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腐败"演变为公权力"潜规则" 隐蔽性强查处难

时间:2012-05-31 21:27:00作者:沈义 黎琳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重庆5月31日电(记者沈义 通讯员黎琳)据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预防职务犯罪的调研报告显示,2011年以来,该院办理基层院提请逮捕的110件贪污、贿赂案件中,123名犯罪嫌疑人中大多有收受红包、礼金的经历,在公权力行使中,“边缘腐败”已成“潜规则”。 

  当前,在公权力行使中存在的“边缘腐败”,处于腐败犯罪的边缘地带,行为人在权力的灰色地带或者监管盲区,利用职权获取不正当利益,使“边缘腐败”演变为公权“潜规则”。 

  5月25日,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预防处处长陈璋剑向记者介绍了“边缘腐败”,行为人在权力的灰色地带或者监管盲区,利用职权获取不正当利益,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由于“边缘腐败”隐蔽性强查处难,为此他呼吁:对“边缘腐败”零容忍,严控“三公经费”,进一步健全干部财产申报制度,预防职务犯罪。 

  “边缘腐败”演变为公权力“潜规则” 

  何为“边缘腐败”? 陈璋剑向记者介绍,“边缘腐败”是相对于直接的权钱交易腐败而言。当事人给钱送礼,并不是急于请托官员办什么事情,而是通过一种潜移默化的慢性腐蚀,拉拢官员。 

  “边缘腐败”的表现形式有很多种,如有的借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等时机变相收受礼金,有的在检查工作、考核考察过程中直接收取红包,有的在下基层调研时收点“纪念品”、带点“土特产”,有的利用接待之机大肆公款吃喝、消费高档烟酒,有的以考察交流为名公款旅游……例如,医院负责人收受药品经销商的“好处费”、“拜年钱”,农机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推销农机设备过程中提取“推广费”等。 

  “举个例子,”陈璋剑说,“某县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主任周某某,在工作中多次收受他人“赞助”的红包,数额由小至大,由一次收受几百元发展到收受上万元,由收受小红包发展到收受对方的旅游机票、考察费用。最终,周某某因犯贪污、受贿罪,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这就是比较典型的边缘腐败。 

  “边缘腐败”具有严重危害性 

  记者了解到,“边缘腐败”极易诱发严重犯罪,许多腐败分子正是因为顶不住诱惑、耐不住清贫,从收受一条烟、一瓶酒开始,逐步摧毁了自身的反腐防线而走向堕落。有的打着“人情往来”的旗号,心安理得地收受礼金,与对方结成利益同盟,最终进行权钱交易,坠入犯罪深渊。 

  比如,重庆市一分检办理的一起涉黑案,身为某县公安局副局长的肖某某与涉黑人员赵某来往密切,逢年过节、住院疗养,赵某都要“人情往来”地给肖某某送上红包。在红包“炸弹”的攻击下,肖某某逐渐对赵某有求必应,并放纵其开设赌场、帮助其将落网的“兄弟”“弄出来”,甚至在赵某实施故意杀人后,肖某某竟帮助其逃跑,最终沦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 

  此外,“边缘腐败”破坏公平正义。“边缘腐败”意味着权力对社会资源的无序切割和无偿占有,由于权力运行扭曲、关系网络扭结,导致权力利益化,办事讲关系、靠送礼,人民群众的机会和利益受到剥夺和侵害,严重破坏公平正义。而一旦这种腐败现象得不到及时遏制,就会在社会上形成心理趋同和文化认同,直接触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陈璋剑还认为,“边缘腐败”败坏党风政风。“边缘腐败”的大量存在,使得一些国家公职人员沾染了攀比奢靡之风,办公设施讲气派、公务用车讲高档、出差住宿讲级别、公务吃喝讲排场。他们的所作所为,一方面造成行政资源经费的极大浪费,另一方面,还使得党风、政风日渐下降,严重破坏了国家的经济、社会建设。同时,“边缘腐败”广泛在基层单位或部门存在,人民群众能够直观地看到、感觉到。由此,导致人民群众在心目中,对干部队伍产生不信任感,进而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形象,严重损害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边缘腐败”隐蔽性强查处难 

  与传统意义上的贪污受贿之类的腐败现象相比,由于“边缘腐败”的恶劣行径往往在合法外衣掩盖下,有着这样那样的“合理”借口,收受红包、礼金是人情往来,公款吃喝是公务接待,公费旅游是学习考察,违规配车是工作需要,因而其迷惑性强,不易辨别。 

  陈璋剑称,因“边缘腐败”长期大量存在,且难以预防,查处及惩治难度大,败坏了党风、社会风气,并成为诱发严重腐败犯罪的温床,应当引起司法、纪检监察及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 

  另外,“边缘腐败”大量存在,单位内部形成利益共同体,行为人之间达成攻守同盟,举报、发现渠道狭窄,很难收集证据证明行为人的行为是超出合理、合法范畴的腐败行为。 

  “‘边缘腐败’究其实质,仍是一种利用公权实施的贪贿行为,但由于我国刑事法律中对贪污、贿赂犯罪有数额要求,大多数的‘边缘腐败’涉及的数额都达不到构罪标准,因此无法予以刑事处罚。”陈璋剑说,即使数额达到贪污、贿赂犯罪标准,但由于其挥霍公款往往与公务行为相关联,收受红包往往没有直接体现权钱交易,对此类行为如何惩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 

  对于如何遏制“边缘腐败”现象,陈璋剑建议,强化监督制约,铲除“边缘腐败”滋生土壤,前移防范关口。进一步推行政务公开,把权力运行、公共管理、服务公众的各个环节都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让党员干部的一举一动都置于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加强财政资金监督管理,加强对公务接待费用的监督管理,严格控制“三公”经费,遏制日益盛行的奢侈浪费之风。大力激发群众共同参与防范“边缘腐败”行为的热情,在人民群众中树立防范“边缘腐败”行为人人有责的意识,有效拓宽和畅通防范“边缘腐败”行为的举报投诉渠道,群策群力,形成对“边缘腐败”严防严惩的良好社会氛围。

[责任编辑:杨斯] 下一篇文章:武汉一环卫工人因"占道"遭围殴 被泼滚烫米粉