏理性。在多数人眼中,敢于直言的官场似乎荆棘遍布。在牟新生眼里,理性直言更能让自己内心坦荡安然。 

  整个社会“柔性有余、刚性不足” 

  相较其他平台,牟新生更喜欢人大的氛围。“我在政府工作好多年,最后到了人大,比较起来,人大的氛围更能让我说实话。”牟新生表示,在人大说官话的不多,空话也少,多数人讲心里话。少数同志敢于直言,说一些比较尖锐的意见,氛围不错。 

  牟新生本人对此有深刻体会,因为他就是少数同志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位。“我这个性格总是忍不住,爱说点实话真话。” 

  “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其立法及监督作用在不断发挥出来。”今年3月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北京代表团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时,牟新生简短开场后,其敢于直言的性情又显现出来,“但总感觉,整个社会现在‘柔性有余、刚性不足’。” 

  相比起牟新生自己的“无谓无畏”,其家人着实有些担忧。牟新生的夫人也曾在人大机关工作多年。牟新生在人大常委会发言后,其夫人非常担心。牟新生回家之后、吃饭之前,夫人总是要求他把说过的话汇报一遍。 

  有时候,她仍不放心,再把简报借来看一下,叮嘱牟新生,“你讲的确实都对,可是以后别举例子。”牟新生也应声附和,“以后不举例子了。”然而,发言时讲到激动处,他仍然克制不住。 

  牟新生很清楚,自己在人大工作4年多了,没少说过“尖锐”的话,“这几年,我有几次发言比较犀利,有时候不注意方法,确实有点冒失”。 

  牟新生回忆,有一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结束后,他跟吴邦国委员长握手。吴邦国对他说,自己认真看了简报,讲得都对,有人敢于直言,人大的监督功能才会发挥得更好。这让牟新生非常感动。 

  让领导冒冒汗也有好处 

  有时候,牟新生也觉得“说了没用,也不想多说了”。但是少了他的“言辞犀利”,其他人也有些不适应。 

  牟新生回忆,在201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上,有两次他没有发言。有领导托别的同志给他带话,叮嘱他有想法就说出来,虽然提的建议比较尖锐,但是比较理性,不少看法有关部门也采纳了。这位带话的人还带来了一份文件,文件中有几处几乎引用了牟新生的发言原话。 

  “所以,不讲白不讲,讲了还是起作用的。”牟新生总结道,“让领导冒冒汗也有好处。” 

  牟新生“忍不住”说实话,也特别欣赏像他一样“忍不住”敢于直言的人,“全国人大这种氛围,让我们这些敢于说话的老同志一起工作非常愉快,也能让我们发挥余热。” 

  牟新生虽然以“放炮”著称,但在阐述自己的观点时,用语并非硬邦邦的官话,无一例外,他总是习惯用事实说话。 

  “牟新生,我要表扬你,去年个人所得税法修订时,全国人大财经委做得不错。”今年3月的全国人代会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生官在北京团分组审议时,点名表扬牟新生,“但是,也要叮嘱你,预算法的修订要高度重视,不要迁就某些部门。” 

  听闻“表扬”,牟新生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现在社会反映最强烈的是经过改革开放30年“做大的蛋糕如何切分”的问题。在切蛋糕上,存在不少问题,人民群众最不满意的,是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执政要彰显公平正义。 

  听闻“叮嘱”,牟新生又忍不住将“某些部门”具化了…… 

  听到牟新生又举例子,一位在全国人大与牟新生一起共事的代表开玩笑地说,“他夫人不让他举例子,今天他又举了不少例子,我要去告状!” 

  因为有了这些仗义执言的代表,牟新生所在的北京团代表小组成为媒体眼中新闻最多的小组。 (图片摄影 李杰)

  ■对话牟新生 

  官不在大小,做人第一位 

  笔者:您调到全国人大已经4年多了,这几年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牟新生: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中,有一部分是像我一样从政府部门领导岗位上转到人大工作的,“转岗”有个过程。 

  我感到,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非常好的。人大常委会中还有一部分人是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都是很有名的专家学者。他们都有几十年积累的东西。 

  我的感受是,过去做行政工作时,好多东西还在脑子里装着呢,遇到问题会与之前自己的工作做比较。其他老同志也是,碰到问题和自己之前的工作相联系,提出的很多意见是有真知灼见的。不管多尖锐,动机出发点是好的,想把事情干好。 

  笔者:您说总体而言讲真话的人少了,您会感到孤单吗? 

  牟新生:我是劳动人民的儿子,进了京城还当了部级干部。说实在的,感恩的心一直存在。 

  现在的社会刚性不足,柔性有余。我们处理事情,就是要界限分明、公正处理,产生的影响会很正面,甚至包括犯错误的人本身也会受到教育。我们的社会是要有原则和有是非观的,没有公理,何谈公平和正义? 

  笔者:在“刚”“柔”之间,您一直在寻找平衡吗? 

  牟新生:对,我认为最有智慧的是刚柔并济,那是我最赞赏的。但是我做不到,我的刚性有时候多了一点。对我这种相对仗义执言的人,有人有点担心,我则一笑了之。我的能力有限,但是我不干坏事,这一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笔者:回顾您过往的这几十年,最愿意回忆起哪段? 

  牟新生:还是赖昌星那一段,我特别坦然。我现在到哪,大家对我特别好,我都有点过意不去了,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很尊重我。我在福建办那么大的案子,还抓了不少人,但结果却交到好多朋友。 

  我的原则是,包括赖昌星在内,做了就做了,没做的事情,我们也不冤枉他。实事求是,教育挽救大多数,打击极少数的坏中之坏。够犯罪的,秉公执法按罪治。在边缘的,能拉的尽量拉一把。秉公办事,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跟我个人无关。 

  笔者:这种是非原则为什么在您心里那么深刻? 

  牟新生:还是自小种下的。我2岁丧父,母亲是农村妇女,她教育我们兄弟姐妹:“做人要实在,不要说虚话。”有一次我说谎骗了母亲,她狠狠地打了我,我永远牢记在心里面。我们家就是这个家风,几个哥哥也是这样的。 

  笔者:有人认为,官场上太正直不好,有没有想过,如果少说一点,说不定现在会更好? 

  牟新生:到现在,我听到的大多数看法是:牟新生是个好人。官大官小不是主要的,做人是第一位的。官很大,但老百姓骂你,也很没意思。这也是我的人生观,现在我吃饭香、睡觉也香。挺好。 

  笔者:到人大之前也这么想吗?牟新生:在公安部任副部长,后来到海关总署当一把手,越来越觉得道理很简单,就是真心实意地为老百姓办事。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江苏无锡锡山区副检察长龚磊:为群众解决好实际问题
下一篇文章:专访全国人大代表王麟:乐山检察文化让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