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口市一女经理与求租者结怨 遭恶意诽谤获赔五千

时间:2012-06-06 07:45:00作者:江舟 刘江浩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海口市一商场女经理王立,因为商铺租赁一事与求租者结怨。求租者先是到商场举牌投诉、之后又向法院起诉。不堪其扰的王立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对方告上法庭。近日,海口市美兰区法院就此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龚信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停止对王立的侵权;同时限期在商场门口张贴声明,向王立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并赔偿王立人民币5000元。

  商场经理遭人身攻击

  今年28岁的王立,是海口一家商场的女经理。最近两年来,王立遇到了一系列的烦心事。她在前往单位上班的时候,竟发现有人手里举着内容针对她的牌子,站在其单位门口。随后,王立又在网上发现有攻击自己的帖子——她每次打开一家本土主题的论坛,就会看到不少关于自己负面内容的帖子。

  这让王立苦恼不已。更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对方还通过法律途径对她提起诉讼。让王立稍感欣慰的是,对方的起诉以败诉收场。

  原以为,事情会到此终结。可是王立发现,网上仍然有更新的帖子,继续对她进行人身攻击。2011年5月,王立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开始搜集相关证据,然后将对方告上法庭。

  出租铺面与承租人结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据了解,2010年2月,龚信准备在王立所在的商场租赁一个铺面,但是王立认为龚信的条件不符合商场招租要求,就没有答应,两人为此结怨。

  王立诉称,因为没有从她那里租得铺面,龚信便对自己心生怨恨,龚曾打电话给她,扬言“如果得不到铺面就要让你好看”,从2010年3月开始,王立便接连遇到麻烦。到2011年2月,更是被龚信举着“强烈要求商场经理王立还我3万元血汗钱”的牌子来到商场门前,引来众人围观,王立因此产生巨大精神压力。商场内部工作组也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是龚信的行为纯属造谣。

  王立还称,龚信先后发了10条帖子,通过造谣等手段,使用“黑心”、“史上最牛”、“违法犯罪”、“黑幕”等词汇,捏造事实混淆视听,引来众网友围观,给自己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王立认为,龚信的做法已经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对自己构成了名誉侵权。请求法院判令确认龚信对自己造成的名誉权侵害并停止侵权,同时进行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同时赔偿精神损失费2万元。

  闹事意欲引起商场重视

  庭审中,被告龚信辩称,王立并没有证据证明所有帖子都是自己所发。而且,自己所投诉的均是事实,并没有故意对王立的名誉进行诋毁,确实是王立要求自己将3万元现金作为好处费交给她。他之所以进行投诉,目的也是为了引起王立所在商场的重视,并予以协调处理。

  海口市美兰区法院通过王立提交的照片和论坛发布的帖子,以及龚信向王立所在商场投诉的材料,认定了相关事实。

  法院认为,原被告之间因为商场商铺租赁事宜产生纠纷。关于王立是否收取了龚信的费用,在此前的审理过程中法院已经作出认定——没有证据表明二人之间存在经济往来。因此,龚信在没有事实依据的情形下,故意捏造事实,使用不恰当的文字,公开在王立工作的商场门口举牌并大肆宣扬,并造成网络出现大量针对王立不实言论被广泛传播的事实。

  法院还认为,龚信的相关行为已经超出正常投诉的范围,明显给原告带来不良影响,使他人对王立的社会评价降低,名誉权受到重大损害。王立主张的精神损失赔偿有法律依据。今年5月上旬,法院就此案作出判决:判令龚信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对王立的侵权;同时限期在商场门口张贴声明(内容需经法院审定),向王立公开赔礼道歉、恢复名誉、消除影响;并赔偿王立人民币5000元。

  严重诽谤或担刑责

  对于此案,海南东方国信律师事务所钟律师认为,名誉权是公民对自己在社会生活中所获得的社会评价依法享有的不可侵犯的权利。名誉权作为公民人格权的一种,受国家宪法及法律保护,国家禁止任何人以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规定,认定某个行为是否构成名誉侵权,应当从以下四个方面确定:一是受害人确因该行为导致其社会评价降低;二是行为人行为违法,也即行为人实施了侮辱、诽谤、泄露他人隐私等法律法规所禁止的行为;三是行为人主观有过错,这种过错包括故意和过失;四是违法行为与名誉受损的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对于侵犯他人名誉造成一般不良影响的,侵权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若侵权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或者情节严重的,侵权人还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中,龚信因求租不成,便意图通过捏造、散布虚假事实等方式“投诉”、“维权”,其行为明显已超过法律规定的合理限度,损害了王立的名誉,构成侵犯名誉权的侵权行为。钟律师建议,当公民或者法人认为自身权益遭受损害时,应当通过正当的、法定的、不侵害他人合法权利的途径维权,避免因自己的不当行为造成侵害他人名誉权的不良后果。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谢天维] 下一篇文章:评论:走出“立法依赖症”的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